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演奏艺术的开创者

  马思聪是我国小提琴演奏艺术的开创者,中国最早的小提琴演奏家。1929年,马思聪结束第一次留法学习回国后,就开始在各地进行公开的小提琴演奏活动。他先后在香港、广州、上海、南京等地举行了独奏音乐会。当时的《申报》、《中央日报》、《首都日报》等报刊都大量报道了听众“人山人海”的演出盛况,对他的琴艺赞誉有加,将他誉为“音乐神童”。同年,马思聪还与上海工部局乐队合作,在梅百器的指挥下演奏了莫扎特的《降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这是中国小提琴演奏家第一次与工部局乐队合作演出,在上海音乐界轰动一时。

  1932年,马思聪第二次赴法留学归国后,与陈洪创办私立广州音乐院并任院长,同时教授小提琴、钢琴、视唱练耳等课程。同年,与广州音乐院他的学生王慕理结婚。1933年,马思聪受聘南京中央大学教育学院任教。1937年,辞去中央大学教职,受聘于中山大学。这期间,他在担任教学工作的同时,经常在上海、南京、广州、香港等地举行个人独奏音乐会。除演奏外国名曲外,他主要演奏自己创作的小提琴和室内乐作品。从1935年的《上海德文报》、《北华新闻日报》、香港《行政公报》、《南华早报》、《德臣百西报》、《星期周报》等报刊对他当时在沪、港两地演出的报道,可以看出他对作品深邃内涵的诠释、高超的演奏技巧、对听众的巨大感染力和演奏会的盛况。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马思聪随不断迁徙中的中山大学流亡于云南,1939年至1941年到重庆,在励志社交响乐团和中华交响乐团任指挥。1941年离开重庆到香港,1942年再次受聘于中山大学。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前往贵阳任贵阳艺术馆馆长,1946年11月出任广东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主任。从1937年一直到新中国成立,马思聪除上述工作外,不断到全国各地进行演出和创作。先后在重庆、桂林、香港、海丰、柳州、长沙、贵阳、昆明、成都、台湾等地举行个人演奏会,甚至在“湘桂大撤退”的逃难途中为老百姓演奏,鼓舞军民抗日,有些演出既没有正规的剧场,也谈不上什么个人的收入。可以说,抗日战争爆发后,除了敌占区以外,在他所到之处,只要人民需要他演奏,他都不计条件地热情投入演出活动。

  马思聪不但是当时最早,也是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最多的小提琴演奏家。他热情为人民大众奉献精湛的小提琴技艺,得到了广大音乐爱好者的尊敬。有一次,马思聪夫妇在广东韶关青年会举行演奏会,表演时将他们的孩子交给后台工作人员代为照看。不料婴儿的哭声传至前台,正在进行钢琴伴奏的王慕理不得不暂停演奏,到后台照料一下孩子。马思聪只好在台上静立等候,这时观众不但没有怨言,也同样有礼貌地静静等候,场面十分感人。从这一情景中,我们可以看出听众对马思聪夫妇的崇敬,以及对他们个人生活困难的理解。

  与观众的理解和崇敬相映成趣的是,马思聪作为一位留学归来的小提琴家,也从不以大艺术家自居,在观众和工作人员面前耍威风。有一次在桂林举办“马思聪小提琴义演音乐会”时,当一手拿着伞、一手拿着小提琴,穿着朴素、又不带随从的马思聪要进入会场做演出准备时,被几个“把门将军”以无票不得进入为由将他挡在门外。这时的马思聪并没有争辩,只是顺从地站在那里,直到有认识他的观众进场,才解了围。

  马思聪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国乐坛上当之无愧的最受欢迎的小提琴演奏家。对于马思聪当年的小提琴演奏艺术,我国著名的音乐评论家和教育家赵沨在1945年出版的《音乐艺术》上发表《听马思聪和王慕理》一文,记述他聆听马思聪夫妇演奏贝多芬《克罗采奏鸣曲》的印象:“10年了,我没有听见过这么深刻、热烈、精致、宏丽的演奏了。”“我不仅屈膝于伟大的老聋子贝多芬,我也被这次成功的演奏征服了。”“这确是一种征服,完全而彻底的征服。全场的听众,……都被征服了,作了这伟大神奇的乐音的俘虏。”

 
 新中国诞生后,马思聪身为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不得不花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忙于教学管理以及各种社会活动。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演出活动。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等有关部门的协助下,他连年不断地到各地演出,几乎走遍了除西藏外的各省、区、市,还多次赴苏联、东欧各国访问演出。他还奔赴抗美援朝前线、治理淮河工地,为广大工农兵和音乐爱好者演出。当时的中国音乐界,还没有人能像马思聪那样,年年举办一系列的个人演奏会,像他那样主要依靠自己的演出活动,来发挥对社会的影响。他的这些演出活动,不仅为他个人赢得了声誉,奠定了他在音乐界的重要地位,也为当时中国音乐特别是小提琴演奏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来源: 
汕尾日报(2016.09.18)
浏览次数: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