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是戏满台春——谈国家一级演员方展荣艺术成就

方展荣在潮剧《柴房会》中扮演李老三

  潮剧界曾有过,“无丑不成戏”,和“丑角是戏魂”的说法。可见,丑角的重要性。而丑行也恰恰是潮剧中十分出色的行当,古往今来,潮剧舞台涌现了众多的丑角大师,他们以创造的精神演活了各种人物,丰富了潮剧艺术宝库,让潮剧这朵“南国鲜花”永放芳菲。

  在这众多的潮丑艺术家中,方展荣是很突出的一位,他所表演的《柴房会》已成为潮剧经典,他也成为海内外潮籍人士家喻户晓的人物。

  不少观众亲切地称方展荣“李老三”,这是《柴房会》中那位正直、善良的主角,戏里戏外,人们对他已经分不出彼此了,这是观众们对一个演员的最高认可。

  但方展荣却对笔者更多地提起前辈艺人,如陈大筐、郭石梅、蔡锦坤、李有存……对他的悉心培养和帮助。他说,正是有这众多的前辈艺术家的无私传授,才使他的艺术有今天的成就。

  方展荣的这种不忘根本的美德,正是一位有成就的艺术家所必具的胸襟,是他令人敬重的操守。

  我们且走近他,去感受方展荣的潮丑艺术——

  拜师学艺勤琢磨

  出身潮剧世家的方展荣,对潮剧艺术有一种执着的热爱,尤其痴迷于潮丑的表演,正是这种由衷的热爱,激发了他拜师学艺不怕吃苦的精神。

  以他的天赋,他不一定非选择丑行不可,但他为什么非要学丑呢?这是由于他看到了丑角表现中的美的价值。他说,潮丑艺术是潮剧艺术的一个重要宝库,它是“以丑扬美”,更是以表演艺术所达到的“美来贬丑”,让人在笑声中得到艺术的熏陶,同时接受正能量的教育。

  因此,他虚心向学,他说,戏剧艺术唱做念打。人们以为丑角不以唱为功,而是以动作为主,这是错的。唱应该是第一位,因此,一开始时,他就勤练唱功。他在学习“痰火功”时,虚心地向前辈艺人乌必、郭石梅等学习,在“念唱”和“喉腔”、“胸腔”等等共鸣的发音上,颇得真传;又向李有存、陈大筐等学习种种丑行动作,可谓是转益多师。但虽有名师指点,却也要靠他的领悟。

  方展荣给同行师友的印象是,善于琢磨。在苦练基本功基础上,他很会揣摩,不但要弄懂如何做得好,更要琢磨如何推陈出新,达到更加的好。

  方展荣常说,丑的艺术也是技巧的戏剧化,人生的感情艺术化。因此,他的表演除了有戏剧的程式化外,更注重以生活为师,对生活进行提练、概括,达到艺术的美化。于是,他的表演丰富多彩,幽默、滑稽,道白更是不怕用上俗语土话,于乡土味中,更具亲切感。而对不同人物,他表演来更是得心应手,那些口吻都是逼真的、惟妙惟肖的,很生动,且入木三分。

  他能够如此,当然得益于他的处处留心,勤奋苦练和对艺术持之以恒的较真。

  一把扇子戏味多

  潮丑的道具就是一把白扇子,如此简单的道具,却要做出许多戏来,真是很考量功夫的。

  可别小看这把小小的扇子,在方展荣手上,可以花样百出,引人入胜。时而“溜子扇”,时而“张旋扇”;忽而“花扇”,忽而“抛扇”;又是“冲天扇”,又是“二周翻扇”。真是令人眼花缭乱。什么人物,要用什么扇样,这是身分的体现;不同的情绪,所转动的扇子,也各各不同。

  可是,当我们为这把扇子喝彩时,可否知道,方展荣当年在台下的辛苦?他为了练就这出神入化的扇子功,手指都肿了,钻心的那种疼,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有时,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常常是连碗都拿不住,只好趴着吃饭。如果没有真心的热爱,这苦他哪儿挨得?但终于苦练有成,并被观众认可了,这是让他深感到欣慰的。

  在《柴房会》中,李老三的梯子功,让人赞叹不已。拿一把梯子做出许多戏来,潮剧丑戏艺术真的很妙。不过,这对于演员就有极大的挑战了。

  虽只是一把梯子,却是多样的梯子功,有“背滑梯”、“正滑梯”、“勾梯”、“拿顶式滑梯”等五六种方式,简直赛过做杂技。其实它的艰难处,还更胜于杂技。不过,这不是单纯的杂技,是艺术。这些动作完全是为了刻划人物所需,把人物的种种情绪,通过这些梯子功表现得淋漓尽致。难怪每次表演,观众都看得如痴如醉,先是屏声静气,随后则是掌声如雷。

  这些表演,既有他对传统的继承,更有他自己的创造,如此,潮剧艺术才能充满了生命的力量。

  功夫深厚艺奇绝

  当年,方展荣因为演潮剧《无意神医》中的主要丑角张无意而荣获国家戏剧“白玉兰”奖,这是名至实归。方展荣,让全国观众看到了潮丑艺术的动人风采。

  潮剧《无意神医》是剧作家沈湘渠由川剧《太后改嫁》改编的,这是颇具喜剧效果的一出戏。沈湘渠根据潮剧特点,把它改得很有潮剧韵味,而它的喜剧性也更适合潮丑的发挥。也正是这种很好的艺术氛围,使方展荣的表演如行云流水,能够既呈现他精湛的艺术水平,又充分展示了潮丑的艺术特色,正是相得益彰。不少专家称赞道:潮丑比其他剧种演员难唱,特别是在繁重的技巧表演之后,还要有大段的唱,这都更加考量演员的功力。但方展荣演来却是如此神妙,艺术在他的身上,已达到了如此精湛的艺术境界。

  可以说,潮丑艺术在方展荣身上已经达到了一种新的历史高度。他把种种潮丑技艺集于一身,融汇贯通,并加以创造性发挥,不但使表演更具观赏性和美感,也能更准确地刻划人物,使所表现的人物深入人心。

  而今,已过退休年龄的方展荣,没有功成身退,从舞台上退下来,他依然“浑身是戏满台春”。除了上台表演外,他还致力于后代潮丑的传承工作,教授学生的同时,他还多次走进校园演出,在青少年中播下潮剧的艺术种子。他说,潮剧是传统文化精华,必须传承发扬,作为一位艺术工作者,他有责任为此作出自己的贡献。

作者: 
谢惠鹏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1.02)
浏览次数: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