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诗退兵之巾帼诗人郭真顺

  郭真顺(1312-1436),女,揭阳龙溪都(今潮州市潮安区)凤廓村人。潮阳处士周伯玉妻。幼承家学,通晓经史、诸子百家、诗文辞赋,尤擅古诗。元末著名女诗人,享寿125岁。省府县志有传。著有《梅花集》,已佚。钱谦益的《列朝诗集》曾收入其《上指挥俞良辅引》等诗,为潮人唯一入选者。诗作被选入《明诗别裁》《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潮州诗萃》收录其诗《俞将军引》《归宁自叙》《渔樵耕牧四咏》六首,称其“诗雄厚古健,脱尽巾帼习气”。 翁辉东《潮州文概》收录其诗《上指挥俞良辅引》。郭克勤主编《凤廓古今诗词选》收录其诗《渔樵耕牧四咏》《松竹梅兰四咏》《归宁自叙》《悼冢妇庄氏》《劝家雍睦歌》《咏梅》《前题》《上指挥俞良辅引》十四首。

  郭真顺因诗退兵而成名,其诗也便脍炙人口。元朝末年,群雄并起,朱元璋乘时应运,驱逐胡虏,恢复中华,十五载而成帝业。明初,为使潮州乡村各地全面归顺,朝廷派开国武将俞良辅为总指挥,带兵南下征服潮州。兵至潮阳溪头寨,为保全全寨民众身家性命,郭真顺赋《上指挥俞良辅引》呈俞良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俞良辅感其真诚,麾兵离去,溪头寨得免诛夷。诗如下:

  将军开国之武臣,早附凤翼攀龙鳞。

  烟云惨淡蔽九野,半夜捧出扶桑轮。

  前年领兵下南粤,眼底群雄尽流血。

  马蹄带得淮河冰,洒向江南做晴雪。

  潮阳僻在南海滨,十载不断干戈尘。

  客星移处万里外,天子亦念遐方民。

  将军高名迈前古,五千健儿猛如虎。

  轻裘缓辔踏地来,不减襄阳晋羊祜。

  此时特奉圣主恩,金印斗大龟龙纹。

  大开藩卫制方面,期以忠义酬明君。

  宣威布德民大悦,把菜一笠谁敢夺。

  黄犊春耕万陇云,氂尨夜卧千秋月。

  去岁壶阳戍守时,下车爱民如爱儿。

  壶山苍苍湖水碧,父老至今歌咏之。

  欲为将军纪勋绩,天家自有麒麟笔。

  愿属壶民歌太平,摩崖勒尽韩山石。

  诗先颂扬俞将军乃开国武臣,跟随明太祖征战四方,并一路南下,收复广东之功绩,赞扬其恩威并至,施行仁道,“马蹄带得淮河冰,洒向江南做晴雪”。接着诉说潮阳民众十年来饱受战乱之苦,幸得俞将军从万里之外带来了天子对远方子民的关怀。将军所率五千精兵,军威将猛,但却一如当年的晋将羊祜,轻裘缓带,以德怀人。现在潮阳各地已沾沐将军威德,田园得以复耕,“黄犊春耕万陇云氂尨夜卧千秋月”。然后进一步赞颂将军爱民如子,去年戍兵河南壶阳,“下车爱民如爱儿”之恩泽,壶阳父老至今仍感恩戴德,歌咏将军。潮阳民众也同样会感念将军勋绩,铭记将军恩德,将于韩山摩崖勒石以之纪念。

  白发苍苍,马首陈词,既委婉又恳切。诗人保护民众之心至诚至爱,诗句发自肺腑,一气呵成,感人至深。诗人虽有求于将军,然大义凛然,以仁德为核心,先退后进,层层进逼,寓诉求于颂扬之中,侃侃申诉,娓娓动听,晓以大义,用至仁至义打动将军,保护了全寨民众,也保全了远近乡村之安宁。郭真顺以诗退兵之事迹,为后世所传颂,本诗遂成为千古传诵佳篇。

  郭真顺长期生活于农村,对乡村生活有深刻的认知与体验,因而,其诗既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又充满着对潮汕乡村耕读传家传统的期许与赞美。《渔樵耕牧四咏》便是典型的例子:

