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与守望——郑振强的艺术人生

  郑振强先生从青少年时期就迷恋黑白版画,早在中学时代,便已有多件版画作品在报刊发表。他的版画作品源于生活,朴素自然。他经常向同行名师请益,作品内涵不断丰富,艺术技巧上也逐渐趋于成熟。值得称道的是,他不仅仅在创作上日趋成熟,他黑白版画理论也有着透彻的理解,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的所感所悟,曾表达于他的《黑与白絮语》一文中。读此短文,你会不自觉地感受郑振强对黑白版画长期追求的睿智思考、独特解悟与真知灼见。正因为此,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郑振强黑白版画选》在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他的《青春年华》、《太阳·鸽子·人》、《不夜城》、《夏》等代表作品,获得国内版画艺术界的广泛好评,不少版画界名家都予以不同程度的肯定,一些知名人士如雷铎、陈望、林超等还专门撰文加以评论推介。他还有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国版画年鉴》。可以说,郑振强从青年时期起所追求的黑白版画,已经获得相当程度的成功,在版画界具有一定的影响。

  步入中年的郑振强,在继续从事黑白版画创作的同时,开始涉足艺术评论领域,最早是从他最熟悉的版画领域开始,逐渐地扩展开去。像他以“凝炼·感人·豪放”解读潮汕版画名宿杜应强的版画《海风》,就是他涉足艺评的初期之作。郑振强虽然生活坎坷,自己又有足疾,但他对艺术的追求,却是孜孜不倦。他虚心向学,多方师从艺术界前辈,请益切磋;他交游极广,几乎遍交本地同行和相近领域如绘画艺术界、工艺美术界人士,潮汕地区有成就的艺术界前辈、同辈乃至中青年同行。故而他一旦涉足艺评,便一发而不可收。艺术本来是同源的,郑振强从他熟稔的黑白版画切入,从他广为交游的有成就的潮汕艺术界人物切入,既鉴赏、评论艺术家的作品,又探寻、记录、展示艺术家艺术实践与追求探索的人生历程、奋斗足迹,以及评析他们的作品系列。像《杜应强的水墨风景线》、《寻求心灵的家园——杜应强和〈百榕图〉》、《向开拓者致敬——读〈陈望版画集〉》、《画品人品 其珍共富——记著名画家陈望》、《寒夜访林墉》、《自有芳菲留人间——潮汕名书画家佃介眉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纪念》、《西藏情结与生命体验——谈林晶华的西藏风光摄影》、《岭东画苑 群芳竞秀——喜读〈汕头画院作品选〉》等文章,就是这方面有代表性的作品。他自身是道中之人,深悉艺术家们的创作历程,追求艺术成功所要付出的诸多磨砺,所以能够感同身受地理解艺术上的每一成就所要付出的艰辛与努力,也就更能准确地欣赏他们的作品,评论也更深中肯綮。

  郑振强交游既广,涉猎也博。他敏于思考,也勤于动笔,而且笔触所及,门类颇广,最多的是关于各类同道艺术家(包括一些前辈艺术家)及其作品艺术成就的欣赏与评论,也有不少关于各类画展的综合评述,还有关于美术书籍的书评推介。同时他也把笔触伸向潮汕的工艺美术领域,特别对于木雕、陶瓷、潮绣、剪纸等潮州很有特色的行业领域,近些年来郑振强都有所关注和评论。对各个工艺美术门类名家的介绍评述更是不遗余力,其中一些门类差不多已形成专论,像潮彩、瓷艺、木雕等门类,他的《潮彩的文化特点和装饰艺术》、《民间画师对潮彩的贡献》、《杨坚平和〈潮州民间美术全集〉》、《在木头上演绎的戏剧》等文,都是他的力作。

  郑振强昔年曾从事工艺美术创作设计,对多个工艺美术门类的传统工艺都颇为熟稔。他在潮州画院退休以后,比较集中地把精力投入到有关工艺美术的研究上。他利用自己几十年有关工艺美术资源和经验的积累,着力对潮州传统工艺多个门类进行相关资料的梳理、总结和评述,撰写了《潮州工艺美术巡礼》的长文,对潮州传统工艺美术中的主要门类的人文特征、历史源流、工艺特色以及艺人创作风格等进行了颇为全面的概述。该文在《深圳工艺美术》分六期连载,受到多个工艺行业的行家及和一些专业人士的好评,还作为《潮州胜概》丛书之一由花城出版社出版。最近又在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作为广东十大民间工艺之一的《广东彩瓷·潮彩》一书,全面介绍和评述潮彩艺术的成就。总之,郑振强的艺评不仅涉及绘画领域的版画、国画、油画、水彩,涉及书法、摄影等,更涉及工艺美术的剪纸、刺绣、瓷艺、瓷彩等范畴。

  潮汕这一地域,自清代尤其是近代以来,艺术领域可谓代有才人,至现当代更可说是人才辈出,涌现了一批又一批有成就有灵气的各类艺术人才。但在艺术评论方面,毋庸讳言,却是个大的弱项。即使有一些零散的评论,也是停留于介绍、评述、欣赏的层面。郑振强的艺术评论,尽管未能完全脱却上述的窠臼,但毕竟是个异数。他耕耘守望这一领域已有二三十年,发表于国内及港澳东南亚各报刊的这方面文章,据笔者粗略估计,大概也应是远超百篇了。尽管其中有少部分属于不是精雕细琢的应景之作,但在潮汕地区这个领域之中,其成就应该是相当卓著的。

作者: 
吴二持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6.19)
浏览次数: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