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秀才”郑志开

正在创作中的郑志开。通讯员 摄

《金玉满堂》郑志开 作

《金蕊流霞》郑志开 作

  他出身医学之家,毕业于医学院,却弃医从艺,一心耽于葫芦雕刻;他勤攻苦研,无师自通,凭着一股潜心钻研的韧性,从一名门外汉到熟谙多种葫雕技法,开创“南葫郑派”风格;他的作品在全国、全省工艺美术展评中频频亮相夺冠,成为享誉全国的青年葫芦雕刻家。他便是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广东葫芦雕刻第一人、汕头市工艺美术学会会员、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被业界誉为“葫芦秀才”的郑志开。

  弃医从艺  缘结葫雕

  年刚不惑的郑志开出生在潮阳海门一个医生家庭,兄弟姐妹4人,他排行老大。父亲希望作为长子的他能继承“衣钵”,做一名悬壶济世的行医人。虽学过医,可郑志开并不想当医生,真正让他情有独钟的是工艺美术。

  2002年,郑志开在重庆工艺专营一条街偶然接触到葫雕艺术,即被深深吸引住了,当即决心学习这门工艺。对他的想法父亲起初并不支持,理由是葫雕在当时的潮汕乃至广东几乎闻所未闻,如此冷门的一行,成才尚且不易,遑论成功与发展。老人家的话并没有错,时至今日,葫雕在广东仍属新鲜事物,儿子无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即便是在全国,目前屈指可数的一流葫芦浮雕高手亦是凤毛麟角,人数不会超过10个。

  周围的人亦不看好,甚至有人对郑志开断言:“你就玩吧,不出两年你便会放弃!”一向孝顺的郑志开,这一次并没有遵照父亲之意。葫艺对他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使得郑志开仿佛吃了砣子——铁了心,他决心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没有老师,他便通过网络查阅各种资料;没有钱,他便筹借购来雕刻的工具和材料;没有路费,他自行举债前往山东聊城葫芦文化之乡观摩……

  厚积薄发  一鸣惊人

  投身葫雕艺术后,郑志开没有急于出作品。2002~2004年间,他一直“蛰伏不动”,把全部时间精力都用来自学葫雕知识,常常足不出户,在家中研究葫艺。

  直到2006年郑志开才开始正式动手创作。整整4年,1000多个日子,成为他在葫雕里程中张帆举棹的丰厚积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从第一次操刀之日起,10年来郑志开一直刀耕不辍。一件作品从构思、起稿、雕刻、细修到善后、收官,少则几天,多则数十天。

  多年的沉潜钻研,郑志开凭借高超的雕刻技法和独到的理论水平,在全国葫艺界打响知名度。创作上他不拘囿于传统葫雕工艺,将颇具地方特色的潮汕竹木雕刻巧妙地融入其中,通过融液浃洽,形成沉雕与浮雕相结合,技法多变、精细入微、圆润雅致、秀美流畅的“郑派”葫艺风格,开创了一条崭新的葫芦浮雕新道路。

  2010年,郑志开带着他的作品《舞丰收》、《小品花生》首次亮相于山东聊城“葫芦文化艺术节”,引发高度关注,最终揽下 “精品葫芦奖”和“葫芦创意奖”两个奖项。最近几年是郑志开创作的高峰期,他的灵感喷薄而出,技法日趋娴熟,作品日臻完美,平均每年都有多件有影响的作品问世,迄今获奖多达18次。目睹一件件精美的作品源源出自儿子之手,父亲倍感欣慰,认同和支持儿子的选择,当初反对的人们也开始对郑志开啧啧赞叹。

  正如学诗的功夫在诗外,郑志开认为葫雕真正的“功夫”在雕刻之外。这个“外”,便是文化修养。他强调,葫雕必须与人文结合,否则便会流于为雕刻而雕刻。为此,郑志开多年来一直勤攻苦研,虚心汲取多种文化元素,又向著名工艺美术评论家、鉴赏家曾广赐先生学习工艺美术综合理论,不断提升作品的理论水平和艺术内涵。其作品刀功细腻,钟灵毓秀,巧夺天工,富有内涵,呈现独特的动人神韵和艺术美感,备受藏家青睐。如他最近新创的一件名为《弥勒佛》的葫雕,线条均匀,造型优雅,技法独到,人物笑容可掬,逸态丰神,惹人喜爱。特别是作品的“留皮”处理更是恰到好处,切合了郑志开提倡的南派葫雕“九木一分竹”、“至高留皮”的技法理念。而其获得第六届葫芦文化艺术节金奖的作品《金蕊流霞》更是构图合理,精细入微,疏密有致,虚实相生,动静相应,作品得名于苏东坡的咏菊诗句:“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洋溢着高雅精致的文化品位和艺术魅力。《金蕊流霞》的成功,不仅是郑志开葫雕艺术进入新境界的里程碑,而且成为影响鼓舞南派葫雕艺人的标志性表现形式。

  扶桃育李  无私授艺

  成名后的郑志开十分注重葫艺的交流传播和葫雕人才的培育。他对弟子的筛选非常严苛,而一旦成为他的弟子,郑志开便会无私传教,倾囊相授,分文不取。目前郑志开共收有10名入室弟子,分别来自黑龙江、辽宁、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云南以及广东的湛江、新会等地。

  秉承“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郑志开在葫艺传播上同样不遗余力。2013年年初,他在汕头举办了个人葫芦艺术品鉴交流会,旨在让更多人认识葫雕艺术;他将力作——葫芦浮雕山水画《山居图》无偿捐赠给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成为该馆珍贵藏品,还向该馆人员普及葫雕工艺知识,现场展示葫芦雕刻技法。

  谈及未来的打算,郑志开表示将在两年内举办个人葫芦雕刻作品展,再出版一本葫雕著作,从学术上为葫雕技法、葫艺鉴赏等提供理论借鉴,填补目前葫雕技法阐述上的空白。“葫雕是极具魅力的民间艺术,希望能通过努力,建立打造一支有影响力的葫雕人才队伍,推动葫芦浮雕的发展,亦让南派葫艺在本土得以传承与认知。”郑志开满怀信心地说。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4.27)
浏览次数: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