  朝泛桑浪水,暮归鹦鹉洲。

  一丝抛下处,牵动海天秋。

  脚踏千峰雪,肩挑万里云。

  斜阳归去路,挑入燧人村。

  身处茅茨陋,天开绿野宽。

  因天分地利,春雨一犁寒。

  目断羊肠险,身骑牛背安。

  夕阳芳草处,短笛数声寒。

  诗分别抒写了渔夫“朝泛桑浪水,暮归鹦鹉洲”,樵夫“脚踏千峰雪,肩挑万里云”,农夫“身处茅茨陋,天开绿野宽”,以及牧人“目断羊肠险,身骑牛背安”的生活情景,赞颂劳动人民勤劳朴实的精神品格,充满着诗人对乡村自给自足、安居乐业恬淡生活的向往和赞美之情。再如《归宁自序》:

  天甲年来度二周,

  暮桑榆景雪盈头。

  五经立业儒家雅,

  三子成名壮志酬。

  桥梓有光联俎豆,

  柏舟无憾泛横流。

  阶前兰玉森森秀,

  斑彩扶来到首丘。

  诗人120岁时,依然怀念她的娘家,因而,便在孙子们的陪同下回了趟娘家。诗抒写的就是诗人对这一趟行程的感慨。活了两个甲子,诗人早已是“桑榆暮景雪盈头”的年过期颐之老寿星。目睹元明两个朝代的兴亡,世事全非,然故乡风物依旧,乡情亲情长在,宁静而温馨。令人倍感欣慰的是,诗人以诗礼传家,终于“三子成名壮志酬”。光宗耀祖,父子有光。夫妻无憾,相濡以沫。家庭和睦,同舟共济。而今子孙绕膝,芝兰玉树亭亭玉立。欢聚故乡,光彩照人。诗人知天乐命,无怨无尤。

  这是一幅温馨宁静的潮汕乡村生活画景,诗人用质朴无华之诗笔,轻轻点染,娓娓描述,便让人如临其境,如闻其声。诗歌语言之传神、生动可见一斑。诗人歌颂故乡,赞美潮汕乡村敦仁敦孝,耕读传家之传统风貌的诗作还有《劝家雍睦歌》《悼冢妇庄氏》等。这些诗作均平朴无华,贴近当时潮汕乡村的生活真实,散发着泥土之芬芳与历史之韵味。

  此外,诗人还有一些咏物诗,如《松竹梅兰四咏》《咏梅》《前题》等。借物寄意,寓情于物。赞美梅花“秀鞋踏雪云阶侧,金镜玉颜无点埃”(《咏梅》)的高洁品格,点赞松树“不争桃李艳,颜色本来苍”(《松》)的高尚秉性,旨在抒发一己为家庭,为社会任劳任怨,无怨无悔的草根本色和“气节凌霜雪,贞操金石坚”(《前题》)之品德与情操。诗歌语言同样明白如话,但更加洗练,深沉,更加雄厚古健,如《松竹梅兰四咏》之《梅》:

  色占三冬白,根通九地灵。

  群芳消落处,天外一枝横。

  “天外一枝横”之“横”字,有横空出世之气势与豪情,有技压群芳之胆魄与担当,饶有新意,耐人寻味。

  综上,郭真顺之诗,一为抒情诗,写乡村的生活,赞美劳作于乡野之劳动人民,赞美聚族而居自给自足、温馨安宁的乡村生活,赞美潮汕乡村耕读传家之传统精神内蕴。她的诗生长于潮汕乡土,散发着潮汕乡村泥土之芳香。二为咏物诗,寓情于物,托物言志,通过对松竹梅兰等传统君子物象之咏叹,袒露自己的人生志向与精神品格,表现诗人的生活情操,寄寓诗人美好之生活愿望。三为说理诗,临危赋诗,马首陈词,以诗退兵,保寨护民。晓以大义,真诚委婉,情理皆佳,诗成名归。郭真顺的诗质朴情深,明白如话,洗练晓畅,传神有味,雄厚古健。于古代潮州诗人诗作中独树一炽。

作者: 
翁奕波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5.25)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