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复古与道士

  吴复古喜道,曾谓其妻曰:“黄卷尘中非我业,白云深处是吾家。”自然周围有不少同好的人,特别与李士宁、蓝乔两道士交往较长,也受到影响。

  先谈蓝乔。宋人英州郑总作《蓝乔传》,说:蓝乔,字子升,循州龙川人。母陈氏,祷罗浮山而孕。年十二,已能为诗文,求道书读之。辞母之江淮,抵京师,七年而归。语母曰:“儿能以复返者,念母故也。”瓢中出丹一粒,馈焉。以黄金数斤遗母,曰:“是真气所成。”潮人吴复古遇之于京师,方大暑,同登卞桥买瓜。乔曰:“尘埃污吾瓜,当于水中啖尔。”自掷于河,至夜不出。吴候其邸,则已酣寝,始知乔已得道,遂与执爨。蓝乔语人曰:“吾罗浮仙人也,由此升天矣。”一日,蹑风云而上征,宫中历历闻笙箫声,犹长吟李白《酬殷明佐见赠五云裘歌》诗:“下窥夫子不可及,矫首相思空肠。”

  吴复古与蓝乔相识时间较长,某日,与蓝乔同往卞桥买瓜事后,相从于湖海六年。约于治平三年(1066)还家,语妻子曰:“黄卷尘中非我业,白云深处是吾家。”遂绝粒不睡,超然摆脱尘嚣。一日语家人曰:“吾于龙川霍山从明阳蓝子游耳。”遂莫知所之。(嘉靖《惠州府志》卷十五《杂志》)可知吴复古受到蓝乔很大影响。

  再谈另一位道士李士宁。

  李士宁,蜀人。宋人刘攽有一段文字记载李士宁,说李士宁好言鬼神诡异事。对我说,他曾泛海值风,广利王使存问己。又曾一夜,有人传相公命己,及往,宴设甚盛,饮食醉饱。既寤,乃在梁门外。疑所谓相公者,二相神也。人皆言士宁能通心术。士宁过余,余故默作念,侮戏之竟日,士宁不知,乌在其通也!士大夫多遗其金帛钱物,士宁以是财用常饶足。人又以为有术能归钱,与李少君类矣。(《中山诗话》)

  苏东坡也与李士宁相识,曾涉及李能相面术事,说,李士宁,蓬州人也。语默不长,或以为得道者,百岁乃绝。曾见余于成都,曰:“子甚贵,当策举首。”已而果然。(《苏轼文集》卷六十八《书章詧诗》)

  李士宁与当时朝士如欧阳修、王安石、二苏、刘攽等都有交往。欧阳修有《赠李士宁》诗,可知李的处世,云:蜀狂士宁者,不邪亦不正。混世使人疑,诡谲非一行。平生不把笔,对酒时高咏。初如不著意,语出多奇劲。倾财解人难,去不道名姓。金钱买酒醉高楼,明月空床眠不醒。一身四海即为家,独行万里聊乘兴。既不采药卖都市,又不点石化黄金。进不干公卿,退不隐山林。与之游者但爱其人而莫见其术,安知其心。吾闻有道之士游心太虚,逍遥出入,常与道俱。故能入火不热,入水不濡。尝闻其语,而未见其人也,岂斯人之徒欤。不然言不纯师,行不纯德,而滑稽玩世,其东方朔之流乎。(《欧阳文忠公集。居士集》卷九)

  王安石也有《寄李士宁先生》诗,云:楼台高耸间晴霞,松桧阴森夹柳斜。

  渴愁如箭去年华,陶情满满倾榴花。

  自嗟不及门前水,流到先生云外家。

  吴复古约于嘉祐六年(1061),与李士宁、蓝乔纵游京师。苏辙在《答吴和二绝》其二中说:“惯从李叟游都市,久伴蓝翁醉画堂。”李叟即李士宁,蓝翁为蓝乔。从以上文字看,吴复古的道学思想多少受到李、蓝两位道士的影响。

  成都道士蹇拱辰,字翊之,也称葆光法师。与吴复古也有往来。

  绍圣二年(1095),吴复古在王屋山(河南济源市)晤蹇道士,托吴寄墓回头草给苏轼。苏轼说:“王屋山有异草,制百毒,能于鬼手夺命。故山中人谓此草墓头回。蹇葆光托吴远游寄来。吾闻兵无刃,虫无毒,皆不可任。若阿罗汉永断三毒,此药遂无所施邪?”(《苏轼文集》卷七十三《墓头回草录》)

  苏辙在《龙川略志》卷二中说:“成都道士蹇拱辰,善持戒行。天心正法,符水多验。居京城,为人治病,所获不赀。”

  宋诗人贺铸(1052~1125),字方回,有《赠道士蹇拱辰》诗,或可略知其人一二,诗云:尝观妙手御风图,想像斯人世所无。

  今识黄冠葆光子,爽气飘颻画不如。

  岷峨东来九千里,眼饱高山与流水。

  乘春更拟访天台,晨肇当年偶然耳。

  葆光子,胡为乎,鼎中龙虎炼成宝,笔下鬼神驱作奴。

  须君且置是等事,三复玄元皇帝书。

  吴复古与道士陆惟忠交谊也好,几次结伴出游,且有唱和。

  陆惟忠(1048~1097),字子厚,眉州眉山人。家世为黄冠师,惟忠独狷洁精苦,不容于其徒,遂只身远游。工诗善文。与苏轼交好。著有《诗论》《内外丹指略》,均佚。《东坡全集》卷八十九有《陆道士墓志铭》。

  绍圣四年(1097)初春,吴复古绝粒不睡,苏过作诗戏之(见本书《吴复古与苏过》),法芝、苏轼及陆惟忠皆有和作,然陆诗未见。是年五月十九日,陆惟忠病亡于河源,吴复古致函苏东坡。苏于年底为撰《陆道士墓志铭》。

  元符三年(1100)十一月十五日,吴复古以九十七岁高龄,尚与诸道人及士人何得顺(崇道)、昙颖、祖堂、通老、黄洞、李公弼、林子中自番禺追饯至清远峡,同游广陵寺(道光《广东通志》卷二〇九《苏东坡题名》)之后,送苏东坡至英州。其中,何得顺、祖堂、通老,皆惠州道人。黄洞,字明达,南海人。性度超旷,博学能文,举于乡。元祐初,蒋之奇知广州,即闻其名,相与谈今古,目以为不及。会妖人构乱,为蒋之奇画计,先事平之。也是有道之士。传见《广东通志》卷四十四《人物志一。文苑。广州府》。

  吴复古的道士友人不少,可惜没有留下交往的诗文,只能付之阙如,这是我的见闻不广,惭愧惭愧。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3.20)
浏览次数: 
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