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宣传南澳抗战者——记汕头青抗会员、诏安县籍作家郭少音

弘扬“南澳血战精神”石刻

《南澳血战记》书影

  1938年7月,粤闽台海上要冲南澳岛“打响了广东军民抗日的第一仗”(见2004年广东省地方志办《广东史志·总述》),震惊中外。从7月至9月,中外报纸登载了大量澳战消息、访问记、特写,汕头、香港先后出版了《南澳血战记》一书,畅销海内外。其都是出自汕青抗会员、作家郭少音妙笔,他堪称是“最早宣传南澳抗战大功臣”。

  1985年10月14日至18日,我至福建诏安县城出席“闽粤边区三年游击战争讨论会”。18日趁机采访了曾任该县政协副主席、1946年至1948年任南澳县长,年已73岁的诏安人林师珍,并问道:“你认识郭少音吗?”他答认识,并应求写其住址、介绍信,让我去访问他。翌早,即会议结束后,我乘车抵达龙海县石码镇团结路,登门拜见并采访这位历尽劫难而幸存,令我分外崇敬的年过古稀文翁。

  郭少音,出生于诏安县城,父亲是侨居缅甸中医,在郭少音初中未毕业时就病故。约1934年时,他在福州师范学校毕业,到泉州当小学教师,每月工资30元,任教二三年后,返故乡诏安县城教小学,当校长半年后辞职。

  他不满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共地下党乌山游击队派人与他联系。国民党反动派怀疑他是“赤派”,遂于1936年夏将他逮捕入狱,直到越春才释放。3月,他便去香港找在《大众日报》工作的哥哥,可惜找不到。一个月后,只好回内地,暂住于汕头市海滨中学读书的同乡沈作宿舍,认识了揭阳县人藩茂元,梅县诗人蒲风等,参加了在小公园南兴大酒楼举行的岭东文艺青年座谈会。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时,一五五师李汉魂部驻汕。爱国青年上街宣传抗日,李师长提出“誓与潮汕共存亡”,并欢迎地下共产党领导的汕头市青年抗敌救亡同志会(简称“汕青抗”)工作团随军,该团有王亚夫、林克清等,师部发给养,同意他们到农村去宣传抗日。郭少音遇到刚成立的汕头抗敌后援会办讲座,他前去听讲,受到感召而参加了汕青抗。1938年6至7月间,由原《星华日报》编辑张问强介绍,他当上《珠江日报》社驻汕特约记者;8至9月间又经汕青抗领导人、地下党员杜伯深推荐,再任泰国华侨所办《中原日报》驻汕特约记者,每月20元。他发挥写作专长,奋力笔耕,写好稿。10月,一五六师师长邓龙光奉命率军去保卫上海,又组织潮汕青年北上抗日随军工作队,共36人,其中汕头24人、潮安12人,由姓周的揭阳县人少尉任队长,郭少音也是队员。上海失陷后,大家乘难民渡船南下,于1938年元旦后返至广州,再回汕。

  汕青抗活动很活跃,他负责撰稿、编书,印潮州话《抗敌歌曲集》多集,大力向军民宣传抗日救亡。

  1938年6月21日拂晓,日寇侵占了粤闽咽喉南澳岛。同年春起驻汕一五七师黄涛师长,派吴耀波营长率陈永宸连长为首的加强连,在由抗日自卫团第四大队洪之政部及南澳县自卫中队长李居甲、副中队长吴承绵等配合下,共约380名义勇军从海山岛夜渡南澳,于7月17日收复之,20日至23日与反扑日寇血战,后依靠西半岛众多山洞与寇周旋,至8月初奉命撤退。此役日寇伤亡众多,我军殉国者约300人,打响了广东军民抗日第一仗,获国共双方高度赞扬,7月28日汉口《大公报》发表社论《南澳抗战精神》。

  郭少音在汕头从获悉,6月21日凌晨,日寇自钱澳湾冲破守军防线,侵占南澳县城,到7月17日我义勇军克复海岛、血战日寇的壮烈故事,即进行采访。

  他回忆:8月初清晨,他从汕头坐长途客车到澄海县盐灶,再雇水手划小船往东驶向数公里远的饶平县海山岛——收复南澳岛前线指挥部黄隆乡刘厝祠,采访刚从南澳岛撤返的国军吴耀波营长。

  吴耀波笑容可掬,迎接他进入了临时办公室。郭少音恭敬地递上了记者证和介绍信,他望了一下,用广西腔笑道:“秀才,请坐。”

  吴营长穿着一套新制草绿色军装,短壮的身躯,步伐庄重,两颊瘦削,一脸沉毅的神情,刚刚剃过的光头,似仍带着硝烟的意味。

  “吴长官这次抗战,堪称劳苦功高!”郭少音打破了沉默说。

  “这只不过是军人应尽的天职!”吴营长不动声色地说。

  “那么,可否将作战经过,略为见告呢?”

