负轭耕耘献余热——悼念潮汕文化学者庄敬忠先生

  潮汕文化学者庄敬忠先生日前因病与世长辞,享年74岁。按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已年逾七旬,但消息传来时,我还是感到有些突然而惋惜。

  从读者、作者到编者,追溯起来,庄敬忠对跟潮汕文化可谓情有独钟。

  庄敬忠早年投身军旅18载,在部队数次立功受奖。后从军队政工部门转业到地方经济部门,先后担任几家企业负责人。而政工宣传部门的经历,为他晚年老有所为、热心文化事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汕头特区报》试刊到改名《汕头特区晚报》,30年来读该报成了庄敬忠的“必修课”,见精彩的文章他便剪下来,按内容分门别类收集整理。2006年,汕头特区晚报创刊20周年时,庄敬忠荣获“晚报之家”称号。2009年4月他受聘到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工作,担任学术组编辑室副主任,翌年当选研究中心理事; 2011年,接任研究中心与汕头特区晚报合办《潮汕文化》专版的责编之职;几年来又陆续担任出版《潮汕文化选》第五集至第七集和《温丹铭先生诗文集》等责编,其工作量是不言而喻的。

  而笔耕更成他的常态。从2001年6月10日在晚报《潮汕文化》版刊登他的处女作《源远流长脉脉连——庄氏入潮史实》,至今他在晚报发表各类文章近百篇。2005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与汕头特区晚报合编的近50万字《潮汕百家姓》一书出版,聘请他为责任编辑,他为此付出很大心血。

  此外,他还任《中华庄氏族谱》编委等,广泛搜集中华庄氏有关史料和各地的族谱,历时10载编写出了《中华庄氏源流》,由中国社会出版社正式出版,受到姓氏学家的好评。近年来,他还关心世界庄严宗亲组织的活动并致力于弘扬庄子文化,工作之余又编撰了《国际庄子学院国学读本》一书,受聘为国际庄子文化研究会顾问、第六届世界庄严宗亲总会常务理事、第七届副理事长、福建省开闽姓氏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等职,身兼多职,他却乐此不疲。

  因我前在报社负责《潮汕文化》版责编 ,庄老与我往来较多,两年前退休后到研究中心又与之共事。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工作认真负责,《潮汕文化》版从组稿、审稿、发排至校对整个流程,他一丝不苟。一次他不慎改动了稿件的诗句,报纸登出后作者来电纠错,庄老非常自责 ,自后碰上类似的就勤查字典 ,或请人上网查询,把握不定的则与作者沟通。有一次,他想起一处文稿还需改动,周日上午打电话来时离截版仅一两小时, 时逢天不作美,大雨滂沱,我只得告知部室领导后冒雨前往修改。

  他也有温情待人的一面,虽有吸烟的习惯,但碰上不抽烟者在场时,就会到别处甚至去卫生间过过烟瘾,可见其顾及他人的自律。

  去年已从研究中心退休的他把著述的书籍赠予中心图书室时,忽对我说:“一旦我离世后,你就替我写几句吧。”我愕然,以为是开玩笑,毕竟他看起来身体还很硬朗,就责怪他别胡讲不吉利的话,哪知竟一语成谶!其实他对自身病情早有预兆,今年5月就首次缺席了研究中心的年会。

  庄老生前透露,福建一姓氏研究单位要在粤东筹备分支机构,由他负责,他也乐意,但无情的病魔使之已成壮志未酬的遗憾。

  庄老,愿您一路走好!

作者: 
林树平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7.30)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