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声溢韵 书誊人生——记知名老生演员王流书

  王流书,生于1967年,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演员,潮州市潮剧团知名老生。从艺27年,塑造了《忠烈千秋》的寇准、《恭孝王》的文鸿钧、《大汉天子》的田石公、《晋王登基》的李世民、《勾践复国》的勾践、《火焰驹》的李寿等30多个不同身份与性格的人物,其演唱行腔吐字神韵气足,念白顿挫有致,做工细致刚练,以声情并茂的艺术效果感染观众。由其担任主角的10多个剧目和卡拉OK曲目,被各家影音公司录制成VCD出版发行,他还多次随团出访新加坡、泰国、香港、印尼等国家和地区,深受海内外观众的好评。

  祖母的鼓励让他坚持下去

  “小时候,常常随祖母到镇戏院或乡村戏台看戏,演员的穿戴与扮相,还有靓丽的灯光及风吹雷动的情景音效特别吸引我。那时,姑母王雪粉是汕头市潮剧团知名小生演员,每次回家休假,她总会跟我讲一些关于潮剧行当、排戏和演出等有趣的故事,还教我唱《潮州八景好流连》等曲段,使我对潮剧产生了兴趣。”王流书回忆说, 1985年,已交纳了就读高中二年级的学费的他,突然听到汕头戏曲学校到家乡饶平县城招生的消息,立即欣喜若狂的应考,并最终被汕头戏曲学校录取。进入戏校后,枯燥而辛苦的学习生活很快给他“淋了一盆冷水”:每天早晨6点,他已经在学校的练功厅练压腿、踢腿、下腰和劈叉等基本功。除了上文化课,每天的练功时间足有6至7个小时,他几乎都是含着眼泪进行训练。腰腿疼痛不堪,饭吃不下,坐卧不安,想攀上双层床的上铺也没力气。

  想到这样的生活还要挨上4年,王流书萌发了退学的念头,但他不敢把想法告诉父母,只有向最疼他的祖母诉苦。希望获得祖母同情,然后说服自己的父母。听过王流书的一番诉苦,祖母谈起了自己对潮剧艺术的精粗浅理解,还向他讲述了多个励志的生活例子,最后祖母语重心长地告诉孙儿:“4年易过,一生难渡”。勉励孙子要刻苦,要坚持,如果学不到一门技艺,一生将难以在社会立足与生存。祖母的一番话让王流书茅塞顿开。

  精耕细种赢“金牌老生”美誉

  王流书的唱念得到黄清城、王志龙、郑国舜、丁增钦等老师的精心教导。每逢星期日他还乘车专程从学校到潮安金石请教戏校退休的杨江全老师。在多位名师身上,王流书学到科学发声方法与正统的潮剧唱腔,并顺利地度过了变声期。在演艺方面,王流书得到黄金泉老师的传授,工老生行当的一招一式,形体台步和唱念做打,王流书每一节课都没落下,而且越学越有劲。而学校领导对他也倍加怜爱,在校期间,凡是学校有招待演出或是文艺汇演都是由王流书提纲主演。“当年演折子戏《闹开封》的王佐和《回书》刘智远,还是学校专门从广东潮剧院请来张长城和郑蔡岳两位名师为我排演,太荣幸了。”说起当年这段经历,王流书至今仍充满激动。1988年,王流书被汕头市评为潮汕文明新秀,1989年,王流书荣获广东省戏曲唱腔比赛一等奖。

  1989年毕业后,王流书进入潮州市潮剧团工作。27年来,剧团的每一部剧他几乎都参演,而且担任主角,不同的人物性格和不同的唱腔他都能充分体现,深得海内外戏迷的好评。1998年,他以《薛蛟认像》的徐策一角获广东省第二届演艺大赛银奖;2002年,以《寇准闯殿》的寇准一角获广东省第三届戏剧演艺大赛金奖,这也是此次大赛中唯一获得金奖的老生行当,被誉为“金牌”老生;2006年以一曲潮剧《七日红》选段荣获第三届广东省曲艺大赛银奖,同年以《蓝关雪》的韩愈一角获广东省第五届戏剧演艺大赛银奖。

  坚守潮剧舞台回报观众厚爱

  其实,在收获一路掌声和荣誉的同时,王流书也忍受着不为人知的痛苦:2000年开始,他的面部经常呈咖啡色,红肿疼痒,服抗过敏的药物也不济于事,特别是卸妆更比上妆难受。经医生诊断为微铅中毒,建议他停止使用化妆品。“那时情绪感到低落和狂躁,面部不美观且不说,但如果不能化妆,就意味着这辈子得离开属于我的舞台。”王流书说。尽管如此,王流书没有放弃每一场的演出,留给观众依然是扮相俊美的老生模样。可喜的是,经过积极治疗,困扰了他10年的面部皮肤过敏状况基本得到控制。

  在演出之余,王流书撰写了《生曲贵在玩味中》、《谈潮曲演唱之“含咬吞吐”》等论文在杂志和报纸发表。2012年,他又出版发行个人潮剧演唱专辑,这是他演艺生涯的回顾和对艺术人生的拓展与延伸。此外,王流书多次参加潮汕区域潮剧票友演唱会,去年4月还创办潮曲指导班,给潮剧票友传授演唱技艺。

  观众的支持和厚爱给了王流书坚守舞台的力量,王流书说:“每当看到台下观众那份快乐和痴迷,觉得当初的刻苦和坚韧,以及一直以来的努力和付出非常值得。”

作者: 
林少平
来源: 
揭阳日报(2015.11.04)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