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令婆”形象永留潮剧史册

卢瑞华 书

高占祥 书

洪妙先生诞辰百年纪念特刊《潮剧活令婆》

季国平 书

林 墉 书

  提起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洪妙,老一辈潮剧观众就会如数家珍般说出他扮演的一系列角色。他那独特的表演艺术曾轰动中国剧坛,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北京、上海等地,凡广东省潮剧团所到之处,每与兄弟剧种进行艺术交流,洪妙老师的示范表演都是观摩的热点。如今,在广东潮剧艺术博物馆中,还珍藏着各级领导和名家为“洪妙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作书的珍贵墨宝。

  无法复制的艺术形象成绝响

  洪妙1904年生于泰国,4岁时回祖籍澄海隆都,跟祖母一起生活。8岁时参加纸影班,已能演唱《杨令婆辩本》《包公会李后》《扫窗会》等20多个传统剧目,上世纪20年代随纸影班到泰国演出。26岁时在泰国参加老怡梨春潮剧班,从此走上潮剧舞台。上世纪30年代初随戏班回潮汕。抗战时期,潮汕沦陷,他流落到福建东山等地,以卖唱或演纸影戏糊口。1945年才回归潮剧舞台。1986年,82岁的洪妙老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是潮剧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至今仍然放射出夺目的光彩。

  洪妙先生的表演是老旦跨女丑,潮剧俗称“老鹅”的行当。在舞台上,他不拘泥于行当外形动作,而是按照不同人物的需要,根据生活的观察,经过艺术加工提炼,塑造出和其他丑旦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最为大家津津乐道的经典形象有《杨令婆辩本》中的杨令婆、《苏六娘》中的乳娘、《换偶记》中的张幼花以及《妇女代表》中的婆婆,所塑造的艺术形象在潮剧舞台上已成绝响,因为无法“复制”而愈发珍贵。

  在潮汕一带,老旦洪妙的名字几乎人尽皆知,由于他扮相的酷肖和表演的逼真,生活中曾发生不少有趣的误会。据传,在普宁某戏院,戏散场后,观众争相围观演员卸装。因天气酷热,洪妙脱光上衣才去擦脸,乍看之下,吓得几位老太婆连声喊羞,她们看了一夜戏,竟然还不知洪妙是男郎。

  独特“活令婆”饮誉京华

  上世纪50年代初,潮剧代表团到广州参加广东省的戏剧汇演,来自正顺潮剧团的姚璇秋表演《扫纱窗》,来自源正潮剧团的洪妙表演《妇女代表》。从那以后,姚璇秋开始接受洪妙师父艺术上的教导和帮助。如今已是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的姚璇秋向记者回忆说,1956年广东省潮剧团成立后,排演《苏六娘》,剧中她扮演六娘,洪妙师父扮演乳娘。六娘虽是主角,但人物性格比较单纯,戏剧情节比较简单。乳娘的戏虽然不多,但人物性格却复杂得多。“洪师父准确传神地塑造出一个受压迫而无法觉醒的农村妇女形象,把乳娘演活了,令舞台生辉。他平时在生活上对我很关心,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对待自己的女儿,有时一句台词我唱不好,他就耐心帮我纠正,教我怎样行腔,反复指导直至我能唱好。”姚璇秋说道。

  1957年,洪妙随广东潮剧团上京演出《杨令婆辩本》。剧作家沈湘渠老师说,这是潮剧老旦的唱工戏,该戏因洪妙的成功塑造,使杨令婆的舞台形象饮誉京华,他也被誉为“活令婆”,如杨令婆唱段“忽听我主登殿中”,在吐字行腔上注意到人物的年龄身份,行腔若断若续,其特有的韵味使观众从听觉上就能感受到一位老年妇女逼真的艺术形象。当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在北京演出期间,潮剧团部分演职员登门拜访戏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由于戏里一向扮演老妪,以致梅兰芳先生以为洪妙先生年事已高,见了他,急忙上前搀扶,其实当年洪妙仅53岁,比梅兰芳小了10岁。

  名家墨宝见证一代名伶艺术风范

  2004年,为弘扬洪妙先生高尚的艺术风范,展示其精湛的艺术风采,由广东省剧协、汕头市委宣传部、广东潮剧院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纪念潮剧名伶洪妙先生诞辰100周年”活动在汕头举行。

  查阅由沈老师编著的洪妙先生诞辰百年纪念特刊《潮剧活令婆》,记者了解到,《纪念洪妙先生诞辰百年书画展》共收到潮汕三市书画家100多幅作品,这些作品以充满激情的笔触表达了书画家们对这位德艺双馨的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的敬仰之情。除了我市书画家的作品,还有来自广州、北京等地领导和名家送来的书法作品。

  他们均对洪妙先生的表演给予高度评价。广东省委原副书记、省长卢瑞华写道:“洪妙潮州曲艺造诣之深,确为一代绝唱,借李白诗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形容之决不过也”;文化部原常务副部长、中国文联原党组书记高占祥挥毫题“艺芳千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原副主席、广东省文联原副主席、广东画院原院长林墉题“声情大妙”;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题“令婆李后香罗帕,南国谁人不忆君”……如今,广东潮剧艺术博物馆中还珍藏着这些珍贵墨宝,见证了一代名伶的艺术风范。

作者: 
陈文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23)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