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黄雨先生

  黄雨(1916-1991)先生是澄海人,原名黄遗,笔名丁东父,是我们潮汕著名的诗人、作家,著有诗集《听车楼集》等,我到广州开会时,就曾到他的住处听车楼作客。

  黄雨先生曾在潮阳南山中学和六都中学教书,其弟黄崇生是潮阳县城一所小学的校长且家居潮阳,因而黄雨先生对潮阳有感情。1981年,时任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专职副主席的黄雨先生专程来潮阳采风及指导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当时我在文化部门工作,有幸作陪。上世纪70年代中期,黄雨先生编辑《广东文艺》时曾来汕头开诗歌创作讲座,还在《广东文艺》上发表了我写的一首诗,因而我们可算相识。他来潮阳时我陪他上东山,游西岩。恰逢雨季,我骑着新买的红棉牌自行车,冒雨上东山,在曲水流觞景点遇到黄雨先生。他对景物仔细观察,兴致甚高,并写了《曲水流抒情》一诗。我还陪他上潮阳禅宗迹地西岩(旧称海潮岩),兴致勃勃地参观中原禅宗八祖惠照面壁修禅的海潮岩洞。在参观中原禅宗九祖大颠手植的古树时,黄雨先生讲起哲学家、澄海人杜国庠先生的轶事,他说,杜先生曾到此浏览,见到此树时,高兴地说:“我与郭沫若比谁看到的多,我在这里意外又见到一株了!”从西岩下来,黄雨先生写下《游西岩》一诗:

  共道西岩浅,谁知韵味深。

  层峦掩小庙,曲径穿疏林。

  芳草卧奇石,轻风传鸟音。

  玲珑多异趣,秀色促清吟。

  我在《潮阳山水诗笺》一书里对这首诗进行笺注,同时还笺注他写的《咏灵山留衣亭》:“道迹贤踪共白云,留衣亭畔论纷纭。明心知命穷根本,释氏儒家一法门。”我觉得他对韩愈(儒)与大颠(释)结交的见解新颖且定性准确。他来潮阳还写了《谒双忠庙二首》《文光塔前口占》《登文光塔》《灵山寺听佛门故事》《题辅宣兄柳雀图》等诗。

  1985年,我准备编印《潮阳山水诗笺》一书,想请黄雨先生为书题点什么,去广州开会时,特地到他家拜访。记得他家在文明路临街一间楼房的二楼,屋里摆满书籍,刚好他在大学当讲师的爱人也在家,他们热情款待了我。言谈间,不时传来汽车声,原来楼下马路有几条公交线经过这里。我说住在这里太吵了,他爱人苦笑着说住习惯了。几年后,黄雨先生出了部诗集,寄了一本给我。看着书名《听车楼集》,不由想起先生居住的环境,在喧嚣的环境里创作出沉甸甸作品,其毅力令人钦敬。

  后来,我接到先生手书的《题潮阳山水诗笺》:

  山川宁有意,草木本无情。

  一入吟笺里,悲欢百感生。

  沧桑凭变化,胜迹永留名。

  骚客精神在,琅琅纸上声。

  我欣喜万分,将先生手稿影印编在书首。书印出来后我立即寄奉先生。

  后来先生又主编省民艺协会办的刊物《天南》,我寄去搜集整理的民间故事《潇渡桥》,也在上面刊出了。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19)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