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农”发现匿汕方十三

  方十三,原名廷珍,字幼轩,绰号“矮仔十三”;1876年生,光绪年间考取府生员,清廷追念方耀有功荫其子方廷珍为户部主事(六品)。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京城时,廷珍弃职逃回普宁家乡。网罗故乡人士,形成一个集团,包揽县政,左右县长,支配司法衙门,这股黑势力还渗透到各部门。民国期间方十三先后任过普宁县保卫团总局局长、潮梅清乡委员会委员、普宁治安委员会委员、清匪保乡委员等职。

  方氏族人的“老大”反复述说,方耀是从一品的水师提督,是一方诸侯,可惜连年征战,戎马一生,其生育能力不强,膝下只有方十三一位亲生的儿子,其他19人都是养子,且大部分是方耀部下兵勇;方十三在20位兄弟中,年龄排十三,还因为矮墩墩的,故洪阳人称其为“矮仔十三”。只因为他是洪阳方氏的嫡系,所以到了民国时期,什么头衔都安在方十三的头上,成了最主要的地主分子;到了新中国成立时,自然就是十恶不赦的敌对阶级,是革命专政的对象。所以当年对方十三的镇压,是正确的。

  据记载,1950年,普宁县公安局第一(洪阳)派出所的同志,接政府留用旧人员林某检举了方十三密藏在怀安街某号,白天不敢出门,夜晚有时还化装出来为人算命看五形的情报,将其擒获。

  但方氏族人认定的却有两个版本。其一是,方十三从普宁县洪阳镇潜逃到汕头市区怀安街某号后,隐藏于该民居的地下室,白天蛰伏,晚上才出来溜达溜达。由于多时“不见天日”,且年已80岁的缘故,方十三此时已见不得太阳了,一旦阳光照射,便“泪眼婆娑”。解放初期,洪阳南村大队隔一段时间便轮流分到来汕头怀安街地段运载居民便溺,以便回村做农家肥的美差。也许是方十三“命该当绝”,平时全天候隐匿于地下室不敢露头的他,竟鬼使神差地从地下室顶开木盖子,探头探脑眼光游移四周。在这瞬间,南村来汕头运载粪尿的农民与方十三打个照面。贫农眼尖,又正好是各方缉拿方十三的当口,思想警惕性特别高,于是使了一个眼神,大家会意,遂迅速装运好肥料,立马回到南村,第一时间向洪阳派出所报案。当民警从汕头市怀安街某号将方十三抓获时,他已经神智不清,思维混乱,东西不辨,时不时喃喃自语。1951年8月21日,经过公审后的方十三被普宁县人民政府在洪阳塔脚执行枪决。临刑前,执行者问他要吃什么东西时,因方十三平时喜欢吃面条,便回答说“面条”。于是,他吃完一碗面条后才上路。

  其二是,方十三逃到汕头后,自认没有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祸国殃民;自己没有血案,相信人民政府会宽大处理的。于是,他走出地下室,主动回洪阳投案自首。

  母亲谈得最多的是当年方十三的生活琐事。方十三性格吝啬惜财,他患有牙病,病情发作时,其疼状如万箭穿心,全身都有痛处,不仅牙齿、头部,连腹部、胸部都痛彻骨髓。有一次,轿夫抬着方十三到达洪阳城内的太平桥时,轿夫饥肠辘辘,头晕眼花,浑身冒冷汗,四肢均无力,实在是“饥饿鬼做不得”,便对方十三说:“饿得难受。”方十三回应:“饿是什么样的感受。”轿夫说:“和你牙疼一样”。方十三说:“那不行,赶快停轿吃面。”

  又有一次,轿夫将方十三抬到慈济桥边的面食店,3人便一齐进店吃面。店小二在面里下了许多猪鸡内脏。方十三大叫起来:“放肆,不用吃那么多。”店小二遂立即将方十三碗里的内脏捞起盛于轿夫的碗里,再添上一些汤水,重新端给方十三。方十三连称“这样好”。

作者: 
谢昇秀
来源: 
汕头日报(2017.11.26)
浏览次数: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