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龙华烈士冯铿

  冯铿(1907—1931),潮州枫溪云步村冯厝内人。冯铿是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代表,有国际影响的现代革命作家,中国共产党英烈,著名的“左联五烈士”之一。1945年4月,中共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肯定和褒扬了林育南、李求实、何孟雄等20几个党的重要干部的功绩。冯铿是这20几个党的重要干部之一。《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郑重记载了冯铿的英名及其被捕并英勇牺牲事件。左联在《为纪念被中国当权的政党——国民党屠杀的大批中国作家而发出的呼吁和宣言》中说:“冯铿是中国新诞生的最出色和最有希望的女作家之一。”

  誓做傲雪岭上梅

  冯铿,原名冯岭梅,1907年11月15日(农历丁未年十月初十)出生于海阳县城近郊枫溪云步村。父母、兄姐都是从事教师职业的知识分子。家里排行最小的冯铿,自幼受到书香世家的熏陶。8岁开始阅读《水浒传》、《西游记》和《红楼梦》等古典小说,中学时代就创作发表了大量作品。从小,冯铿就有一股不妥协的精神,对社会上的不平现象深恶痛绝,她说过:“我从不把自己当女人”,誓做傲雪岭上梅。以后,伴随着丰富多彩的学校生活和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实践,勤敏聪慧、性格倔强的冯铿,文学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在文学的百花园里耕耘不辍,硕果累累。

  1921年春天,冯铿进入了汕头友联中学,15岁开始发表作品。她当时的作品除了发表在友联中学的《友联期刊》外,还发表在许美勋主编的汕头《时报》副刊上。此后,她连续在《岭东民国日报》副刊文艺栏目发表百首题为《深意》的抒情诗。1925年春天是冯铿人生道路的一个新的起点,这一年,她升上友联中学高中部。是年,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革命军第一次东征潮汕,冯铿被选为岭东学联代表,和同学们组织慰劳小队慰劳革命军。“五卅”惨案发生后,她立即组织演剧队筹款支援罢工工人。革命军第二次东征,部队进入汕头的第三天正是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日,汕头军民召开纪念大会,周恩来和几位苏联顾问莅临会场,冯铿参加了这次大会,见到了周恩来和加伦将军,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迸发出战斗激情。那时,冯铿带领学生演剧队,自己集编、导、演于一身,演出革命戏剧。加上她出色的社会活动,文学创作,当时冯铿有了“大作家、女演员、女革命者”的称号。

  冯铿还是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的时候,便以笔杆子当作武器对准反动势力。她认为文学可以为革命助威呐喊,可以点燃人民心中的火焰。在此期间,冯铿发表了《国庆日的纪念》、《破坏与建设》等近10篇反映她对现实社会斗争思考的文章。文章的矛头直指盘踞在潮汕和广东的军阀,谴责他们争地盘、谋私利,不顾人民死活,没有继承辛亥革命先烈们用头颅和鲜血换来的“一线光明”,使国家和人民陷入更加贫弱的境地。她剖析国家混乱的原因,是在于辛亥革命误以为把“大清帝国”改名为“中华民国”就达到了目的。然而14年过去了,中国依旧是黑暗,依旧混乱,人们的希望破灭了,冯铿认为,辛亥革命之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并没有被打倒。因此,她号召广大青年,要抱着献身的决心和大无畏的精神,不管道路中怎样“布满了荆棘、虎狼”,也要不顾一切地勇敢奋斗,“达到我们理想的伊甸地!”作为一个中学生,冯铿对政治的洞察力入木三分,具有鲜明的革命性、战斗性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大无畏精神。

  左联的骨干盟员

  1929年元宵节,为寻求更广阔的天地,冯铿来到上海。甫到上海,冯铿就去凭吊“五卅惨案”遗迹。她先是进了持志大学(上海外国语学院前身)英语系读书,后来转入复旦大学,不久,因经济拮据辍学,仍坚持自学英语和日语。

