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情书意两殷勤——杨嗣复与白居易的诚挚友情

       杨嗣复字继之,唐宪宗贞元年间在扬州出生,少时聪敏好学,8岁能秉笔为文,20岁考中进士,历任右拾遗、刑部员外郎知礼部侍郎等,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升任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职位)。唐文宗逝世后,宦官仇士良违反文宗遗诏,拥立文宗弟李炎为皇帝,是为武宗。唐武宗即位后,贬杨嗣复为潮州刺史。据史书记载,杨嗣复在潮州任职七年,“勤于政事”,重视与民众休养生息,很受民众称赞。杨氏在京城任官职之时,已与当时诗人白居易常有往来,感情甚笃。他到潮州任职以后,还与白居易有诗信往来,互相慰藉,“诗情书意两殷勤”,历来被传为佳话。

       唐文宗太和年间,当白居易患病在家居住的时候,杨嗣复就从精神和物质上给予诸多关心,白居易因此作诗并序,对杨嗣复表示深谢,其诗曰:“哀残与世日相疏,惠好唯君分外余。茶药赠多因病久,衣裳寄早及寒初。交情郑重金相似,诗韵清锵玉不如。醉传狂言人尽笑,独知我者是尚书。”其序曰:“继之尚书自余病来寄遗非一,又蒙览《醉吟先生传》题诗以美之,今以此篇用伸酬谢。”从白居易的诗并序可以看出,当时身居相位的杨嗣复对白居易的关心慰籍,是相当诚挚的。

       杨嗣复到潮州任刺史以后,虽然政务繁忙,但仍然与闲居在洛阳的白居易有诗信往来。白居易在《得潮州杨相公继之书并诗以此寄之》诗云:“诗情书意两殷勤,来自天涯瘴海滨。初睹银钩还启凿,细吟琼汁欲沾巾。凤池隔绝三千里,蜗舍沉溟十五春。唯有新昌故园月,至今分照两乡人。”白居易因上表请求严缉刺死宰相武元衡的凶手,得罪了权贵,而从左赞善大夫的官职被贬为江州司马。对此,杨嗣复被贬为潮州刺史后,对白居易的遭遇甚表同情,并寄书信及诗给予慰问。白居易因此对杨嗣复感激万分,在诗信中表达对杨氏深谢的同时,也透露了对自己被贬一事感慨万千。这些,显示了他们两人共同追求清正的志向,一直是没有动摇过的。可惜的是,当时杨嗣复寄给白居易的诗信没有流传下来。

       白居易在洛阳闲居期间,还曾作《寄潮州杨继之》一诗,寄送杨嗣复,其诗云:“相府潮阳俱梦中,梦中何者是穷通。他时事过方应悟,不独荣空辱亦空。”白居易此诗,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奉劝杨嗣复的心境应当开阔些,要以为潮州民众做好事为重,不要自己被贬谪而以官职高低和荣辱而过分思虑,并特别劝杨氏必须知道:一旦离开官场,“不独荣空辱也空”

       至唐武宗逝世,唐宣宗李忱即位后,征召杨嗣复回朝延任吏部尚书。唐宣宗大中二年(848年),杨嗣复离开潮州,心想回朝班后有新的作为,但他至岳州(今潮南省岳阳市)时,因病逝世,终年66岁。

作者: 
杨群熙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7.05.21)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