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光华——耕耘在潮学的田野上

    炎热的夏日,时间也仿佛将在热气中凝固。我们驱车几十公里,来到了位于揭阳市榕城区的潮汕历史文化中心揭阳市研究会,因为我们听说这里有一位为弘扬潮汕悠久历史文化而辛勤耕耘、默默奉献的学者。他就是徐光华先生。
 
 见到徐光华是上午八九点钟的事情了,他刚刚送走了一批来参观访问的客人,已是几分的疲惫,但看到我们,又热情地迎了出来。谁知道正当他忙着为我们递送茶水、瓜果之际,又有几位客人来联系公务,我们为了避免打扰他的工作,只好与他相约午饭之余。
 
 午餐过后,泡起浓浓的工夫茶,老徐开始对我们侃侃而谈。我们没想到现任揭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潮汕历史文化中心揭阳市研究会副秘书长的他,竟然是个只读了九年书的人。1964年初中毕业以后,下乡务农,一干就是十个年头。但正是因为这段时期,使他偶然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说到这里他不无激动地告诉我们一件难忘的小事。当时,有一次他的堂兄生病住院,母亲拿了两块钱要他买几只鸡蛋去探望堂兄。谁知,当他在街上书店看到了两本爱不释手的好书时,竟忍不住对知识的渴望而把它们揽入怀中。最后,他只能花五分钱打了个公用电话去医院,仅如此慰问了堂兄一番。在这种精神的作用下,他捷报频传。连续有多篇文章刊登在像《榕江报》这样的县级的报纸上,1978年,他更是因为一篇名为《月容夫人》的历史故事刊载在北京《民间文学》上而轰动全揭阳……
 
 接踵而来的荣耀并没有使他自傲,反而成为了他不断学习、进取的动力。
 
 1985年,徐光华调到原揭阳县志办公室后,开始了写志修史与地方史的研究。在闲暇之余,他仍不忘记继续学习,积累自己的经验。对于揭阳的文化历史,他如数家珍,视若至宝。望着桌上厚厚一大叠潮汕文史剪报集,他不禁唏嘘万千,十几年来精心收集的一本本资料剪报,犹如天上闪亮的星星,点点滴滴的积累,就汇成了潮汕文化灿烂绚丽的星空。1993年潮汕历史文化中心揭阳市研究会的成立及研究会《潮学》杂志的创刊使他有了英雄用武之地。作为研究会及杂志的主要负责人,每期杂志的来稿统筹、编辑、校对等等诸多事项均需他亲躬而为,十年来《潮风》杂志的每一期、每一字都不知耗费了他多少的心血!为了给潮汕青年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发表的园地,他特地在杂志上开辟开了“育苗圃”栏目,把优秀的文章选刊上去。在徐光华的不懈努力下,《潮学》杂志现已与海内外五六十个文史部门、海外潮人联谊会有资料来往关系。著名汉学专家饶宗颐先生对《潮学》这本杂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潮汕文化,源远流长,不深入研究就实在太可惜了!”他如是说。当我们问及到在中心工作的情况时,徐光华就说了一个字———忙!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没有休息日,平时在工作时间文化中心常常有客人来参观交流,很多事务只好搁在晚上或节假日再来完成。而在工作之余又经常有许多文史爱好者登门求教,求索资料,使得他应接无暇。有时候碰到上面的紧急任务,还要连续几天几夜赶论文,加班加点。“情况你们早上也看到了,现在接待你们,已经算是忙里偷闲了!”说到这里,老徐的脸上透出一股深深的自豪之情。
 
 正是徐光华在潮学研究这块特殊的园地上不知疲倦地耕耘,许多宝贵的潮汕文化才发挥了它们应有的作用而不致埋没、流失。有道是一分汗水一分收获,他先后在《汕头日报》、《汕头特区晚报》、《揭阳文史》、《汕头文史》等刊物发表作品数十万字,出版专著《潮汕民间故事选》、《徐光华文史集》等。1994年他与王浩合作的论文《试论古揭阳的建置与榕江文化的关系》还获得潮学研究优秀奖……徐光华说,省委书记张德江同志提出把广东建设成为文化大省的目标,是一项重大长远的决策。要建文化大省不可能脱离地方文化,而潮汕文化作为广东地方文化重要的一支,更是必不可缺的。这对研究中心的发展是一个极有利的时机,今后“中心”要更加广泛地参与到潮汕文化的研究建设中去

作者: 
辛伟聪
来源: 
汕头日报(2002.9.21)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