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李春涛

 李春涛烈士(1897—1927)

  李春涛(1897—1927),曾用名景山、赤鳞。1897年2月25日出生于潮州市区刘察巷15号,先后就读于潮州城南小学、金山中学,1917年9月东渡日本深造。他与彭湃是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同窗和挚友,曾受彭湃委托代为起草《海丰全县农民泣告同胞书》。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他与彭湃、邓颖超同为国民党潮梅特委委员。他在广州协助毛泽东编辑过《政治周报》,是该报的主笔之一。他曾在周恩来领导下的东征军政治部工作,是周恩来的得力助手。他是大革命时期蜚声海内外的《岭东民国日报》社长,被周恩来称为“党外布尔什维克”。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共潮州市委拟在李春涛烈士诞辰90周年、遇害60周年之际建立“春涛亭”,以纪念这位杰出的革命英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获悉后即送来亲笔题词:“李春涛烈士永垂不朽!邓颖超 一九八五、四、五”。1987年位于潮州西湖公园涵碧楼西侧的“春涛亭”如期建成,邓颖超题词被镌刻于亭阁正面石碑上。从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对60年前老战友的深切怀念之情,可知李春涛烈士在中国革命史上非同寻常的地位和分量。

  1985年,时任广东省政协主席吴南生在《纪念李春涛烈士》(《羊城晚报》1985年7月17日)中作出了这样评价: 李春涛烈士是我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朋友,是非党的布尔什维克,坚定的国民党左派。他积极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热烈拥护和积极参加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对促进国共合作的革命统一战线和大革命运动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1927年4月27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汕头市。李春涛烈士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英勇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李春涛是我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努力追求革命真理。早在日本留学时,就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接受马克思主义。1918年9月,李春涛与同在东京早稻田大学留学的同学彭湃、杨嗣震等人,常在一起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和俄国革命经验,探讨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寻求救国真理。1919年秋,李大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和杨匏安《马克思主义》等系统介绍马克思主义的论文相继发表。李春涛与彭湃、田汉、杜国庠等都在日本对这些文章进行学习和研究。

  1919年9月18日,早稻田大学的进步学生创立了“建设者同盟”,李春涛和彭湃一起参加这个组织。建设者同盟着重研究农民问题,试图将社会主义学说与农民问题结合起来,讨论研究被压迫民族的农民解放问题,这对日后彭湃和李春涛重视农民问题产生了深刻影响。共同的志向,让二人成了莫逆之交。1920年10月李春涛与彭湃、杨嗣震等共创“赤心社”,出版《赤心》,举行《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学习会,聆听日本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河上肇《关于社会主义问题研究》的演讲,坚定地信仰马克思主义。

  上世纪20年代初期,中国思想理论界掀起了一场大论战。论战围绕马克思主义符不符合中国国情,中国有没有实行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和阶级基础等论题展开。当时中国思想界名人江亢虎,主张中国对社会主义只能研究,不能实行。李春涛于1921年3月18日于东京撰写了《读书录——江亢虎(洪水集)》一文,挑战权威,有力地批驳江亢虎的观点。1921年,李春涛从日本早稻田大学经济科毕业。他取道北京回乡时,在北京聆听李大钊的演讲,受到莫大的启发。

  1921年9月到1922年2月,李春涛任潮州金山中学教务长、代校长。李春涛一到校,就决定从9月12日起,每天中午(12时30分至1时15分),在校内四角亭举办社会主义专题演讲,向学生灌输新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他在这个当时岭东最高学府,从“改良潮州的学术进化”出发,发起创办金中校刊。一个以宣传新思想为中心的校刊《金中月刊·进化》,于1921年11月15日诞生了。李春涛认为,“进化”,即革命、变革,就是对一切腐败事物的彻底否定。金中校刊的创刊为李春涛宣传革命思想,开辟了一个思想阵地。

