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曲本应天上有 怎把仙乐传人间

  今年是林毛根先生仙逝十周年,忆起十多年前有一次上门采访林先生的情景,感念之情在脑海中汩汩流涌,不禁把那一段永难忘却的记忆记录下来。

  像高山流水,像雨打芭蕉,像珠滚玉盘,像悲鸟啼林……沿着飞厦新村一栋住宅的楼梯拾级而上,忽然听到由远而近的古筝声,我想,这一声声情长意深、韵味典雅的琴声,定然出自潮州筝艺大师林毛根先生之手。果然,登上五楼,推开他家大门,走进他的琴房,只见他正坐在一架镶螺的钢弦筝前,专心致志地临窗抚琴。

  机会难得,我索性不打扰他,坐在他身后,静静欣赏这一阙高雅的筝曲。只见他右手拨动琴弦,左手时而轻轻揉抚,时而大幅度重颤。乐调忽而哀怨缠绵,忽而悲愤激越;或如泣如诉,如怨如恨,或袅袅不绝,急骤尖厉,好像一个受封建禁锢的古代女子那一腔悲怆怨忿之情从肺腑深处尽情倾泻出来,令我的心为之颤动不已。“妙!”一曲终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却久久不能摆脱那种压抑的氛围,让沉重的心情解脱出来。林先生转过头来,发现了我这个熟客。一阵寒暄后,他给我介绍起刚才那首筝曲。这是“活五调”名曲《深闺怨》,它是潮州筝乐调中独特且具有高难度演奏技巧的曲调,常以其浓郁的韵味、特别的滑音和颤音效果来表现悲凉而幽怨的情思。潮州古筝通常右手大拇指弹到哪里,左手就跟到那里,并用吟、揉、绰、注等手法加以装饰。“活五调”演奏功夫全在左手,常有“一音三韵”之妙。

  “这是一首悲调。”林先生补充说,接着又即兴弹奏一曲《春涧流泉》,与《深闺怨》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风格。我好似被他带进了一个春色宜人的山谷,一会儿看见清澈的泉水在深涧中潺潺流动,扬起一阵水花,晶莹透亮;一会儿,又好似见到流泉两旁烂漫的山花,窥见枝头鸣啭的小鸟……

  令人销魂荡魄的筝曲在简朴的琴房中流淌,我好似窥见半个世纪来这位蜚声海内外的古筝演奏家在坎坷之路上踽踽而行、勤奋刚毅的身影……

  林毛根先生出生于揭阳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林道耀是当地著名的椰胡演奏家。从小耳濡目染,林毛根很早就爱上这家乡音乐。他最初学的是扬琴,有一次,他那双灵巧的手被当时著名的潮乐演奏家林玉波先生发现,极力主张他改学古筝。后来,林毛根有缘结识了潮州细乐大师张汉斋,并拜他为师。在张汉斋先生的严格训练与精心指导下,林毛根夙兴夜寐,刻苦练功,每周坚持学成一曲,长期坚持不懈。不论酷暑与寒冬,锲而不舍,专心致志,终于掌握了近百首格调不同的曲目,演奏起来得心应手,出神入化。

  1949年,林毛根定居汕头市。上世纪50年代末,汕头市成立民间音乐曲艺团,林毛根任副团长,更有机会涉猎各种艺术流派。他继续潜心钻研,汲取各家之长,令自己的筝艺不断登上新的台阶。

  “铁棒能够磨成针,功夫不负有心人。”林毛根数十载不懈追求,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成为潮州筝艺的当代传人。从1958年起,他先后为中国唱片社、太平洋唱片公司、香港“雨果”录音公司等录制筝曲和潮州筝乐专辑,为中央、省市电视台录制古筝独奏曲目。1987年新加坡“山立”音响公司出版发行了《林毛根古筝专辑》一套盒式录音带,把他作为中国当代著名潮州筝艺大师向海外介绍。

  博采众长,融汇贯通,林毛根先生的筝艺不但继承了传统,而且还在许多方面有所创新。他广泛吸取兄弟乐种的精华,丰富了潮筝的变奏手法,大胆地将佛乐引进古筝演奏中,拓宽了潮筝的演奏曲目。

  林毛根先生的筝艺已达到高峰,但他仍孜孜不倦地在艺术园地中辛勤播种与耕耘。他每到一处,都尽量向广大青年学子传播潮筝,在繁忙的艺术活动之余,仍在汕头市文联主办少年古筝培训班。他说:“培养新一代的潮筝人才是我一生的夙愿。”

  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知名古筝演奏家李婉芬曾撰文说:林毛根先生的“点指功夫”是首屈一指的;他弹的“重六调”深沉而有内涵;他手中的稀有品种——“活五调”听来使人柔肠寸断……

  那次釆访结束,跟这位年逾花甲、脸庞清瘦、精神矍烁的古筝演奏家告辞,我知道,这是一位安于清淡、甘于寂寞的艺术家,但,一首首高雅独特的筝曲就是从这简朴的民宅源源不断地流淌到海内外的!步下楼梯时,身后又响起那天籁般悠扬、清淳的乐曲,一时心中感叹:此曲本应天上有,怎把仙乐传人间!

  (题图为潮州筝艺大师林毛根先生)

作者: 
郑明标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10.19)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