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复古与两位诗僧

  北宋诗僧不少,其中两位与吴复古有交往者为释道潜和释惠洪。

  诗僧释道潜经常与名臣二苏(苏轼、苏辙)、二孙(孙觉、孙览)和李常、秦观、黄庭坚等相唱酬。是吴复古的好友,他认识吴复古,或由苏轼之介。

  释道潜(1043~1106),初名昙潜,后名道潜,号参寥子。俗姓何(或称俗姓王),杭州于潜(今浙江临安县于潜镇)人。幼不茹荤,父母听其出家。初授业于治平寺,后住杭州智果寺。于内外别典无所不窥,能文章,尤喜为诗。哲宗时因诗获罪,责令返初服。后曾肇为辩解,复为僧,赐号妙总大师。既示寂,其传孙法颖以其集行于世,为《参寥子诗集》十二卷。苏轼称其诗“无一点蔬笋气”。秦观则说:“此老诗风流酝籍,诸诗僧皆不及。”生平见《咸淳临安志》卷七十,又《补续高僧传》卷二十三,又《曲洧旧闻》附录一。

  哲宗元祐八年(1093),吴复古年九十,春夏之间至杭州,访释道潜。与谈及出家事。事后,释道潜有《赠吴子野先生》(《参寥子诗集》卷八)云:麻田老仙心炯炯,少有高风慕箕颖。

  枕流漱石三十年,眸子燎焉神更静。

  忽然杖策海上来,至人道妙同尘埃。

  达官贵侯竞招致,往无所欲谁嫌猜。

  迩来一志从吾党,迹与孤云共天壤。

  曹溪有路更攀跻,径蹑昆庐高顶上。

  诗题下自注:“子野将出家,见东坡诗中。”知此诗作于苏轼《闻潮阳吴子野出家》后。吴复古别释道潜,到京师访苏轼,代携道潜书简及其弟子颖沙弥行草书给苏轼。苏轼读释道潜信,答之,对颍沙弥书法予以肯定,曰:“吴子野至,出颍沙弥行草书,萧然有尘外意,决知不日脱颖而出,不可复没矣。可喜!可喜!”(《苏轼文集》卷六十一《与参寥子二十一首》第八简)

  吴复古想出家事,早在两三年前已与苏轼言及。在绍圣二年(1095),苏轼致友人函中言及此事:“子野出家之议,前年在都下,始闻其言,私心亦疑之,屡劝不须如此,在家出家足矣;而子野意坚决不回。仆犹恐其难遂,再三要审,而子野确然自誓,欲仆与发言,求一度牒。难违其意,故为求之。子野求得度牒,当携来就仆,求作剃度斋,乃落发也。今蒙示喻,深认一宅骨肉至意,专在下怀。俟他到此,即取其度牒收之,力劝令且更与宅中评议也。仍旦夕发一书与舍弟,亦令似此劝之。但恐他未到筠,□□已落发,则无及也。”(《苏轼文集。佚文汇编》卷四《与友人》)这次赴京,再次求度牒出家,苏轼屡劝不从,为求之;并赠以扇山枕屏,有《吴子野将出家赠以扇山枕屏》(《东坡全集》卷三十六)诗赠之。

  所谓度牒,是古代官府发给僧道的证明身份的文件,也叫“戒牒”或“祠部牒”。官府可出售度牒,以充军政费用。度牒上面详载僧道的本籍、俗名、年龄、所属寺院、师名以及官署关系者的连署。僧道持此度牒,不但明确身份,得到政府的保障,还可以免除地税徭役。但从日后苏轼及地方志对吴复古的称呼来看,吴复古似乎并未剃度出家。苏轼在此后称呼吴或“吴子野”,或“吴远游”,苏过赠吴诗也说:“从来非佛亦非仙。”方志则称为“处士远游先生吴复古”。

  绍圣元年(1094)夏月,吴复古又北上,在真、扬道上晤苏轼,以禅理喻之。当时,吴复古供养泗州大士像。苏轼为作《僧伽赞》,后来释道潜有偈为纪之。

  据《宋高僧传》载,泗州大士本是中亚僧侣,法号僧伽。唐高宗时来华,屡现神异,遂被广大僧俗所信仰。五代时期,周世宗钦命全国:“天下凡造精庐,立伽真相。”自此,民间对泗州大士的信仰有增无减,直至宋末明初。对于供养泗州大士一事,宋释晓莹在《云卧纪谈》卷下《苏文忠公》说得十分有趣,他先说苏轼在绍圣元年夏“为潮州麻田吴子野赞泗州像”,抄录苏诗,再谈到苏轼“安置惠州,于丁丑岁(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被命责儋耳。专守方子容自携告身而吊之曰:”此皆前定,无可恨者。吾室沈氏事泗州甚谨,一夕梦泗州告别,问何所往,答以当与苏子瞻同往,在七十二日之后也。今日如其数,岂非前定乎?‘苏曰:“事孰非前定者,不待梦知矣。然余何人,辱与泗州和尚同行,得非夙世有缘契乎?’”

  释道潜有偈为纪之曰:临淮大士本无私,应物长于险处施。

  亲护舟航渡南海,知公盛德未全衰。

  顺便说一下,近年在甘肃 天水仙人崖石窟,发现一尊宋代泗州大士塑像。据专家介绍,目前除四川大足石窟有发现外,全国其他地方还没有发现如此大的泥塑泗州大士造像。

  吴复古与另一诗僧释惠洪也有交往。据《石门文字禅》卷二十六《题白鹿寺壁》载,约于嘉祐七年(1062)吴在京师时,与同游于公卿之释惠洪交厚。

  惠洪(1070~1128),一名德洪,字觉范,号寂音尊者。江西筠州(今江西高安)人。自幼家贫,14岁父母双亡,入寺为沙弥。19岁入京师,在天王寺剃度为僧。时领度牒较难,乃冒用惠洪度牒,以洪惠为名。后南归庐山,依归宗寺真静禅师,又随之迁靖安宝峰寺。因冒用惠洪名和结交党人,两度入狱。曾被发配海南,至政和三年(1113)始获释回籍。少曾为县吏,黄山谷喜其聪慧,教令读书。有《冷斋夜话》十卷、《禅林僧宝传》三十二卷、《石门文字禅》三十卷、《林间集》二卷等。

  恕我寡闻,不知吴复古与惠洪是否有唱酬。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2.14)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