  李春涛是一位具有献身精神的真诚的革命知识分子。他和彭湃在海丰时为宣传新思想,创办了《赤心周刊》,他任主编并亲自刻印,向学生宣传社会主义。他号召学生“为谋取人类的幸福生活而奋斗”。1922年9月到1925年4月,李春涛与杜国庠同租北京地安门内慈慧殿南月牙胡同13号的一座四合院。他们命名为“赭庐”,在这里研究马克思主义,并执教于中国大学、平民大学、法政大学和高等女师,在《孤军》、《晨光》、《学艺》等刊物上发表大量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

  在北京任教期间,李春涛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了中国经济现状,于1924年1月4日公开发表《社会主义与中国经济现状》一文,阐明了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而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同年1月21日列宁逝世,28日李春涛到北京大学法学院参加追悼大会。他登台发言,宣传列宁思想。后来,李春涛又与杜国庠、邝摩汉等一起,编辑出版了纪念列宁专集——《社会问题》杂志,以推动马列主义的传播。与此同时,他们还编印一本封面印有列宁照片的《列宁逝世纪念册》,印刷达数万册,分送北京各文化机关和团体。他在开展革命理论宣传,促进革命形势发展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与彭湃并肩前行

  1917年李春涛和彭湃到日本留学,两人不仅同科同班,而且同住一室二年之久。他们回国后,彭湃领导海丰农民运动,李春涛以满腔热情坚定地支持和大力宣传,是彭湃从事农民运动的一位亲密战友。

  1923年暑假期间,李春涛由北京回到潮州,时逢海丰农民运动受到镇压。当彭湃由海丰赶到潮州,李春涛在家中热情接待了他。彭湃向李春涛详尽介绍了海丰农民运动遭到陈炯明爪牙海丰县长王作新的镇压后,要求李春涛为海丰农民起草一份告同胞书,揭露封建势力的压迫。李春涛即奋笔代为起草《海丰全县农民泣告同胞书》,控诉地主豪绅勾结军阀摧残迫害农民的罪行。

  为支持彭湃和他领导的农民运动,李春涛还于1924年1月30日在中国大学校刊《晨光》上发表了长篇文章《海丰农民运动及其指导者彭湃》。李春涛在这篇论文的《缘起》中,首先说明他的写作目的,在于捍卫彭湃的事业,捍卫海丰的农民运动。这篇文章详细介绍了彭湃的思想发展和海丰农运的经过,客观地评价了彭湃在海丰农运中所起的作用。他在文章最后强调指出,我们的目的是在于推翻现代的资本主义组织以实现未来的社会主义组织。社会主义革命之完成者,当属劳农阶级。要整饬其先锋的队伍,发挥其战斗的精神。

  为了用事实回击反动派对海丰农运的造谣诬蔑,李春涛于1925年4月辞去在北京的教职到海丰进行实地调查。途经上海时,正逢上海22家日商纱厂近4万工人为增加工资,改善待遇而举行罢工斗争。为声援工人的斗争,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瞿秋白和施存统邀请李春涛到该校就帝国主义的殖民政策问题发表演讲。李春涛遂为该校师生作了《殖民政策》的演说,演讲全文43100字,后发表在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上。5月30日,数以万计的工人、学生在南京路示威游行,抗议日本资本家开枪杀害工人代表、共产党员顾正红。李春涛也与大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运动遭到反动军警的镇压。对此,他愤怒写下《外国人在中国放枪的效果》,于次日发表在《孤军》杂志第三卷第一期上。李春涛疾呼:“外国人能放枪,中国人岂不能放枪!”5月30日深夜,中共中央召开紧急会议,迅速组成行动委员会。6月1日,上海市总工会宣告成立,李立三担任委员长。6月4日,瞿秋白创办了指导运动的《热血日报》。在这次著名的“五卅运动”中,李春涛紧紧地同李立三和瞿秋白等战斗在最前沿。

