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潮州诗人杨宗瑞

  杨宗瑞(1291-1352),名琳,字宗瑞、廷镇,号凤林。揭阳人。元泰定四年(1327)进士。授奉政大夫,知梅州,升授同知,署潮州正堂。后入翰林为侍讲学士,与张起岩同修元史。杨宗瑞为官清正,廉洁有声。擅诗,有刻本诗集流行。今人彭妙艳、杨楚豪编有《潮汕杨氏三贤集》,杨宗瑞作为三贤之一,其存诗应都收于集中。今存诗十一首。《潮州诗萃》收录其诗《茂林》;翁辉东《潮州文概》收录其诗《戊子八月八日金陵送别萨君见赠》《茂林》二首;陈作宏《古今揭阳吟》收入其诗《茂林》等七首;《槎桥杨氏世系族谱》收入其诗《泰定登进士谢恩崇天门》等七首。

  从现存诗作考察,杨宗瑞的诗主要有如下三大主题。

  其一,积极入世,建功立业。忠君报国,建功立业是儒家践行达则兼济天下人生价值之首要政治抱负。杨宗瑞是元代潮州地区为数不多的进士之一,入仕伊始,自然踌躇满志,希望能够施展平生抱负。《泰定登进士谢恩崇天门》抒发的正是这种胸襟与怀抱。

  禁柳青青白玉楼,

  无限春色上宫袍。

  卿云五彩中天见,

  御赐三绫此日遭。

  虎榜姓名书勒纸,

  羽林冠带望旌旄。

  承恩朝罢频回首,

  午漏花深紫微高。

  进士及第,崇天门谢恩,“虎榜姓名书勒纸,羽林冠带望旌旄”,豪情壮志溢于言表。谢恩罢仍频频回首,只见正午时分的崇天门,花丛似海,簇拥着高高在上的紫微帝星。诗人有幸跻身皇家宫阙簇拥紫微的花丛之中,可以一展平生抱负,能不踌躇满志,喜形于色?本诗抒写诗人进士及第谢恩崇天门时之情景,字里行间无不充盈着其积极入世,忠君报国之人生志向与抱负。

  而写于送别同僚好友萨都剌(字天锡)的诗《送友萨天锡之燕南》:“使君莫言马蹄遥,要使南方识凤毛。幕府红莲开白昼,辕门碧草映青袍。牙旗晓湿蛮烟重,羽箭宵鸣岭月高。努力平徭功第一,剖符悬印赐勋劳。”虽然情调不同,诗人忠君报国,建功立业之志向依然不减当年。元统二年(1334)八月,诗人的好友萨天锡迁官燕南,诗人赋诗赠别,情虽依依,然没有丝毫伤秋别离愁绪,而是壮志满怀,殷殷谆嘱好友,“努力平徭功第一,剖符悬印赐勋劳”。诗虽着力于勉励友人,透露的同样是诗人建功立业之人生抱负。

  其二,故国之思,遗民情结。杨宗瑞虽然得天独厚,为极少数能够进入元朝官僚统治集团之潮州士子,然眼见故国山河破碎,元朝统治者排斥汉族文化,实施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政策之现状,内心深处难免有故国之思,遗民情结。从其诗作《戊子八月八日金陵送别萨君见赠》可见一斑。

  西风吹雁不成行,

  一片仙舟快不停。

  千里江山怀故国,

  几番风雨入空城。

  凤凰飞去梧桐老,

  燕子归来杨柳青。

  万一余间频相忆,

  寄诗应到荔枝卿。

  这是诗人在金陵(今南京)送别萨天锡时写的送别诗。萨天锡是元代大诗人,与诗人同榜进士,秉性相投,志趣相近。萨天锡为官清廉,敢于直言弹劾权贵,屡遭迁贬。元至正八年(即戊子1348年),萨天锡再次迁官,诗人赋本诗赠别。此时萨天锡已年届古稀,孤雁远飞,扁舟独行,送别萨君,难免黯然情伤。挥手一别,从此天各一方,何时能再度相逢,把酒言诗,畅叙故国之思,怀念之情。几番风雨,千里江山,故国家园早已面目全非。然而,家国之思,故园之念又何时能不萦怀于心?日换星移,时过境迁,“凤凰飞去梧桐老,燕子归来杨柳青”,家国情怀,故友情谊又如何能够忘怀?这故国之思,故友之忆,只能靠青鸟传诗,“寄诗应到荔枝卿”。君子之交固然情深义重,而故国之思更增添几分眷恋与愁绪。别怀愁绪,情真意切。其诗《五言古》《又作五言古》虽非赠别怀旧之作,也隐隐有故国之思,家园之念。可见,元代潮州即使是杨宗瑞这样的天之骄子,其诗作之字里行间也还难免有遗民情结。

  其三,退隐之念,出世之心。在现存诗作中,杨宗瑞的山水景物诗写得最好,颇有韵味。他的山水景物诗,借景物描写,抒隐逸避世之念。如《茂林》:

  野水舟横行人稀,

  溪云断续树参差。

  南来北去年年事,

  归鸟巢林只一枝。

  诗化用韦应物“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诗句,描写茂林“野水舟横行人稀,溪云断续树参差”的幽静秀美景致。同时借用《庄子·逍遥游》“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文意,袒露诗人内心对官场俗世之厌烦。“南来北去年年事”,功名利禄如浮云,人生何求?“归鸟巢林只一枝”,山野丛林,江海湖泽,倘能如鹪鹩般,有一枝归栖之处,过着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日子足矣。诗正如蔡起贤先生所说,作者“见荒野之景,而生出世之心”。诗人退隐江湖之心理趋向蕴含于景物描写之中,饶有深意,耐人寻味。

  杨宗瑞是元代潮州通过科举进入官僚集团的天之骄子,积极入世建功立业必然是其诗歌创作的主旋律。然而,从其现存的诗歌考察,在这主旋律之中仍然有着深沉的故国之思,甚至有退隐江湖之念。无疑,这正是时代风云烙印在士子心中的印痕。杨宗瑞的诗不事雕琢,感情真挚,送别萨天锡的诗写得情深谊重,十分感人。写景状物诗更是技高一筹,善于化用名家诗句,借景抒情,意蕴深沉。其《茂林》在元代潮州诗人诗作中当为佳作。

作者: 
翁奕波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9.21)
浏览次数: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