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防骁将出潮汕

  清代福建提督军门陈勇墓志铭及其事迹

  汕头市澄海区博物馆收藏和保护着上百件碑刻文物,其中有一块残缺的墓志石碑,碑高132厘米,厚12厘米,宽74.5厘米,为清代乾隆年间“皇清勅封荣禄大夫署福建提督军门兼辖台澎等处水陆官兵海坛镇总兵官芝俊陈公墓志”,撰文落款为张天骏,张天骏曾为陈勇的旧属,历任福建闽安副将、南澳镇总兵、台湾镇总兵、福建省提督军门。

  芝俊公墓志记述了其生平事迹,虽已残缺,但结合《潮州府志》(乾隆周硕动修编)及有关史料记载,内容基本可以释读。陈勇(1664-1741)字芝俊,为澄海县下外都人(现为澄海区凤翔城南沟下池),原名崇,澄城人称“陈崇爷”。少年时代以捕鱼为生,熟悉水师之方方面面,加上他天生极好的水性和武功,英勇绝伦,谋略超人,以功历任游击、参将、副将、福州将军、台澎海坛总兵、福建全省提督军门(署),多次受到皇帝召见和赏赐。墓志的发现不仅填补了清代海防水师史料的部分空白,也为研究澄海历史人文提供了实物依据。

  该墓志石碑入馆时间为1998年4月10日,关于该墓志石碑入馆的由来,那就应从陈勇公的原墓地说起。据《澄海县志》记载,清福建全省提督军门陈勇(芝俊)墓在江都云路口(现汕头市金平区浦镇东云路),地名浦盐地,墓碑为花岗岩油麻石,宽94厘米,高132厘米,厚15厘米,坟手立石狮一对,坐东向西,为三进阶,墓碑中间书“勅封考荣禄大夫署福建全省提督军门兼辖台澎水陆官兵海坛总兵官芝俊陈公”,右侧为“妣荣授一品夫人妙智曹氏”,左侧为“妣荣授一品夫人成惠金氏”,墓前百米开外道路口建有一座四脚亭(俗称百步望亭),中间立有墓志铭石碑一块,也就是前文博物馆收藏的墓志石碑。四脚亭于解放后被拆除,墓地则保存良好。

  1982年夏季,由于浦镇东生产大队规划厝地,墓地在规划范围之中,碍于建房,需先翻坟后才能丈量分厝地,于是由生产大队出资雇工毁墓翻地。当地村民受雇负责翻坟,因地方民俗信奉神明,祈求做事心安,故诚心祭拜,并由他们移葬于桑浦山龙泉岩左下侧(地名“井仔泉”)。其间陈勇墓志石碑几经迁徙,一段时间不知所踪,直至1998年春,墓志石碑被当地村民在一河边发现,报知浦文化站,并通过该站告知陈勇后人。陈勇后人把墓志石碑送往澄海博物馆珍藏,该墓志主要记述陈勇的生平事迹。墓志中述及“及署军门,进朝请圣安,上出御书大福字”,“迨至澄,以邑居喧闹,筑别墅于邑城”等事,现陈勇在莲下的府第“荣禄第”及“福”字御赐牌匾仍在。“荣禄第”位于汕头澄海区莲下镇蔡寮村,占地面积4亩多,坐西北向东南,为土木硬山墙建筑,门额题“荣禄第”。中厅悬挂御赐“福”字牌匾,该匾为木质,中间书“福”字,福字上首书“御赐”二字。该“福”字是雍正二年(1722)春节前后,雍正皇帝对全国有功绩的十四位官员给予最高级别的颁奖,陈勇的一方“福”字就是其中的一个。此匾周围有浮雕漆金龙6条,左右两侧分别题款“雍正十二年四月十二日”、“荣禄大夫署福建全省水师提督总兵官臣陈勇”,木匾保存完整,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

  根据墓志和《澄海县志》、《潮州府志》记载,陈勇16岁时父亲去世,生活十分困难,奔赴福建投效福建水师,屡获水师官员的好评,委任为把总、千总,两年后升为烽火营参将,负责防务浙江平阳,奉命总巡闽浙两省洋面。陈勇从小与大海结缘,智略过人,深识海上的形势,他身先士卒,作战骁勇,不避风涛之险,打击盗贼,威名远播东南海疆,盗贼闻风生畏。

  据史料载,康熙四十五年(1706),福建水师讨海寇江伦,战事不利,陈勇献策,愿充当前部击贼,主帅对他的谋略觉得很惊奇,调数百人由他带领,夜袭贼船,掳获贼首30余人,贼寇败散。当他坐在橹楼上时,贼众用大炮轰击,全船都被炸毁,贼兵认为陈勇必死。后来被擒众贼得知陈勇还活着,哗然大呼,惊叹他简直是神人。康熙五十六年(1717),温州海盗张添肆意残害百姓,清廷又派陈勇领剿。陈勇夜架小船,深入敌后,以身诱贼,布置奇兵,在海上大破张添贼众,并擒获他的骁将陈传回来献功。康熙六十年(1721),台湾朱一贵、杜君英之乱,陈勇身为水师将领,又身先士卒,与当时的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施琅之第六子)兴师直取台湾,镇压反叛,捉拿朱一贵、杜君英,平定台湾内乱,维护国家安定。

  陈勇在任澎湖副将期间,在台澎漳泉防卫中,奉闽浙总督之命,运米三万石到军门,又运达浙江温州,还运粮到福建救灾,圆满完成朝廷使命。台澎居大海之中,是商船“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处,凡遇商船桅舵毁坏,陈勇就安排帮其修理,并在生活上给予关照,使得过往船只平安往返。

  墓志铭文记载了陈勇一生戍边闽台的浩然正气,还写到他为官清正,廉洁勤俭,受百姓爱戴。里面描述了他告老还乡的情景。陈勇封爵归里时,海坛岛军民自发欢送,焚香遮道,攀辕不可行,热情挽留,不肯放行……

  陈芝俊的墓志铭是其功绩的见证,它是研究清代海防的重要实存资料,填补了我国清代海防历史的部分空白,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作者系陈勇后人,本文参考嘉庆《澄海县志》、乾隆《潮州府志》、《台湾史》、《广东通志》、福州有关史料及作者家传)

作者: 
陈镇景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4.18)
浏览次数: 
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