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涉潮学路 感恩扶掖人——写在林伦伦教授花甲之时

  “林伦伦老师和你是什么关系?”连暨南大学、广州大学的教授们也问我这个问题。林老师和我真的还有一层鲜为人知的关系——师徒。林老师也说:“不入学校的学生,叫私淑弟子。你属于这类。这是好听的,通俗点的就是徒弟。”

  学做潮学,遇上了林老师,那是前世修来的福分!2010年他给我的潮学路做了第一个五年规划:潮汕歌谣可做5年,第一阶段做歌谣评注和数字化资料库建设,书稿完成之前不要写论文;第二阶段主攻研究性论文,做歌谣专著和研究项目。下个五年,歌谣可做传承,研究可转移阵地,做另一类方言文化。

  看过我们《全本潮汕方言歌谣评注》(66.8万字, 花城社2012年版)和《潮汕方言歌谣研究》(36.8万字,暨大社2016年)的(下称“《全本》”和“《研究》”),都知道林老师对我的学术指导是严格的。在两本书的“序言”和“前言”,他用的是“苛刻”“逼迫”等词。整理、评注了上千首方言歌谣,坐了几年“冷板凳”,自认为明白了什么叫“耐得住寂寞”,然而当我接过林老师批注得密密麻麻的修改稿时,清楚自己还是浮躁了。《全本》的后记,我写道:“8本经过他批注的修改稿,对我来说,比正式出版的书还值得珍藏!”

  《全本》首发式之后,很多人盛赞林老师宽广的学术胸襟,也有人很直白地说:“你怎么好意思做第一作者!”尽管这是林老师一再坚持的,我还是很不安,给他发了短信。林老师说:“这些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不过,我可以当火箭助推器。”做《研究》,当他知道我因他的付出而感到愧疚时,他说:“都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有谁帮谁的问题。不希望你背上被帮助的压力。” 读着这些,有些泪眼朦胧,我感受到他扶掖后辈的竭尽全力!

  林老师的学术指导虽严格却让人觉得舒服受用。深厚渊博的学识让他能给学生一个精准的、可持续发展的研究方向;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俯下身来,针对每个具体人仅有的学识水平,做引发潜能的指导,让学生觉得可为,不会高不可攀,这是他“为师”的过人之处。

  人的潜能一旦引发,可以把许多不可能变为可能——我就是个例子。几年来,在林老师的扶掖下,从未做过书的我出版了大大小小好几本,从未拿过课题的我接连主持了部(省)级项目3个。2013年底《全本》获得中国民间文学最高奖——山花奖。2015年底,我评上了未曾想过的中国民间文学教授,向林老师表达了深深的感恩。他回复说:“水到渠成!要感恩的是自己的努力和家人的支持!我指导学生的条件有二:第一,愿意做学问而放弃其他利益,顾一无顾二;第二,有一定基础并有事业心,粪箕爱掼着有耳。” 

  林老师带我的这些年,发现自己发展的是专业,提升的还有涵养。

  获得“山花奖”的第二年,甲午春,林老师终于送我索要许久的墨宝,我一看,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倍感珍贵!当晚给他发了邮件:

  林老师:您的《咏梅》让我感到很有温度。山花烂漫纯属天意,可遇而不可求,这是表层意思。而梅的“不争”,不争春情春色,是不是我也有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一切随缘,不强求、不刻意的性格?还有“俏”。当年毛泽东把“梅也不争春”的“梅”改为“俏”,改得真好,使上下阕连得这么“俏”!“俏”不仅有外形的俏丽,更有内心的灵动与机智!

  他回信:“对毛主席诗词解读,对自己的欣赏都很准确,100分。”

  呵呵,唯一的一次满分!“不争”,能让自己拥有更多的时间精力专注于学做学问,把其他的事情看得更淡、更淡?

  学做潮学,林老师带我,我带我的学生,这就是传承。这些年,我们和许多同道朋友一起做潮汕方言文化的传承,努力构建多模态传承体系,玩起了歌谣音乐、漫画、动漫画等等,乐此不疲。

  2016年八九月,林老师和陈平原、黄挺教授带我们,我和潮州市图书馆贤武兄带着潮州市20多位小学教师编写《潮汕文化读本》(下称“《读本》”)小学版低、中、高年级三册。发现自己用了林老师带我的那一套去要求他们:要呈现给老师的,都必须是尽了自己水平之后的,从内容到形式。那段时间大家熬夜奋战,他们发给我修改的稿件,邮件显示时间往往是凌晨已过,都是尽了洪荒之力的。小学版三册初稿较好地实现了主编教授的编写理念。国庆长假,那天在出版社,听三位大主编讨论《读本》小学版第一、二册初稿已经七八个小时了,回到酒店已是深夜,我累得都不想再动脑子了。第二天上午讨论第三册,林老师说:“我已经把第二册20课全部改好了。” 在场所有人都很惊讶,我不相信,除非昨夜不眠!接过稿子一看:啊,每个故事、每个文化点、甚至每个句子的表达,每个词、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的使用,都斟酌修改了。天哪!水平不用说,他哪来的时间?真是不要命了!林老师说,他们几位是把编《读本》当一件具有社会责任的事情来办,期待潮汕的中小学能积极实践这套教材,帮助潮汕孩子理解脚下的这一方水土,感受活色生香的潮汕。

  2017年,林伦伦教授花甲之年。元旦,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林老师:2017年您将回广州了,您的澄海文友说“茶薄了换,换了薄”,以后何处找您食茶论道?六年来,韩师宿舍,我和浩波(注:作者的先生)与您和陈老师(注:林教授的夫人)食茶畅谈,也将成为一种美好的回忆了。

  2016年申报潮州歌谣非遗传承人,传承人最早只能是第二代,我的学生是第三代,第一代是谁?我师承谁?从市级到省级,我写了您。林老师您不要笑话,反正潮州市已认定我为市级传承人了。从认定的那一刻起,您我又有了这层带泥土气息的师徒关系了。徒弟祝福师傅2017年千事吉祥、万事如意!

  林老师说:“你这是封师哦!”他总是风趣幽默。

  感恩林老师!我生命中的贵人!在《研究》的“后记”,我介绍过林老师“资料与理论并举”“研究与传承并举”两种成功的学术方法,它们深深地影响着我?

作者: 
林朝虹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3.28)
浏览次数: 
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