  上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的上海,是全国革命文化的中心。当时,既有我国革命文化的旗手鲁迅,又聚集了众多的全国一流作家和文化名人,也有为数甚多的潮籍革命家、文化人。冯铿到上海后所投靠的洪灵菲、戴平万、杜国庠3位老乡,都是当时我国提倡和创作革命文学的中坚作家。1929年5月,在杜国庠、柯柏年介绍下,冯铿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她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从1929年至1931年春,即冯铿到上海至牺牲这一段时期,她发表、出版的作品主要有:诗集《春宵》;随笔《一团肉》等;短篇小说《遇合》、《乐园的幻灭》、《突变》、《华老伯》、《友人C君》、《小阿强》、《贩卖婴儿的妇人》、《红的日记》等;短篇小说集《铁和火的新生》;中篇小说《重新起来》和《最后的出路》等。冯铿出现了平生第二个创作的高峰期,从而奠定了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1930年3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在上海成立,冯铿是出席成立大会的40余人和首批50多名盟员之一,并在左联工农工作部工作,成为左联的骨干盟员。

  1930年4月29日下午,左联在上海福州路一家旅馆举行全体盟员大会,大会决议之一是委派冯铿、柔石、胡也频为代表,参加中华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1930年5月冯铿代表左联出席上海沪西举行的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并在会上代表左联致祝词。她还参加了为在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准备会议(苏准会)工作,与李伟森等人被选为将在瑞金举行的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代表。许美勋在《冯铿(岭梅)评传》写道:“她(冯铿)与李伟森、柔石、胡也频、殷夫等同志已被选为左联出席将在苏区举行的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代表。事实上,从1930年6月份起直至牺牲,冯铿已被派到全国苏维埃中央准备会宣传部工作。”

  最早在白区宣传苏区和红军

  冯铿最早在国民党统治区宣传讴歌苏区和红军。1930年5月20日,中华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在上海沪西一幢洋房秘密举行。来自革命根据地的红军、赤卫队的革命战士和工农群众代表的讲话,极其强烈地激荡了作家们的革命情感。会内会外,冯铿、柔石、胡也频与苏区代表有了广泛的接触,了解到了苏区火热的斗争生活。冯铿将目光投向“中国那一片在地图上已染成红色”的苏区,以满腔的激情,把感受到的内容迅速地用文学形式反映出来,创作《小阿强》和《女同志马英的日记》(即《红的日记》),分别发表于1930年6月《大众文艺》和1930年12月《现代文学》第1卷第4期上。《小阿强》是一篇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为中国的儿童文学开创了崭新的创作道路。《红的日记》宛如一曲讴歌红军战斗生活的颂歌,这是国民党统治区最早介绍这支完全新型的人民军队的作品,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反对王明“左”倾错误的先驱

  众所周知,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领导造成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使革命根据地和白区的革命力量都受到极大损失。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内统治达四年之久,几乎陷中国革命于绝境。然而,王明上台刚10天,冯铿以自己的政治洞察力和敏锐性,敢说真话,坚持真理,旗帜鲜明地反对王明的“左”倾错误。可以说,冯铿是当时党内的“先知先觉”者和反对王明“左”倾错误的先驱者之一。

  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这次会议王明取得了中央领导权。为了应对六届四中全会后的政治局面,1月17日晚,何孟雄、林育南、李伟森(李求实)、冯铿、柔石、胡也频、殷夫等,来到英租界东方旅社312房开会。那里是上海地下党的一个联络点。会议开始不久,早已埋伏于此的英租界工部局巡捕和上海警察局警察持枪冲进房间,冯铿及与会者全遭逮捕。这便是震惊全国的“东方旅社事件”。事后始知整个事件系叛徒告密所致。

  冯铿等20多人从租界被引渡给国民党当局。冯铿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表现出无产阶级英雄气概。2月7日夜,在龙华警备司令部的大烟囱下,罪恶的枪声响起,冯铿身中7弹,与其他23位中共干部和左翼作家被秘密枪杀,壮烈牺牲。

