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植之心系祖国 情牵桑梓

  郑植之(1898-1985),祖籍揭阳西门外棉洋乡(今揭东县月城镇)。由于家境贫寒,他不得不随父亲在榕城韩祠路开了一家打铜器铺维持生计。他日夜操劳,吃苦耐劳。父亲去世时他才21岁,由于无钱为父亲操办丧事,他只得挨家挨户向亲戚邻居求借,才使父亲得以入土为安,小小年纪便备尝生活的艰辛,也磨练出过人的意志和坚韧的毅力。

  1922年,他毅然离开家乡,只身一人离乡背井赴泰国谋生,他在一家打金工场学艺,一学就是四个年头。在泰国学得一手打金工艺后,他回到家乡,在揭阳榕城办起了捷和五金作坊。

  上世纪20年代后期,我国一些社团人员须佩带徽章,学生童子军须佩带胸章、警笛等。郑植之抓住这一契机,大量承制徽章和童子军用品。各地客户纷纷上门定货,业务大增。在掘得了第一桶金后,他立即扩大再生产,重新建设厂房,购买设备,招收新员工。由于产品价廉物美,深受各界欢迎,捷和五金作坊声誉鹊起。不久,捷和五金作坊发展成捷和金属制造厂,开始制造铁床、钢铲等产品,此举开揭阳机械工业的先河。

  为把企业做强做大,1930年,郑植之让三弟翼之到汕头创办华南钟厂,成为华南地区造钟者的首创者。1933年,他到广州设厂制造铁床等金属家具。1936年,他又到香港办厂制造钢铲等矿山、修路的工具。

  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为了支援反侵略战争,郑植之转型生产防毒面具、钢盔等军需品。广州、香港相继沦陷后,郑植之不愿做亡国奴,拒绝为日寇生产军用品,在香港的工厂全部资产被日军没收。为了保存实力,郑植之从广州运出部分设备前往柳州,不久,柳州又沦陷,只好迁至贵州的独山,不料日军骑兵紧追而至,他只好又转道贵阳。其时一路奔波,心力交瘁,可谓山穷水尽,但他矢志不移,为使工厂能渡过难关,他动员家属变卖首饰,支持工厂的生产。后来,日本骑兵撤出独山,郑植之立即派出三弟郑翼之带领职工回到贵州独山,尽管当时的条件十分困难,但他咬紧牙关,想方设法继续为盟军生产军需品。

  抗日战争胜利后,郑植之与三弟翼之一起到广州、香港组织工厂复产,为适应战后国家恢复生产之需,转办轧钢业,改产辘铜片等产品。战争期间,香港海面有许多被炸沉的船只,他抓住商机,组织打捞工程队,在香港海里打捞炸沉的轮船,既取得轧钢材料,又清理海运航道,同时拓展了打捞业务,可谓一举三得。

  郑植之乐善好施,热心公益事业。在港期间,他经常赈济孤寡贫病,多次捐款给保良局和各慈善机构,每年还捐赠大批棉衣给孤寡老人和贫病者御寒,还捐款创办了新界植之中学。由于他德高望重,先后被推选为香港钟声慈善社社长、华东三院总理、潮州商会会长、潮州公会会长。并获英国女王授予O·B·E勋衔。

  郑植之发家致富后不忘桑梓,多次捐款支援家乡慈善事业,他斥巨资在揭阳榕城创建了捷和工业中学、翼之中学,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7.15)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