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态丰神戏韵生——记知名潮剧女小生蔡小玲

▲蔡小玲剧照

  女小生,顾名思义,就是由女性扮演的小生,是潮剧舞台上一个独特行当。女小生既要体现男性的阳刚之气,又必须具有女性的柔和特质,是两者的完美糅合,要演好绝非易事。可喜的是,薪传火继的潮剧涌现出一批优秀女小生,她们以浓郁的艺术特色撑起舞台上一道绚烂风景,形成了剧种独特的美学风貌,蔡小玲便是这批佼佼者之一。

  昔日舞台美小生

  蔡小玲现为潮州市潮剧艺术培训中心教师,国家二级演员。她唱腔通透明亮,流畅宛转,表演洒脱大方,隽秀飘逸,无论是《哑女告状》的陈光祖、《莫愁女》的徐澄、《三凤求凰》的徐文秀、《五女拜寿》的邹应龙,还是《凤冠梦》的沈少卿、《胭脂河》的刘文龙、《天之骄女》的李治、《御园辨亲》的安寿保,人物清奇脱俗,富有书卷气。

  不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出色的女小生,原来学的竟是花旦行当。那蔡小玲又是如何成功转“行”(当)的呢?

  这还得从她的学戏经历说起。蔡小玲1978年考上潮安文艺培训班学潮剧。入学时,蔡小玲还不会唱一句曲,这个喜欢跳舞的女孩,觉得潮剧应该就像舞蹈一样优游自在。然而,现实无异于给了蔡小玲一声“当头棒喝”:在培训班,长时间的练功,高强度的压腿、跑圆场、转体、翻跃,劳累、乏味与艰辛,让年仅14岁的她吃不消。更为难堪的是,一次练功时她不慎崴了脚,踝关节脱臼,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这一连串的“遭遇”,彻底改变了蔡小玲对潮剧的印象。

  经过一番思想的“挣扎”,蔡小玲最终克服了下来。老师给她开花旦行当,可不到一年,正值青春期的蔡小玲身高突飙到1.63米,加上体重足足增加了30斤,就像孙犁在《白洋淀纪事·天灯》中描述的一样:“那时她又瘦又小,现在出挑成了这样一个仪态大方、丰满健壮的人。”花旦演不成了,老师给她重新定位演女小生。于是,在俞世明、张鸿标等老师的传授下,蔡小玲苦练生行基本功,从柔桡冉弱的花旦蜕变成潇洒风流的小生。一年多后,第一个生旦戏《龙凤店》正式出台,蔡小玲扮演的正德皇帝,玉树临风,眉目传神,引发好评。

  一位戏曲专家说:“女小生最为女性观众所注目”,的确,成名后的蔡小玲有很多拥趸,尤以女性观众居多。不难理解,她所扮演的女小生,一个个风度翩翩、温情脉脉,契合了女性心中理想的“白马王子”形象:英俊潇洒,善良温柔,优雅忠诚……

  不过,人们或许只看到簇拥蔡小玲的鲜花与赞美,却鲜知她背后的用功之深和练功之苦。每演一个角色,蔡小玲都要深研剧本、深入人物,有时单是一个桥段、一个动作,就要迁思回虑、反复苦练好些天。艺术,“尽了力子烧炼,方成一粒丹砂”,通向成功的道路,从来没有捷径。不过,蔡小玲却说:“学戏是辛苦的,而演戏却是快乐的,特别是当得到观众和行家认可时,那种心花怒放的心情更是无与伦比、难以言喻的。”

  一点没错。自1981年进入潮州市潮剧团后,蔡小玲在20多部大戏中担纲主演,饰演过巾生、穷生、官生、花生等角色,得到了广泛认可。上世纪80年代中,蔡小玲在两集潮剧《姐妹皇后》中扮演蒙冤受难、饱受兄弟阋墙之痛的王子肖绚,在“逃难”这场戏中,按照剧情编排,被追杀的肖绚慌乱之中跌落马下。一次下乡,棚边好几名观众看到“肖绚”老跃不上马,急了,拍着棚板连声催促:“快走,快走,后面有人追来了!”显然,观众已融入了戏境!还有一次,蔡小玲在台下看戏,几位观众认出她来,激动得一个劲地高呼:“蔡安!蔡安!”原来,蔡安正是蔡小玲在《三凤求凰》中扮演的角色……这一幕幕,让蔡小玲倍受感动,只要演得好,何愁无知音,再苦再累都值了!

  今朝梨园好园丁

  1995年,蔡小玲转入潮剧培训班,从演员变成了教师。演得好好的,怎么就“改行”了呢?

  原来,已为人母的蔡小玲,常年在外演出,先生又在外地工作,年幼的儿子由公婆带,一家分拆成三处。剧团居无定址,没有电话,鱼雁难通,思念,牵挂,常常莫名涌上心头。想放弃又舍不得,世间安得双全法?最后还是惜才的团长给她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让她到培训班任教,一可传承艺术,二可顾及家庭。

  蔡小玲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不过,从演员到教师,角色的转变,她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演员只需演好角色,而作为园丁,却担负着传道授艺解惑的责任,自己必须有一桶水,才能给学生一杯水。她以过来人的经历给学生现身说法,头半年是最苦的,冲过去,往后便好办。在孩子们心中,蔡小玲既是严师,又如慈母,艺术上要求严苛,生活上无微不至。丁佳淳,蔡小玲的得意门生,现为潮州市潮剧团的当家小生,2003年考入培训班后,便得到蔡小玲的悉心调教。蔡小玲对他视如己出,既传授艺术,又传授戏德。一次寒流突袭,气温骤降,蔡小玲还将家里儿子的衣物通通搬到培训班,给学生们添衣御寒,这份舐犊情深,让孩子们感动不已。

  又是一个寻常的日子,踩着熟悉的石板路,蔡小玲一大早便来到潮剧艺术培训中心。这是一座坐落在闹市巷陌里的老建筑,原是黄埔军校潮州分校旧址,碧瓦飞甍,雕栏画栋,历经百年沧桑,安然端坐在时光深处。大大的一扇朱黉,将浮华与喧闹关在了门外。阳光从屋顶照下来,洒落在天井中间,显得宁静与祥和。蔡小玲换上项衫,穿上高靴,领着学生们练基功、跑圆场。一把扇子,在她手中开、合、抛、弹、转,挥洒自如,变幻多端,令人叹绝。

  “芳林新叶推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担任教师20余年,蔡小玲培育出一批潮剧人才,桃李广布潮汕,不少已在剧团担纲大梁。看着新一代演员接班登台,蔡小玲尤为欣慰。2013年,她在台下看新一代演员演绎青春版《莫愁女》,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唱起来。剧中的主角徐澄,她1981年便开始在演。倏忽间,蔡小玲第一次觉得舞台离自己是如此之近,又是如此之远,仿佛踩着岁月的长廊,回到往昔的日子。

  30多年了,从氍毹到杏坛,从演戏到教戏,蔡小玲完成了从名角到名师的转身,舞台和戏校既是她施展才华的平台,又是她情倾潮剧的见证。“情之所钟,正在吾辈”,她的故事,让人看到了剧种传承的力量与希望。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3.24)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