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的丘逢甲佚文一篇

  近来笔者在翻阅台湾文献时,无意中发现了一篇《丘逢甲集》中所未曾收录的佚文——《宣统二年灵水吴氏家谱序》。著名爱国诗人、近代教育家丘逢甲的诗文,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先后经过众人的爬梳,已经很少再有新的发现。此文虽是一篇家谱序,没有太大文献和文学价值,但题材独特,亦承载了逢甲公一片拳拳爱国之心,固不揣考证粗疏谫陋,匆忙公诸于世,以飨同好。

  中原衣冠之族自东晋五胡之乱,多避地入闽,晋江所由名也。然闽中著姓之谱能上溯及晋者不多见,盖唐末之乱中更五代诸胡迭主,天下瓦裂,谱牒荡然。入宋而欧苏复倡其学,至今言谱者宗之。然已如史之断代,为书不能远引。欧苏皆以道德文学高视中原,其谱且如此,而僻在闽中可知已(矣)。予所见闽中著谱其能原原本本多托始于宋,若推而上之则往往不无依附,或残驳不详,则胡元之乱为之也。晋江灵水之吴,自前明即以文学仕宦显而至于今,闽著姓也。其家谱亦以始祖懒翁以下为详。懒翁者,宋遗民也。谱盖屡修,今吴理卿京卿纂修,乃益详体例,亦益谨。夫分之为众家族,合之为一民族,而成为国。国者,族之积也。人未有不自爱其家族而能爱及民族者,亦未有不能爱族而能爱国者。方今列强环伺,识者不独为国忧,且为民族忧。使人人能爱其家族推其心而民族,以众致之于国,则天下事固可为也。中国宗法自秦亡至今,其犹足以敬宗收族者曰祠曰谱,修祠修谱之心,皆爱其族之心也。故吾于今日吴氏之谱之修也,不能无厚望焉!盖所望不独为吴氏也。

  宣统二年庚戌秋岭东丘逢甲拜序

  此序文见台湾盛清沂主编的《国学文献馆现藏中国族谱序例选刊初辑》(吴姓之部)第311-312页,由联合报文化基金会国学文献馆1983年出版。福建晋江灵水吴氏是闽南一大姓氏,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科举中人和经商成功人士,其族裔遍及台湾、香港以及东南亚等。丘逢甲之所以为之写序显然是源于此次修谱的倡举襄助之人——吴理卿。

  吴理卿,生卒年不详,生平事迹亦大部分不可考,只知其为晚清民国间香港知名华商,1913年曾捐资五万元为香港大学建解剖学馆。而其最著名的一桩活动就是参与筹办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条商办铁路——潮汕铁路。潮汕铁路的主要股东为张煜南、谢荣光、吴理卿、林丽生等,第一次股东会议推举张煜南为公司董事长、倡建首总理,谢、吴、林为倡建总理,林丽生兼总司理(林系日籍台湾人)。潮汕铁路于1903年年底筹备,1906年通车。据大陆陈海忠和台湾蔡龙保等人考证,这条中国民间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后来基本被掌控在日本人之手,其主要股东林丽生为日籍台湾人,活动于幕前。但其中吴理卿也是阴谋的参与者之一,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以鸦片生意起家的商人,虽然顶着清朝候补道、京卿的官衔,却干着为自己捞好处出卖民族利益的事情。当然,这些阴谋都是后来人们考证出来的,否者,以丘逢甲对日本人的痛恨,是无论如何不会替吴理卿写这篇家谱序的。笔者猜想或许就是在修筑潮汕铁路期间,吴理卿认识了大名鼎鼎的丘逢甲,并在1910年重修家谱时邀请时在广州的丘逢甲为之写了这篇序文。

  让人颇感反讽的是,不知道当年吴理卿读到这篇序言中“人未有不自爱其家族而能爱及民族者,亦未有不能爱族而能爱国者。”“中国宗法自秦亡至今,其犹足以敬宗收族者曰祠曰谱,修祠修谱之心,皆爱其族之心也。故吾于今日吴氏之谱之修也,不能无厚望焉!盖所望不独为吴氏也。”其是否有愧于心者哉!

作者: 
孔令彬
来源: 
潮州日报(2017.10.26)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