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影像文化的守望者——李伟浩

  对于李伟浩先生,我认识的时间不长,至今也不过一年时间。去年三月春暖花开时节,他和妻子参加广东省部分摄影家来绵阳搞摄影交流活动时认识,并有缘在一块儿搞了几天摄影创作,有机会交流研讨了一些东南摄影与西部摄影的现象和观点。后来,他赠送了我一册《李伟浩摄影作品集》。今年初,他又给我寄来了他新出版的一本薄薄的厚书《李伟浩新闻纪实摄影作品集》。说它薄是因为它只有94页,还不到一百页。定价也很便宜,还不到一百元。说它厚是因为书的内容丰厚,可读性强、内中摄影营养丰富。李伟浩先生从事摄影40多年,从文革时期十多岁时便开始在家中接触他父亲的暗房,学习照相技术,上世纪90年代又因熟悉摄影而调到新成立的潮州日报社负责摄影部工作。新的工作性质为他摄影增添了腾飞的翅膀,他在潮州大地、韩江流域两岸尽情地展开摄影的双翅,用鹰一般的眼睛、不停地搜寻、发现这片浩瀚大地上的新面貌,新景象,新事物,客观而认真地拍摄、记录着这片大地上发生的精彩故事。

  在《李伟浩新闻纪实摄影作品集》中,李伟浩以历史切片般的图片,呈现30多年前韩江运沙船在江上作业时诗一般美丽的画面,韩江美丽风光的《韩江运沙船》、《韩江湘子桥》、《韩江拖船》、《韩江竹排钓鱼》、《凤凰洲头》、《韩江东门洪水》等系列30多年前常常能观望接触到的场景与画面,在今天看起来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让人怀念,因为生活居住在大江大河边的百姓都会在脑海里保存有这种记忆,这种两岸风光景象、两岸码头船工作业形式大都相同。不同的是船型差异、挖沙、挑沙、运货工具不同而已,何况,很多人都是饮着长流江水、伴着潮涨潮落、望着点点帆船东去,片片霞飞云舞长大的。

  伟浩将他的不尽乡恋融汇在他的青春记忆中,他以黑白图片的黑、白、灰影调来浓缩时代变迁的久远,这些如同百年窖酒一般的珍贵景象远去了,只有伟诰的影像老窖为我们珍藏了下来,让我们还能永远品味。

  作为一位新闻工作者,李伟浩用30多年的光阴记录了潮州建市及发展的许多重要时刻,如庆祝《潮州升格为地级市并扩大区域》的挂牌、《东门广场》景貌、《梦游天桥》的畅想、《64年后的“大老爷”出游》的热闹、这些富含本土重要信息的图片以独特的、独有的场景影像在潮州记忆中存了下来。

  而我更看重伟浩的图片故事,《山村老妇》、《西坑留守老人》的日常生活、《感恩韩江》、《百岁老人的幸福生活》等等集锦式的整版图片故事,慢慢地为我们讲述着山乡老人的故事,他一边记录着老人们依恋的故土、恬淡而自如的生活。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特色的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乡村现象,青壮打工去,守家叟与童。老年社会的迅疾到来,独生子女如何来尊老、护老、伴老会随着时代的进程成为一个很难解决的课题。

  出身于照相世家的李伟浩在热恋摄影的同时,这个爱好竟然也影响了他的家人。妻子冯丽英的《本色》、《出风头》、《老戏台》,从民间的角度,把身边的趣事与思索都用摄影语素表达出来与读者交流。女儿李立涵紧跟时代脉络,把她对祖国的热爱都摄进《誓死保卫钓鱼岛》的系列图片中。儿子李立治更不落于家人之后,他用《等待》、《晒》、《学妈妈打工》等作品以时代信息迅捷反馈的新颖,推着他较早地跨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大门。

  伟浩先生关于从事摄影的目标很明确:“关注、观察、思考身边的社会生活,社会现象、社会问题、用摄影去真实客观地记录下来,解决社会问题,促进社会进步”。

  他如是说,他也如是做的,作为同是摄影人我认为伟浩先生的摄影是做得很好的,很成功的。伟浩先生有幸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再也不是唐代古文大家韩愈“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的潮州了。所以,伟浩能用他朴素而真实的摄影语言,娴熟的摄影技艺,把他对故乡潮州的酷爱,对家人的挚爱,对当今祖国一日千里的巨变与发展、都饱含深情地汇聚在这一册薄而厚重的《李伟浩新闻纪实摄影作品集》之中了。 

作者: 
杨松林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3.20)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