  当年6月中旬,李春涛离开上海前往海丰。李春涛一路上对所遇见的朋友和同志说:“海丰农会真是建筑在农民阶级的意志上的,这是我所敢保证的。至于那些坏话,必是反动派的谣言,切不可误听误信。”当他于7月7日到达海丰时,正值海丰全县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在彭湃的热切欢迎下,李春涛与126位农民代表见了面。为了解农民在土地问题上的态度和想法,李春涛让在场代表以举手的方式表达意愿,随后作讲话说:今日各代表出席者共126人,内无一人承认田地该归田主所有,这是我们意料中应该如此的。这样的对于土地的观念,是极为正确的,这样的农民运动之前途,才是光明远大。他还说:“我们以后更须努力地照这条路走下去,不达到我们的目的不止。”此后,在与彭湃达成新认识的基础上,李春涛写出《田地究竟是谁的——海丰农民对于土地观念之正确》一文,说明海丰农会是农民的阶级组织,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有强大的生命力,给海丰农民运动以有力的支持。

  1927年2月23日,彭湃在汕头主持召开潮梅海陆丰农民和劳动童子团第一次代表大会,以检阅农会力量,扩大组织,更有力地回击国民党右派的破坏活动。当天,李春涛在《岭东国民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党的“决议”、“政纲”和东江农代大会》的文章,高度评价农民运动在推动国民革命方面的功绩,鞭笞了摧残农民运动的国民党右派。这是李春涛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该文选择在由彭湃主持的东江农代大会召开之日发表,既表明了李春涛坚定的革命立场,同时也表明了两位挚友在国民革命处于最危急关头时最忠诚、最默契的合作。

  不怕死的主笔

  李春涛不避艰险,不顾个人安危,宣传马列主义,宣传孙中山三大政策和中国共产党政治主张,代表工农大众利益,同反动军阀和国民党右派进行坚决斗争,被誉为“不怕死的主笔”。

  在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革命统一战线建立后,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创办《政治周报》,毛泽东任主编,李春涛任编辑。他除了协助毛泽东做好编辑工作外,还撰写了《杀尽知识阶级的是谁》、《东征纪略》等文章。以革命理论打破陈炯明之流的反革命宣传,有力地抨击了反对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右派。

  那时,陈炯明挑拨青年学生和我党的关系,造谣诬蔑,进行反共宣传,胡说共产党要灭绝知识阶级,共产党成功时,便要把知识的青年学生杀绝。李春涛写了《杀尽知识阶级的是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进行分析,给予批驳,辛辣地讽刺揭露了陈炯明之流才是杀尽知识青年的刽子手。

  第二次东征时,李春涛在东征军指挥部总政治部工作,是周恩来的得力助手。他写的《东征纪略》详细叙述了东征军取得胜利的过程,指出在革命军队建立政治工作制度的重要性,对周恩来领导的政治工作作了高度评价。李春涛的《东征纪略》直到现在仍然是反映东征最真实最详细的历史文献。

  东征胜利后,李春涛在周恩来领导下,创办《岭东民国日报》,被任命为该报社长。他在该报创办了副刊《革命》,周恩来为这个副刊亲笔题写了刊头。李春涛通过这个报纸,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坚持反帝反封建,维护工农利益。1926年1月,普宁县地主豪绅集团借故殴打和拘捕农会会员,后来竟纠集地主民团进攻农会。中共普宁支部发动数万农民围攻县城,爆发了农民阶级反抗地主豪绅集团的斗争。《岭东民国日报》发表评论,旗帜鲜明地支持农民的斗争,各地农会起而声援,斗争取得了胜利。同年10月31日,工贼侯映澄指使凶徒打死了李子标等有正义感的工人,制造了“潮州血案”。李春涛在《岭东民国日报》发表文章,为受害者伸冤。李因此被国民党右派扣押。迫于群众的强大压力,才不得不将其释放。经过李春涛的据理力争,最后撤职查办了王绳祖、通缉侯映澄、抚恤了伤亡者。12月11日,工运领袖杨石魂被揭阳的反动派绑架,为营救杨,两万多农民、工人开进县城。李春涛在《岭东民国日报》上亲自撰写社论支持正义斗争,并与彭湃、记者梁工甫一起乘坐小电船到揭阳县城,成功营救出杨石魂。