  国内国际都具影响力的作家

  冯铿著述甚丰,其作品富有思想性、革命性、艺术性,在国内、国际都具有影响力。她的作品有的被译为多种外文。冯铿等人的被捕、牺牲引起了国内国际文化团体、进步人士的广泛关注,引发了对反动政府杀害革命作家行径严正抗议的强烈呼声。

  对冯铿等人遇害,鲁迅悲愤万分,先后发表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为了忘却的纪念》,写了“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的有名悼诗,悼念文化战线的战死者。他说:“我们的几个遇害的同志的年龄,勇气,尤其是平日的作品的成绩,已足使全队走狗不敢狂吠。然而我们的这几个同志已被暗杀了,这自然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若干的损失,我们的很大的悲痛。这证明了反动派是在灭亡中的黑暗的动物”。“我沉重的感到我失掉了很好的朋友,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

  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冯铿等左联作家的暴行,激起了各国进步的文学团体和作家的愤怒。当时苏、法、德、美、日等国家的进步作家以“国际革命作家联盟”的名义,发表了《为国民党屠杀中国革命作家宣言》,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号召全世界的文艺家起来共同抗议国民党当局对中国左翼作家的迫害。苏联的《世界革命文学》杂志和美国的《新群众》杂志,都刊载了专辑表示声援。匈牙利、波兰、捷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许多国家的知名作家,也都纷纷对此提出抗议。当夏衍把冯铿牺牲的消息告诉史沫特莱时,这位美国著名进步女作家悲愤万分,失声痛哭。日本作家尾崎秀实也对冯铿的作品给以好评。前苏联莫斯科大学研究者马特柯夫发表文章深深地表示对冯铿等“左联五烈士”的敬意:“苏联人民和中国人民一样怀念和尊敬中国的优秀儿女,他们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革命的无产阶级文学。”

  斯诺在《我在旧中国十三年》一书中说:在宋庆龄遭遇到的失败中最使她感到悲痛的是1931年中国左翼年轻作家牺牲的事件。被杀害的人中,有一位是有才能的女小说家冯铿。(参见“三联书店”,1973年,第31页)1979年,夏衍在《人民日报》上谈他为什么写《秋瑾传》时说:“直接激励我拿起笔来写秋瑾的,则是当时我亲自看到的不少为了祖国独立和人类解放而甘心抛头颅流鲜血的革命新女性,举一个例,就是1931年在上海慷慨就义的‘左联’五烈士之一的冯铿。”

  不朽的龙华烈士

  1950年3月27日,中央内务部部长谢觉哉签发部令,要求上海市人民政府对发生在30年代初的一起中共干部和左翼作家被害案进行调查。部令函指示:“希你府派员负责调查先烈等坟址,详为勘验,如有坍毁之处,即予以修补,妥为保护为要,并将办理结果详报本部。”据此,陈毅市长和潘汉年、盛丕华两位副市长作出批示。上海市人民政府组织人员挖掘林育南、李求实、何孟雄、冯铿等24位烈士的遗骸。1950年4月5日,据有关人士指证挖掘后,烈士遗骸出土。最瞩目的是,发现了一件被确认为冯铿平时爱穿的已腐烂掉一半的手织绒线绿色背心。上海市人民政府为24烈士造墓合葬。

  1981年,上海烈士陵园将24烈士殉难处辟为纪念地,树立“龙华革命烈士就义地”碑。此后又兴建了龙华烈士陵园,邓小平题写“龙华烈士陵园”园名,江泽民题写“丹心碧血为人民”碑铭,陈云题写“龙华烈士纪念馆”馆名。冯铿烈士的事迹、绒线绿色背心、眼镜、铜钱、手稿等遗物陈列在龙华烈士纪念馆内。冯铿等左联五烈士的塑像耸立在上海多伦路文化名人街上。上海左联纪念馆、鲁迅纪念馆通过照片、实物以及各种现代展示手段,形象生动地介绍了左联的历史、冯铿等左联五烈士生平事迹、文章手稿等。冯铿23岁的生命在中国现代文学史、现代革命史和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留下了深深印记。冯铿,不朽的中国共产党英烈!不朽的龙华烈士!

作者: 
谢锦澍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5.25)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