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坛先驱 兰桂长香——记中国电影第一位童星郑小秋

郑小秋《孤儿救祖记》剧照

  1988年秋天,笔者到北京公干,回来时顺道到上海拜访了当时已是79岁高龄的潮阳籍电影艺术家郑正秋之子郑小秋。想不到翌年,这位中国首位电影童星便驾鹤西去。上海《文汇报》曾发表夏衍怀念郑小秋的文章,盛赞“小秋先生继承了正秋先生的遗志,为中国的电影艺术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1910年,郑小秋生于上海,其父亲郑正秋当时是上海著名杂文作家,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挚友,郑小秋从小生活在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幼聪慧,6岁时能背唐诗百余首,7岁时,父亲带他到于右任家里做客,于右任问他:“你长大做什么?”小秋咧着小嘴,随口说道:“阿爸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于右任大喜,对郑正秋连声说:“老兄有福,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辛亥革命后,郑正秋既写杂文,又对世界新生的电影事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0年,与同仁合资创办了明星影片公司,1921年,郑正秋编导了儿童影片《孤儿救祖记》,影片主角是个10岁出头的孤儿,郑正秋因选不到主角而心绪不宁。一日,恰好于右任来访,于右任问:“影片何时开拍?”郑正秋说:“万事俱备,就缺东风,现时还选不到一个理想的童子当主角。”话刚出口,坐在一旁的小秋立即说:“阿爸,这主角我来演好!”于右任哈哈大笑:“虎父不生犬子,就让小秋试试吧!”右任的话令正秋恍然大悟,客人走后,他问小秋:“你真能演孤儿?”小秋天真地说:“我要演得比大人还好!”后来,郑正秋真的让12岁的儿子小秋演主角,在父亲精心指导和培养下,小秋表演出色,当影片在上海各大影院放映时,连续月余,场场爆满,之后又在全国各大城市映出,机智勇敢的孤儿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郑小秋也成为中国电影第一位童星。一炮打响后,郑小秋又在明星影片公司拍摄的《好哥哥》、《小情人》、《苦儿弱女》等几十部影片中扮演童子角。

  抗战时期,已由童星成为著名影星的郑小秋在父亲的影响下,全心投入抗日救亡文艺工作。他有时到街头演出小活报剧,宣传抗日救国,有时翻阅资料,走访先烈遗属。当他翻看一页页震撼人心的史册,抚摸一张张先烈照片,郑小秋一想,先烈们不向恶势力低头,不做亡国奴,不愿意让人生迷失了方向,更不愿意让享乐腐化了灵魂,这些人,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和光荣。他在上海《申报》发表的《中国人的志气》一文中说:“我们要记住祖宗血染战袍,魂断沙场的壮举,今天面对凶恶的侵略者,我们要用自己的意志挺起了中国脊梁,凝聚中华民族的伟力,把侵略者的脊骨打断。”这段时期,郑正秋编导了故事片《姐妹花》,郑小秋与女影星蝴蝶担任主角,又是一鸣惊人,郑小秋在电影界的名字,响遍大江南北,也引起了文学艺术界名人的注意。当时,夏衍把著名作家茅盾的小说《春蚕》改编成电影,登门访郑小秋,请他参与演出,小秋爽快地答应,并全心全意投入了拍摄工作。影片映出后各地好评如潮,郑正秋与郑小秋也被誉为“德艺双馨的父子电影艺术家”。

  1935年7月16日,郑正秋英年早逝,年仅48岁,郑小秋悲痛万分,但他没有消沉。著名作家田汉来访,他含泪说:“先父未走完的路,我会继续走,一直走到尽头!”此后,他转向导演工作,先任助理导演、副导演,1940年,开始独立执导影片,与电影文艺界的知名人士关系也越来越密切。抗战胜利后,朱石麟编出电影剧本《秋水伊人》,征求郑小秋的意见,小秋阅读剧本之后立即表示自己担任影片导演。欧阳予情编剧的《弱者,你的名字叫女人》,小秋读后连声赞叹,表示愿为影片拍摄尽心尽力,此后,他又与著名导演洪深联合导演了这部影片。不久,父亲的老友田汉来访,当时田汉的剧本《梨园英烈》刚刚脱稿,正筹备影片的拍摄事宜,征求郑小秋的意见,小秋认为这是一部优秀影片,表示自己愿意担任导演和拍摄事务。他亲自面试选拔演员,还顶风冒雨选择拍摄场景,走访老一辈演艺人士,一丝不苟做好拍摄工作,令田汉感动不已。后来,田汉在《申报》发表的《<梨园英烈>拍摄感怀》一文中说:“老友正秋英年早逝,我曾在自撰的挽联下联中说‘谁人纾国难,正火热水深,老成凋谢,身后唯留兰桂香’,如今,正秋后继有人,小秋可说是兰桂长香了。”

  新中国成立初,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召集上海文艺界代表开座谈会,征求大家对繁荣上海文艺工作的意见,应邀出席的郑小秋建议在办好上海电影制片厂时,要增设上海科学教育影片厂,以影片为传媒推广科学知识。后来,上海市政府采纳了他的建议。郑小秋担任该厂导演,为科教影片这一新片种的发展贡献力量。面对新的工作,他刻苦钻研和学习科技知识,从国内外资料中寻觅科技新题材,与电影和科技界人士反复研究探索,一共拍摄了四十多部科教影片,其中多部获得奖励。

  1989年,郑小秋逝世,享年80岁。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12.06)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