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燕临风舞新姿——记“90后”潮剧新秀欧彩纯

欧彩纯在潮剧《程咬金智救薛仁贵》中饰章秀荷。 通讯员 摄

  14岁学戏,19岁登台,21岁时以《失子惊疯》的胡氏一角,夺得汕头市戏剧演艺大赛金奖、广东省戏剧演艺大赛银奖,去年,在广东省第八届戏剧演艺大赛上,她又凭《死谏》杨淑英的出色演绎,深得专家和观众青睐,摘取大赛金奖桂冠。

  她叫欧彩纯,一位来自饶平县海山镇农村的“90后”女孩,自进入广东潮剧院三团的6年来,先后在《寸草春晖》《平贵登基》《春草闯堂》《红箱记》《刘秀复国》《节义夫妻》《双驸马》等近40个长短戏中扮演人物角色,允称潮剧的后起之秀。

  刻苦打响舞台生涯头炮

  欧彩纯说,她对潮剧属于日久“生”情。小时候,每逢乡村“闹热”请戏,她都会挤到棚前凑热闹,渐渐便喜欢上了。2005年,欧彩纯考上汕头戏曲学校潮剧专业,在5年的系统学艺中,得到林洁、陈海珍、周丽璇、洪彤等老师的悉心栽培,打下较好的唱念和表演基础。

  她初学闺门旦行当,2010年进入剧团后,很快便在《弘治登基》《白高粱》《告亲夫》《李世民登基》《大隋英烈》《玉鸳鸯》等一批剧目中担纲角色。她从舞台实践中兼收并蓄,不断拓宽戏路,跨行扮演了青衣、花旦、彩旦、童生人物形象。

  欧彩纯铭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师训,一有空暇,便会登门找作曲老师辅导唱腔,而只要条件允许,她每天都坚持练功,走台步、跑圆场,少则40分钟,多则几个小时。知名小生李勇强说,现在像欧彩纯这般勤奋好学的年轻人已不多见。2012年在备战演艺大赛期间,因过度劳累,欧彩纯曾一度昏倒在排练场上,最终以《失子惊疯》的胡氏夺得市赛金奖、省赛银奖,这对一名毕业仅两年的演员来说,殊为难能。

  《死谏》圆了省赛金奖梦

  说起《死谏》的排练,欧彩纯至今仍感动不已。

  这折戏选自晚清四大冤案之一,家喻户晓的《杨乃武与小白菜》,讲述的是杨淑英上京为弟告状的一段戏。第一次接触该剧时,欧彩纯就被戏中人物悲苦的命运感动得泪水涟涟。她决心将剧目移植下来,于是便主动找到前辈吴殿祥。不巧,吴殿祥手头有好几个短戏等着他排,但他被妹子恳切的求艺之心所打动,于是答应挤出时间帮她“打理”剧目。

  当从吴殿祥手中接过移植好的剧目时,欧彩纯顿时傻了眼——剧中全是“活五”曲,还有大段念白和干唱。“活五”曲是潮剧最具特色、但又是公认最难把握和唱出味道的曲调,刚开始欧彩纯怎么也唱不出那种哀怨悱恻的 “活五”味。也难怪,20岁出头的她,是父母的“掌上珠”,要饰演历经变故、苦大仇深的杨淑英,着实有些勉为其难。

  可欧彩纯不愿就此退出。她多方请益名师,只身前往福建,找芗剧知名导演郭志贤排戏,又专程请吴殿祥、张桂坤指导唱念。潮剧素有“千斤白,四两曲”之说。杨淑英刚出场时便有一大段念白,尤其是那一节“怀一腔热望,含两行酸累,千里进京,泣血上告,望青天大老爷做主为我弟弟申冤”,初时欧彩纯念得含糊不清,上气不接下气的。那段时间她几乎天天都往老师家里跑,光这一段道白,便学了好几天。戏中有一句“弟弟啊,你气不可馁志须持,岂能够引颈待戮赴阴司”,是干唱。“活五”加上干唱,难上加难,欧彩纯在老师的辅导下,一遍遍练唱,费了好一番劲,才将这一曲“拿下”。

  滚钉板是全剧高潮,是亮点,也是难点,需要诸多技巧。戏曲是虚拟化、写意式表演,舞台上没有钉板,演员必须发挥艺术想象力,通过表演达到以虚代实、化无为有的效果。欧彩纯长这么大,连钉板长啥样都不晓得,更别说要准确表现出人物彼时彼刻的感受了。郭志贤耐心给她讲解剧情,从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启发她找准情绪、进入角色。刚排练时,没几下,欧彩纯便“挂彩”了——在表演“跪搓步”时,她把膝盖给磨破了皮。导演建议她弄个护膝,可垫上护膝后表演却不自在,欧彩纯因此坚持不用护膝跪搓步,直到现在,她膝盖上的疤痕仍隐约可见。

  欧彩纯说,最苦的要数“僵尸倒”表演了。那些天,欧彩纯每晚都要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前往戏校请刘浩锐老师辅导动作,好几次后背窝被摔得钻心疼痛,连续几个晚上都难以入睡。

  梅花香自苦寒来,让欧彩纯吃了不少苦头的《死谏》,最终令她在舞台上焕放光彩。

  从传统中汲取艺术养分

  欧彩纯演过不少传统戏,《桃花过渡》《井边会》《赵宠写状》《周不错》等。“老戏是一座宝藏”,这是她发自内心的感受。

  的确,每一出老戏都历经千锤百炼,看似朴实无华,实则蕴含了丰盈的艺术内涵,“看似寻常最奇崛”,不论音乐、唱腔还是表演,都极具戏曲底蕴。每学一出老戏,欧彩纯便从前辈艺术家身上汲取到艺术营养。

  今年七一前夕,剧团请来谢素贞、李廷波为她排演《红灯记》“痛说革命家史”一场戏。剧本读了又读,台词都记牢了,但情绪就是调动不起来,欧彩纯很是着急。谢素贞于是给她做示范,一个眼神,一句道白,便把她带入了戏里。“老师每次示范我都看得流下眼泪,感觉真的是那么回事,好像故事就发生在她身上一样。” 谢素贞告诉她,演戏要有情,没有情绪便没有灵魂。

  最近,欧彩纯正在学习《梅亭雪》。这是一出由潮剧大家姚璇秋执教传承的传统折子戏。“又有一次可向名师学习的机会!” 说这话时,欧彩纯一脸的兴奋。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2.25)
浏览次数: 
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