  吴耀波讲述了作战经过,特别介绍部下连长陈永宸,排长高强、林乡,勤务兵刘南茂,战士张奎标,伙夫李秋等勇士精忠报国的壮举。

  “吴长官,义勇军在南澳的血战,是多么悲壮的勇烈!南澳民众,对于义勇军的坚决抗战,有什么竭力帮助的地方呢?”

  “那很多很多!除了极少数汉奸外,大部分南澳民众,尤其是黄花山各小村里的山民,都是爱护我们,冒险支前的。无论粮食的接济,队伍的转移,敌人的情报,都靠他们赤诚帮助。没有民众,就没有耳目。军队和老百姓,是鱼水相依啊!”

  “吴长官,潮汕和全国民众,对您率军血战日寇之举,非常敬仰。您能赠一张照片给我,让我报道吗?”

  “感谢民众鼓励。”他说完,从其住室,找出一张大相片,用毛笔字在背后写了“郭少音先生惠存。”略思片刻,又挥毫题曰:“军民合作,坚持抗战”。再题名,盖上私章。

  郭少音端详着吴耀波神采奕奕的照片,再品赏其背面墨迹未干的秀丽行书,赞叹不已:“吴长官,您真是文武全才啊!”

  海际上的太阳升高,海山岛沐浴着灿烂的阳光。1个多钟头过去,郭少音深恐吴耀波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便与之告辞。临别时,依旧是殷勤的握手,亲切的微笑。吴耀波说:“我今晚也要回汕头去。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南澳岛再见吧!”

  郭少音告别了吴营长,再到附近黄厝祠采访洪之政、陈汉英及军人和海山岛支前者,在岛上住二三天。然后,与洪之政、陈汉英一起乘船往澄海县东陇樟林村。翌早,在一座大祠堂内,参加了潮汕各界慰问义勇军自卫队座谈会。

  到会的,除洪部生还官兵约60人外,另有近百人,多数是来自各市县的头面人物、乡绅。

  陈汉英,这位副大队长,真正上岛血战而受伤的汉子,虽然那脸容因战争折磨而消瘦了好多,气色也因长期缺营养而略为变黄,但他叙述了血战中亲历其境的大量惊险、悲壮的事例,令满座泪下,于是“向义勇军学习!” “向义勇军致敬!” “南澳抗日忠烈永垂不朽!”“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中华民族万岁!”等口号声响彻祠堂,充满悼忠烈、抒壮志的抗日救国气氛。

  郭少音回汕后,很快写出了《吴耀波访问记》、《洪之政访问记》,旋被国内和暹罗(泰国)《中原日报》、香港《珠江日报》等报纸、通讯社采用。义勇军南澳血战的英雄事迹,传遍中外。

  汕头市启明书店经理是位爱国者,他特约郭少音编写一部《南澳血战记》。郭少音欣然接受,日夜苦战,辛勤笔耕,于9月2日脱稿,9月就印出1千册,发给他30元稿费。该书3万余字,内附有南澳岛地图、吴耀波照片(照片上他题有“军民合作,坚持抗战”)及其“军民合作”四个大行书、洪之政题“血泪话南澳”,一五七师政治部主任吴今写序。内容有专访、特写,具报告文学味道,词语生动,情节精彩,感天地泣鬼神。书一出,很快销售一空。香港青年救亡出版社,再版印行上万册,除香港,还发行马来西亚、安南(越南)、暹罗(泰国)、潮汕各地。此举,使南澳血战事迹,在中外广为传颂。

  1939年6月21日端午节,日寇侵占汕头。郭少音随汕青抗同志们撤退,他到潮安县古巷。

  1945年8月,抗战胜利,越月他到福建永安县(时为福建省会),冒充潮汕同乡,讲潮汕话请潮汕人、《中央日报》主编陈宛烈,帮忙照顾,当上了记者。1946年报社移址福州,郭积极报道了国共“双十协定”,盼望和平。12月他当上《福州日报》编辑。

  1949年底厦门解放。1950年1月,他当厦门第一中学教师。1956年,设于鼓浪屿的厦门师范学校扩大,他被调去执教。1981年办理了退休手续,安享晚年。

作者: 
林俊聪
来源: 
汕头日报(2016.11.06)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