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有国际声誉的作曲家

  马思聪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小提琴演奏家,也是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中国作曲家。在半个多世纪的音乐生涯中,他不仅创作了大量经典的小提琴音乐作品,在交响音乐、大合唱、歌曲、钢琴音乐、歌剧、舞剧等方面,都有优秀的作品,取得了重要成就,在我国近现代音乐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马思聪的音乐创作以小提琴音乐成就最高、影响最大。这些作品具有优美动听的旋律,真挚动人的情感,鲜明的中国民族风格。1935年所作的小提琴曲《摇篮曲》,是马思聪小提琴音乐创作的开端。1937年至1957年,是马思聪小提琴音乐创作的旺盛时期,他先后完成了《第一回旋曲》、《内蒙组曲》、《西藏音诗》、《牧歌》、《秋收舞曲》、《第二回旋曲》、《春天舞曲》、《山歌》、《慢诉》、《抒情曲》、《跳龙灯》、《跳元宵》等具有相当规模和水平的小提琴独奏曲和小提琴组曲。1944年,他创作了《F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这是中国人创作的第一部大型的小提琴曲,具有重要的开创意义。晚年在美国居留期间,他又写了《第三回旋曲》、《第四回旋曲》、《双小提琴奏鸣曲》、《双小提琴协奏曲》以及《阿美组曲》等。从20世纪的30年代开始,直到80年代逝世的半个世纪里,马思聪从来没有中断过小提琴音乐创作。在马思聪之前,中国的小提琴音乐创作领域虽然已有人作了尝试,但为数极少,水平更是有限。马思聪以其大量高水平的作品,使这种状况得到了彻底的改观,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的开拓者。

  在上述的小提琴音乐作品中,《内蒙组曲》是一部感情深邃、富有诗意的乐曲。这部作品不仅是马思聪的重要代表作,也是闻名中外的中国小提琴音乐经典之作。作品反映了抗战初期祖国大片领土被侵占,人民流离失所的背景下,广大人民思念故土的强烈情感,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第二乐章《思乡曲》是马思聪音乐创作中流传最广的乐曲,经常被单独演奏。它采用内蒙民歌《墙头上跑马》的音调,在保持民歌风格的基础上,对民歌中表现的个人悲惨命运和思乡之情作了更深入的拓展,是马思聪创造性地吸收民间音乐素材来进行创作的典范。

  交响音乐是马思聪音乐创作的另一个重要领域。他1941年完成的《第一交响曲》是一部爱国主义的作品,音乐具有坚毅沉着、雄壮有力的性格,号角的音调贯穿整部作品,尾声宏伟辉煌,表现了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坚定信念,以及作曲家对胜利的渴望。1954年创作的管弦乐曲《山林之歌》,是用云南少数民族音乐素材写成的。作品由5个乐章组成,每个乐章既有各具特色的主题和性格,又有内在统一的构思。作品还在管弦乐配器上发挥了各种管乐器的独特音色,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堪称是我国当时交响音乐创作的创新之作。

  大型声乐套曲也是马思聪音乐创作中的重要部分。从抗日战争后期开始,他先后写了《民主大合唱》、《抛锚大合唱》、《祖国大合唱》、《春天大合唱》、《鸭绿江大合唱》、《淮河大合唱》等6部大型声乐作品。这些作品既有表现作者对反动统治者的痛恨和对新中国的向往之情,也有对新时代建设祖国、保卫祖国人民的热情歌颂。

与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许许多多的音乐家一样,马思聪之所以在音乐创作上取得巨大成就,是因为他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创作道路。这就是:学习借鉴西方音乐文化的先进成果,吸取中国民族民间音乐文化的丰富营养,将西方音乐创作的理论和技法,应用于中国民族特色的音乐创作中,将中西方音乐充分融合。


  马思聪是第一个将民族音乐素材运用到小提琴音乐创作中的作曲家,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马思聪从小受中国文化的教育和熏陶,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修养,并对我国丰富的民间音乐文化有深入的了解和研究,这对他的音乐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马思聪很珍视人民大众中蕴藏着的音乐文化,不仅自己到处搜寻民间的歌谣、俚曲,也托朋友帮他搜集,一旦发现自己未曾见过的民谣,就在小提琴或钢琴上反复玩味,找寻创作的灵感。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艺术加工和再创造,使这些音乐得到升华,为祖国、为世界音乐文化增添新彩。

  马思聪始终十分重视采用中国民间音乐素材进行创作,主张作曲家要向民族、民间音乐学习。他说:“中国土地广阔,民谣极其丰富,我觉得新中国音乐的产生,必然来自直接吸收的中国民谣。”他还特别强调:“中国人作曲,应具有中国民族风格,有自己的民族语言”。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的《思乡曲》(《内蒙组曲》)吸收了内蒙民歌的音乐素材,《西藏音诗》吸收了西藏民歌的音乐素材,《阿美组曲》吸收了台湾民歌的音乐素材,《山林之歌》吸收了云南民间音乐素材,《F大调小提琴曲》吸收了广东民间音乐素材,《钢琴弦乐五重奏》使用了他家乡海丰的《白字曲》的音乐素材,歌剧《热碧亚》使用了新疆民族音乐素材,等等。

  当然,作曲家的这些作品决不是对民间音乐或民歌的照搬,而是以丰富的民间音乐素材为基础,运用中国的民族音乐语言和西方现代音乐创作技法进行的艺术创作。如大型声乐作品《祖国大合唱》,虽然使用了陕西眉户戏的“一字调”,但又不是完全照搬,而是在原曲调的基础上加以发展,并用西方音乐的创作技巧加上了合唱。他的芭蕾舞剧《晚霞》,也是用西方音乐的作曲技法,来创造中国风味的芭蕾舞曲的成功之作。

  马思聪的音乐创作,不仅题材丰富,体裁形式多样,创作风格也是多姿多彩的。他的作品中,有小巧、含蓄、深沉的《思乡曲》,易于推广普及的抗战歌曲,也有篇幅巨大、结构缜密的大型交响乐、音诗;有气魄雄伟的《屈原》、《第二交响乐》,也有充满奇异色彩的《西藏音诗》和饶有乡土风味的舞剧《晚霞》;有北国的《塞外舞曲》、《牧歌》,也有南国民谣式的柔美小曲。

 
 当然,马思聪的音乐作品的总体艺术风格偏于含蓄、秀雅。仿佛像散发着淡香的寒梅,在轻风中摇曳,阵阵幽香沁人肺腑。又似回味无穷的甘果,给人以深长绵远的享受。中国文艺批评中有“浓艳易折,清淡持长”的说法,意思是说艺术创作中的浓墨重彩、紧锣密鼓,虽然容易使人惊异,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不易持久,正如甜得过分的食品,容易影响胃口;而平淡、质朴的艺术却耐人寻味、余韵久长。这是一种值得珍视的特色和风格。马思聪的许多音乐作品给予我们的感受正是如此。

来源: 
汕尾日报(2016.09.25)
浏览次数: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