  《岭东民国日报》副刊《革命》刊登了柯柏年翻译的马克思《一八四八年六月巴黎无产阶级之失败》和列宁《国家与革命》等大量马列著作,还转载和介绍了《马克思》、《列宁传》、《通俗资本论》、《列宁主义与托洛茨基主义》、《帝国主义浅说》等书刊内容。从1926年1月20日至1927年1月,《岭东民国日报》及其副刊在全国率先公开刊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原著,种类多达34种。这些马列原著,对以后各个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和思想建设产生了深远影响。

  李春涛主持《岭东民国日报》虽然只有一年多,但却使它蜚声海内外。广大人民群众欢迎它,而国民党右派和土豪劣绅却恨之入骨。正因为《岭东民国日报》有如此鲜明的特色,其影响远远超出了本地甚至本国范围。外地和东南亚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来函订阅,是当时全国少数几家影响较大的报纸之一。

  李春涛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者、宣传者,而且是革命斗争的践行者和推动者。他参与潮梅地区和广东省革命政权的领导工作。为实现革命理想,坚持国共合作,他坚决勇敢地向国民党右派及种种反革命势力作斗争。1925年12月8日成立的国民党潮梅特别委员会,彭湃、赖玉润、邓颖超、李春涛等为特委委员,彭湃、邓颖超、李春涛分别负责农民、妇女和宣传工作。《中共广东省历史大事记(1919—1949)》记载:1926年12月25日,国民党广东省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出席大会的全省各地正式代表有215人。会议推举杨匏安、李春涛等9人组成大会主席团,李春涛等3人为《广东第二次全省代表大会宣言》起草委员会委员。他在大会上报告了“潮梅特别委员会党务进行概况”,并被选为广东省党部执委。这时,北伐战争正在进行,国共合作背景下的国民政府,其管辖范围主要是广东省。李春涛作为国民革命根据地广东省党部执委,肩负着历史重任。他坚定地和中国共产党人一起,为促进海陆丰农民运动和潮梅地区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为推动广东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发展和北伐战争的胜利进程作出了积极贡献。

  李春涛多次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党组织经过认真的讨论认为,李春涛完全具备共产党员条件。在当时国共合作的条件下,李春涛以国民党左派的身份开展工作,对革命的事业更为有利。这个问题彭湃也曾和周恩来讨论研究过,周恩来的意见是李春涛留在党外作用更大,他能做一些共产党员不能做的事情。因此,彭湃便向李春涛解释。他听党的话,一心一意干好革命工作,深得同志们的信任和好评,大家一致公认他是“非党布尔什维克”。

  李春涛用他那如椽大笔,宣传马克思主义,阐明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尖锐地揭露帝国主义、军阀、豪绅地主的反动本质和罪行,赞美社会主义和工农革命运动,因而受到封建势力和国民党右派的痛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李春涛被潮梅警备司令部逮捕,被装入麻袋后被抛入汕头石炮台外海。

  李春涛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任教时的学生许广平(鲁迅夫人,1949年后历任政务院副秘书长、全国人大常委等职)回忆李春涛说,我到过李春涛教授他们住的“赭庐”,门也油成红色,表示赤色的思想。他给了我很多鼓励,并约我毕业后到广东去做事,临别时又送了一本书,盖着“李春涛读书章”。哪晓得这个为革命事业不惜费尽一切苦心的人,在大革命时期被国民党反动派暗害了,在汕头连尸首也找不着。从此中国失掉了一个为革命尽忠的英勇战士,现在手头只留着烈士赠送的一本书,永远纪念他为革命献身的精神,成为鞭策我们工作前进的力量。 

作者: 
谢锦澍
来源: 
潮州日报(2016.10.27)
浏览次数: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