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伦伦“食茶论道”

  夜访韩山师范学院,与院长林伦伦食茶,薄了换,换了薄,三泡凤凰单丛茶落肚,方想到夜已深,该徙屁股走人了。回到家里,茶甘未尽,睡意犹无。想来,与伦伦兄从相识相交到相知,一晃二十年有余了,个中情谊,该用一个什么词来概括呢?亦师亦友?生份了,俗了。脑子里猛然冒出一个乡下称呼——茶脚。

  伦伦兄是大学校长,同时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学者,在潮汕方言与潮汕文化方面建树卓著,这是尽人皆知的。每与他食茶聊天,从暹罗诐到猪槽,不经意间,他总会冒出一些平时少用却又通俗的潮汕方言俗语来。例如“茶脚”、“四分银茶嚷通夜”、“茶三酒四踢跎二”等等。所谓的“茶脚”就是喝茶的搭档,也指喜欢食茶者,犹如嗜酒者被称为“酒脚”一样。伦伦兄不沾烟酒,平素喜欢喝茶。“寒夜客来茶当酒”,其待客之道,也是清茶一壶。记得在汕头大学时,他常喝的是铁观音。来韩师后,与我们一起喝的是凤凰单丛茶。

  伦伦兄以茶待客的习惯,刚到汕头大学那会儿可是没有的。据他说,由于文化大革命那会无书可读,他在中山大学中文系念本科到研究生七年之间,废寝忘餐地恶补,没钱也没闲喝茶,几乎不知茶为何物。到汕头大学任教之后,同事、亲友经常是不速之客,有道是:“客来主唔顾,便是衰家厝。”于是,按潮人之俗,生炉烧水泡茶待客。而一泡茶通常就得“泡”个把小时,两泡茶就是两个小时。这可把惜时如金的他急坏了:这可怎么得了,这样喝下去,得花掉多少时间?于是,他写了一篇叫做《工夫茶与时间、生命》的小品文在《汕头日报》上发表,文中引用了鲁迅的名言:浪费他人时间就等于谋财害命。那么,泡工夫茶消磨时间不就等于谋财害命或者自杀了吗?他笑着对我们说,这篇文章发表后的“后果”很严重,那就是到了亲友家没得茶喝,因为大家都怕得了“谋财害命”的罪名。不知道具体到了哪一年,也许是回家乡的时间久了入乡随俗,他经常下乡做田野调查或者探亲访友,也慢慢接受了工夫茶,还写了一篇叫做《茶浓,情更浓》的散文,描写了他与泰国潮人作家们以茶论道谈情的友谊。就这样,伦伦兄才“转型升级”成为“茶脚”的。

  记得头次到伦伦兄家食茶,那时他在汕大文学院任教,小生弟小生弟,却文名老到,所著都是些老掉牙的文字和土得掉渣的方言俚语。我们澄海文学社一干人租了一辆面包车,开进大学校园,却闹了笑话。车是破车,在汕头大学漂亮的林荫道上行驶,引来不少诧异的目光不说,拐弯时,司机居然把方向盘拧了出来!这下可好,午前是回不了澄海的了。伦伦兄除了请我们食茶,还得请我们用午餐,我们也顺水推舟,不推辞了。这顿饭虽然只是在校园里的大排档吃,但估计得吃掉他好几篇文章的稿费哦。有了他这一次的平易与热情,文友们从此视他为自家兄弟,经常以“请教”为借口,食茶,蹭饭,索书,请序……

  作为《潮声》杂志的顾问,伦伦兄对家乡的文学和文化教育事业甚为关切。上世纪90年代,我在《潮声》发表的每一篇作品,他几乎都读了,食茶时就经常谈起这些话题。后来,拙著《女人是岸》出版并获广东省文学奖,他很是为我高兴。此时,他已经是汕头大学副校长,在汕头文坛有着特殊的地位。由他发起,汕头大学文学院、汕头文联、汕头作协、澄海文联等单位联手举办了“陈跃子作品研讨会”,在刚落成的澄海公安大楼举行。来自汕头、潮州、澄海等地50多位文学界人士出席。而伦伦兄亲自率领汕头大学於贤德、翁奕波、吴二持等教授方阵,在会议上为拙著,也为潮汕文学“鼓与呼”。他还帮助潮声杂志联系陈伟南先生,设立“伟南文学奖”和“桑梓文学奖”,每年请来著名作家来做主评委并讲学,如王蒙、刘斯奋等等,对扶掖潮汕文学新人,促进文学事业发展,贡献良多。

  伦伦兄之于我,纯属文人之交,茶杯里便是乾坤。而伦伦兄之于家乡,却有大情怀。

  澄海文化艺术方面的盛事,他必行在头前。比如,澄海文艺奖,他连续三届都是主评委;澄海古村落保护,他既是倡导者又是推行者;又比如,澄海文友谁要出本书,办个书画展,请他写个序,题个签,他都一一应诺,不厌其烦。甚至有人都说他太“轻易”了。但我知道的是,乡情所联,友谊所系,更有扶持家乡文化的情怀,所以他来者不拒。

  前些年,伦伦兄从广州“杀回”老家来,出任韩山师范学院院长。人有人缘,事有凑巧。我也从《澄海报》调到澄海文联,正好与伦伦兄的高足王伟深君同事。伦伦兄与王君,虽是师生,却往来似兄弟。这下成局了,茶三酒四,这茶座上从此便是三脚齐了!都是夫子门下人,都是茶中瘾君子。这茶炉一起,便是茶薄了换,换了薄,杯杯受至味,壶壶得真趣。

  转眼间,伦伦兄入主韩师已经6载有余,亲自为七届近3万毕业生授予学位证书。但茶能养颜,岁月这把“杀猪刀”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倒是韩师变了:添了不少新楼宇,绿了许多树林;有了潮学研究院,有了饶学研究所;千年的韩山书院重光,省级的人文社科研究基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基地、中华文化传承基地也纷纷落地韩师……。而经常举办的各类大型学术活动,总是吸引来大批的海内外学者,田仲一成教授来了,陈平原教授来了,陈春声教授来了,詹伯慧教授来了,曾宪通教授来了……而周边县市的许多文化人,也纷纷来了,哪怕来当个旁听生,见见大咖们也很兴奋哦……韩师俨然成为了粤东的人文社科学术中心、潮汕历史文化研究、教学和传播中心。

  茶如高士,卓立于高山云雾之间者,其质纯,其味甘。但茶也平常,是我们每日之必须。

  茶薄了换,换了薄,但“茶薄人情厚”,友情却在一次次的食茶中加浓。

  不过,听说年近花甲的伦伦兄将要卸任韩师院长之职,我关心的是:今后去哪里找这位“茶脚”食茶论道呢?

作者: 
陈跃子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9.11)
浏览次数: 
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