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抗日

  父亲郑鸿侠,字步云,出生于1917年5月23日,诞生在潮阳一个较为殷实的家庭。但7岁失怙,十三岁失恃。从小跟当校长的哥哥生活读书。

  他的一生既坎坷也颇有一些传奇故事——

  17岁高小毕业,那年,因为有沙陇珠埕乡几位表兄弟在泰国做生意。他就坐红头船到泰国投奔表亲学做生意,由于为人诚信,生意做得很好。在这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已全面侵略中国,中国人正奋起反抗。泰国曼谷在宋庆龄,及侨领郑午楼的领导下,秘密组织“青抗会”。他就是“青抗会”的成员。同时入会的还有沙陇的郑海明;港头乡刘永坚。1939年冬,由于“青抗会”暴露。他与郑海明、刘永坚在郑午楼先生的帮助下,秘密回国投考黄埔军校,当时投考军校不但要身体好,文化考核过关,还必须具备两名军校生介绍。由于郑鸿侠条件都具备,故顺利考进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7期贵州独山分校步科,廿六总队第七队入学受训(廿六总队都是来自世界各地青年侨生,后来大多数潜入各国参加抗日)。

  由于当时抗日战争进入最激烈的时段,急需兵源及青年军官,他在独山队接受了高强度的严格训练,两年提前毕业。当时日本帝国铁蹄践踏整个东南亚,那时我国与盟军联络收集日本情报,急需情报人。国民党军委会决定从刚毕业的侨生中挑选谍报人员。在三千多名军校生中考试录取六十多人继续专业训练。由于他成绩优秀,继续在南京就读陆军大学谍报班第七期,一年学习期满即被派往暹罗专员公署工作。当时专员公署主任卓献书将军,参谋长刘焜将军。到任即被派往老挝西会建立情报站。他是老挝情报站站长,同时前去的有爸爸的另几位同学(刘中流,王永修等)。西会位于湄公河畔,中、泰、老挝三国交界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受命后爸爸率领同往人员扮成马夫、商人,将手枪藏入水烟筒走茶道,从陆路潜入老挝西会市。当时,由于日本人已全面控制这片土地,他越过重重关卡,走险道进蛮瘴之地,经过多少艰难,才抵达目的地。乍到,马上在湄公河畔老挝西会市建立水上交通站,收集日军情报,绘制兵要地图……

  在当地华侨的帮助下,加上地理位置特殊,货运站生意很好,这对当时他的工作起到很大的帮助。为了更好的工作,情报站需要有地方势力的帮助。其时,情报站人员得知,老挝西会市有一土司叫禾胜(译音),是老挝王族,西会市市长的妻舅。在西会市禾胜家族势力大,恰好此时土司家的女儿正当谈婚论嫁年龄。情报站经过讨论准备向土司府求婚攀亲,方便谍报工作。讨论统一意见后,通过电台汇报国内军事委员会批示,得到军事委员会电示是: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求亲成功。一开始派一位情报人员到土司府求亲,但没有得到土司同意。最后,他只好自己到土司府求亲。不料,经过土司家族的一番审视,居然求亲成功。就这样,他就与土司女儿依堪媚确定了夫妻关系。从此,郑鸿侠就活跃在西会市的上层社会。这为情报站开展工作提供了很多有利条件。老挝情报站刺探了日本的很多情报,情报人员王永修经常与他暗地里测绘详细的兵要地图。在这期间,他曾凭自己的特殊身份,策计指挥情报站人员,暗中抓到两名日本谍报人员,从日本人身上搜到手枪和短剑。然后秘密押回国内审问。当时,这件事惊动了整个西会市,日本人四处派人追查,形势非常紧张,但因没找到什么,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历史风云变幻莫测。1945年3月,在日本接近投降之前,他接命令,马上回国,军令如山,他秘密回国,不告而别。为了工作丢下了依堪媚和未满一岁的大女。

  回国后,郑鸿侠又进南京高级警官学校读书,在这段时间,他曾多次修书去老挝询问亲人的情况,但均渺无回音。时隔五十多年,通过中国驻老挝使馆,他才找到亲人。遗憾的是依堪媚已于1991年去世。不久,在外事部门的帮助下,大女儿和女婿从老挝前来探视他。

  郑鸿侠一生坎坷,但却长寿,也许因他有仁厚之心的缘故。他是值得信赖的人,在他的同学中,有这样的说法:寄妻托儿,找郑鸿侠。晚年的他特别关心孤苦的老同学和生活困苦的人,在经济不那么好的情况下,他还尽力帮人,自己却很俭朴。他耿直、善良、有正义感。据说当年在云南抗日,环境恶劣,疟疾、肠胃病拉肚子时有发生,有时候一夜他一连要背六、七个士兵上茅厕。

  郑鸿侠不参加内战。抗战胜利后北方战事爆发,让他带兵当旅长,他没到任,而是选择回归家乡。

  郑鸿侠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爱国心和正义感的中国人,在特殊的年月里的报国情怀和传奇人生。  

作者: 
郑定国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4.16)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