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文人郭克贵

郭克贵参与潮乐表演

  当过演员、任过司鼓,后又编创剧本,今年60有奇的郭克贵一生都与潮剧“耳鬓厮磨”。

  他生于潮安庵埠镇一个书香之家,在浓郁的家庭文化氛围熏陶下,从小对文艺萌生浓厚兴趣,16岁投身潮安县文宣队,因没能跨过“变声”这道坎,导致“倒仓”而无法唱戏。上世纪80年代后,郭克贵被调到潮安县潮剧团从事打击乐工作。期间,他拜潮剧一代鼓王林炳和的高足杨友勇为师,专攻潮剧司鼓,每天都抱着小鼓在僻静处训练,一连数载,从不懈怠,打下了牢固的司鼓基本功,终于1979年成功登上“白虎堂”,首次在古装剧目《宝莲灯》中担任司鼓,博得嘉誉一片。尔后,他又在《二度梅》《三凤求凰》《八仙闹海》《包公智斩鲁斋郎》《莫愁女》等戏中,频频接替师父司鼓,成为一名颇有前途的年轻鼓师,多次献演于粤东以及泰国、新加坡等地。

  郭克贵另一身份是潮剧剧作家,他这“摇身一变”的背后,还有一段故事——

  1996年,剧团内两位编剧老师相继退休,编剧队伍一时青黄不接,团长陈鹏极力“撺掇”郭克贵接过衣钵。年届不惑的郭克贵受命不怠,主动辞去杂务繁冗的副团长一职,专心从头学起。同年早春,他踏上北上列车,进京参加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举办的编剧进修班,在京期间得到王安葵、张庚、郭汉城、余从、郭启宏等中国当代顶尖戏剧大师的教授,从中学到不少戏剧创作的精髓。

  转入编剧后,郭克贵常常杜门谢客,“窝居”在家里写剧本,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将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创作上。他经常抄诗誊文,吟咏讽诵,在古典诗文的涵泳浸淫中,如饥似渴地汲取文化养分,还主动请益著名作曲家、剧作家饶宗栻。他的第一出长连戏《恭孝王登基》,便是在饶宗栻的调教下写出来的。该剧上下集共14个场次,1997年剧目投排首演后反应奇好,屡演不衰,迄今创造了演出逾千场的惊人记录,成为剧团名副其实的“吃饭戏”。

  有一次郭克贵碰到剧团宿舍的守门阿伯,老人问他,好久不见了,最近是不是出差了?郭克贵说,没有呀,是在家里写剧本。老人听罢感叹道:“你这年轻人还真能‘隐’呀!”郭克贵掐指一算,原来自己已有整整1个月没踏出家门半步!一写起剧来,郭克贵总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有时因为一句台词、一个韵脚不妥,而半天搜索枯肚肠,坐卧不安。编剧这碗饭,让郭克贵真正尝到了古人所说的“二句三年得”、“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滋味。

  一辈子“捣鼓”潮剧的郭克贵,家里常有同好光临,潮州市文化馆的翁晓明便是其中一位。两人还由此“碰撞”出《曹营恋歌》这部扛鼎之作。与以往描述群雄争霸的三国戏不同,他们另辟蹊径,将视觉从战场移向后营,特别是大胆颠覆了既往传统戏曲对曹操枭雄奸诈的反面定位,通过娓娓道来的情节,首次塑造出一个怜才、重义、惜玉的全新曹操人物形象,歌颂了珍贵的人间真情。千百年来,人们对戏剧舞台上的曹操已形成一个定势认知,要打破这种根深蒂固的先入为主印象,谈何容易?但郭克贵他们做到了!剧本推出后一炮打响,发表于《剧本》月刊上,由潮州市潮剧团演出后大获成功,在国内外引发轰动,于2008年在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上一举揽括8个奖项,并获得第七届广东省“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2012年7月,该剧一步跨进北京,在国家大剧院作汇报演出。《中国戏剧》大篇幅刊登专家评论,国家话剧院的一位专家称:“来莺儿和曹操的塑造,为中国戏剧长廊中增加了两个性格鲜明且可以信赖的人物形象。”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2.19)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