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伯雨和他的《听雨楼随笔》

  澄海高家,是海内外潮人熟知的华侨富商家族,但却很少有人提及这个家族的文人。在这里,先说说高伯雨。

  高伯雨(1906—1992),名秉荫,又名贞白,笔名高适、林熙、温大雅、秦仲和等。伯雨的祖父,名廷楷,字宗实,号楚香。他率先“仿西机械砻法”,用机械加工大米,因其买卖大米的生意往来于暹罗、香港和内地之间而发迹,进而开创南北行生意。高楚香有九个儿子:振钢、学能、常宏、常勤、常昭、学潜、学修、学濂、学贤。大儿子振钢为螟蛉。孙二十一。伯雨之父学能在高家排行第二,承父业经营元利行、元章盛、元得利等南北行生意。伯雨在家中排行第六,人称“六少”,在家族中排第十七亦称“十七少”。高绳之系高振钢之子,伯雨称之为“伯兄”。伯雨家底丰厚,不愁衣食,跟名家学画图、学篆刻,游学英国,获博士学位。在上海,他与唐大郎、王辛笛等往来,开始从事写作,还编过报纸副刊。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他在香港的报纸开辟专栏《望海楼杂笔》、《听雨楼随笔》、《适庐随笔》等,一写就是50多年。他还翻译外文著作《英使谒见乾隆纪实》、《紫禁城的黄昏》等。

  1966年3月,他开办《大华》出版社于家中,并创办《大华》杂志(半月刊),自称:“我在香港卖文为生,有五十二年之久。”“写下了杂文约一千万字。”1962年,出版《春风庐联话》;1964年,在上海出版《听雨楼随笔初集》;后又在南苑书屋出版《听雨楼随笔》。1992年伯雨先生逝世后,经其挚友卢玮銮的奔波努力,得林道群先生的支持,将其出版和尚未结集的文字,于2012年集成《听雨楼随笔》十卷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包括《听雨楼随笔》(一至七卷),第八卷(《读小说札记》、《中国历史文物杂谈》、《中兴名臣曾胡左李》、《乾隆康熙坟墓被盗记实》),第九卷(《春风庐联话》、《英使谒见乾隆纪实》),第十卷《紫禁城黄昏》。十卷本《听雨楼随笔》丛书,洋洋数百万字,为当代一大巨著。

  高伯雨有写日记和剪报的习惯,故高氏笔下之史实“资料可靠”。他出身高家大户,交往甚广。留学英国,连接欧亚,视野宽阔。虽然高氏记述的不是正史所能见的兴亡大事,或者官式记录,但在他笔下,既展现了晚清至民国民间宽阔舞台的活动,也钩沉了高家及其南北行的旧人旧事,描述了香港社会的市井生活、人文趣事和历史掌故,有较高的文史价值。罗孚先生称高伯雨“对晚清及民国史事掌故甚熟,在南天不作第二人想。”高伯雨先生是一位当代“字字精彩”的掌故作家。

  掌故,在文学体裁中,是指关于历史、人物、典章制度的遗闻轶事的文体。掌故,原是汉代的官名。这个官署执掌的是旧例、旧制。后来,人们引伸其义,就把掌故当成一种文章体裁了。掌故通常的社会基础来源于社会形态,也来源于意识形态的变迁。《听雨楼随笔》笔下的这些掌故,是高伯雨传奇人生的心史。

作者: 
陈汉初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11.06)
浏览次数: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