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木雕艺人陈泽铭修复广州陈家祠清代大神案封板——巧手再现百年文化记忆

陈泽铭加班加点,对破损的神案封板进行雕琢和修补。

修复的大神案重新呈现于陈家祠祖堂内,供游人参观。

破损的封板仅剩两残件,图为其中一块。

修复中的封板(局部)。

修复后的封板(局部)。

修复的封板留下“普宁陈泽铭修复”的字样。

  今年10月21日,作为潮汕“孪生工艺”展之一的《心手相传——陈泽铭木雕精品展》在广东省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正式拉开帷幕,来自揭阳普宁的木雕世家第五代传承人陈泽铭以其创作的木雕建筑装饰楹梁构件、神器木雕的立体佛像以及人物挂屏、立体摆件蟹篓、子母狮、双面雕座屏等艺术木雕向海内外游客展示了潮汕木雕的独特魅力。这是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史上首次专门为潮汕民间艺人办个人作品展览,并且展期长达5个月,陈泽铭凭什么能得到这样的“特殊待遇”呢?这背后,还有一段鲜有人知的故事。

  缘起:神案封板受损严重

  作为国家二级博物馆的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是一家收藏、研究和展览以广东地区为主兼及全国各地历代民间工艺品的艺术类型博物馆。其前身是建成于清末的陈家祠(也叫陈氏书院),它汇集广东民间建筑装饰艺术之精华,于1959年被辟为博物馆。如今在陈家祠最后一进的祖堂中,仍保存着三个高达8米的木雕神龛,神龛前有五张祭祀用的神案,木雕装饰相当精美。而这些神案能保存至今,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原来,在“文革”浩劫中,这些神案不同程度受损,后来下落不明。去年,馆方在对文物仓库进行整理时,意外发现了一批造型精美、雕工精湛的木雕构件,后来经与一张德国人大约拍摄于100多年前陈家祠神案比对,才发现这批构件就是陈家祠祖堂的神案构件。从去年开始,博物馆启动修复陈家祠神案的项目,顺利对其中四张神案实施了复原修复,但是最中间一张最大的神案,表面的封板仅剩两块小残件,修复工作不得不中断,在陈家祠祖堂中只能用代替品展示。

  今年年中,博物馆顾问曾广锡老师受委托,寻找能够修复该文物的工艺师。他很快就推荐了陈泽铭。陈泽铭出生于木雕世家,其祖父陈汉秋是普宁军埠莲坛村人,1931年至1960年一直在普宁、潮阳等地从事木雕,1960年5月调到汕头市工艺美术厂木雕车间(后组建为木雕厂)搞木雕创作及带徒传艺,其最拿手的“绝活”就是木雕狮,在行内有“汉秋狮”之美称,作品曾选送香港、澳门、塞浦路斯等展览。受家庭影响,陈泽铭16岁开始学习木雕,曾顶替祖父之职到汕头市木雕厂,后因汕头木雕厂停产关闭回乡自办木雕厂。从艺30多年来,承接了省内外很多祠堂庙宇和传统民居的木雕装饰工程,也修复过大量的祠堂构件、传统家具、私人文物,技艺精湛,经验丰富。

  修复:精益求精“再现”精品

  6月,馆方领导带着神案封板的残件和两张模糊的老相片,在曾广锡的引领下来到普宁找到陈泽铭。经过一番考察后,博物馆领导拍板,把陈家祠大神案封板这件珍贵文物的修复工作交给陈泽铭负责。

  “仅有两块小残件,两张相片又非常模糊,大概看出了有马匹、人物,亭台、楼阁,开始总是拿不定主意,最后是在封板左手边这块残件的上面,它有个匾额写‘状元第’三个字,根据相片画面,我们大家敲定就是‘状元游街’这个题材,这也吻合陈氏家族寄望子孙后代个个都高中状元的愿景”。 曾广锡告诉记者,确定题材并不是最难的一关。此次的修复工作要求非常严格,过程也非常严谨,设计图稿、修复工序等等都要经过严格的报批、审批。比如,封板的材质确定也颇让陈泽铭费了一番心思,漆黑的残件表面让人无法辨别其真正的材质,最终经征求馆方文保中心同意后,陈泽铭才能在残件上面“动刀”,划破其表面的厚漆,才发现其材质是优质柚木。

  据了解,封板的原规格长4.9米,陈泽铭修复的部分达到长3.01米,高48厘米,厚5厘米。拿到陈家祠的文物残件后,陈泽铭就加班加点,仅用了一个多星期就绘制出了设计图。“我对照着两张模糊相片的位置,在尊重原来设计的基础上,再灵活的加上新的元素。”陈泽铭说。设计稿通过审核后,他又三番五次前往福建、江西等地,寻找合适的木材。经过半个多月的寻找,终于寻得一块整屏的优质柚木与原来的残件材质匹配。他运用传统的榫卯技术将新木与老构件拼接好,再进行雕琢和修补,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神案的封板得以修复并油漆完毕,并最终通过专家验收。

  展出:修复文物留下揭阳“印记”

  正所谓工夫不负有心人,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的领导在委托陈泽铭修复文物之时,对他的工场进行考察,就被他创作的建筑木雕和神器木雕作品深深吸引。因为这些作品展露出了古朴的潮汕风味,于是馆方决定将它们请进博物馆进行专题展览,让更多的人感受潮汕工艺的魅力。

  据了解,大神案封板修复完成后,博物馆再委托佛山南海的广式家具国家级传承人杨虾对完成了神案整体拼装复原工作,大神案于12月7日被运回陈家祠。近日,馆方已将大神案进行整体拼装,重新呈现于陈家祠祖堂内,供游人参观。在封板的右下角,可清晰地看到“普宁陈泽铭修复”的字样,这是馆方特意要求陈泽铭刻上去的,以示对陈泽铭的感谢和对此事的纪念。修复一事也将载入馆志。因为正是陈泽铭的巧手修复,陈家祠祖堂昔日风采得以再次重现在人们眼前。“感谢博物馆领导的信任和肯定,委托我修复大神案封板,对于我来说是一次挑战,也是一次提升自己技艺的机会。而修复品最终能通过验收,我感觉很满意。有机会我一定要亲自去现场看一看!”陈泽铭表示,他将以此为新的起点,继续努力,为潮汕木雕的传承和发展尽自己的一分力。

作者: 
蔡烨华 通讯员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2.20)
浏览次数: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