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不能自已——读李嘉诚在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启动仪式上的发言有感

李嘉诚与汕大学子 图片来源@汕大青年

  这几天的朋友圈被李嘉诚刷屏。这位87岁的长者,在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启动仪式上,用我熟悉的潮汕普通话,简短但深情地致辞,这是一篇精彩的演讲,其中最打动我的是下面几句话:

  “我知道为这项目努力了四五年、中以双方的同事,一定和我同样非常触动。每当我疲惫、心生厌倦的时候,每当我惆怅、满怀踌蹰的时候,我会想起汕头大学,这里熔铸了我的心。

  三十多年前,这一片稻田,今天,已有四万多毕业生贡献社会,不少汕大医学院的毕业生,服务70%潮汕地区病患者。

  三十多年一路走过密林幽谷,今天孵育的奇迹将盛开怒放。每步为艰——滴水穿石——这怎不是个奇迹?”

  情到深处,不能自已。

  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由有“以色列麻省理工”之誉的以色列理工学院与汕头大学合作创办,它比邻于汕大,恰如一对姊妹花。我不曾就读于汕大,但不止一次来过这所依山傍水的美丽学校,这座80后的年轻校园见证了我们的青春时代,无论是挥洒汗水的球场,还是登高望远的碧峦,当然,还有那娇艳如火的金凤树。高中时期某才女曾以雨烟的笔名在汕头一中的校报上连载了让人传诵的名篇——《金凤树下的女孩》,于是那金凤树便成了少男少女懵懂情愫的象征,每每来到汕大,总会多看它几眼。我在上世纪90年代末负笈北上,读书成家立业,从此成了异乡人,夜深人静之时,汕大作为乡愁还常常闯入脑海里来。

  李嘉诚出资捐建汕大,与同样令人尊敬、处处可见逸夫楼的邵逸夫不同,李嘉诚的教育资助似乎更倾注于一处。于是在当代,潮汕这片历史上的“海滨邹鲁”终于有了一所真正的大学。毋庸讳言,若没有李氏,这所大学无法成为教育部的211大学,昨日如此,今日亦然,若没有李氏,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不会落户汕头。李嘉诚通过汕头大学提升教育,通过医学院嘉惠病患,所谓乡贤,莫过于此。

  我也常常感念,李嘉诚和饶宗颐,是潮汕文化所蕴育的两类人最杰出的代表,前者以儒商之道,驰骋商海,反哺文教,不负潮汕人乃中国犹太人之名,后者乃国学大师,与季羡林合称北季南饶,可见当年韩愈治下潮州文学之盛的遗风,香港大学一座饶老的学术馆,让多少潮汕学子心潮澎湃。而两人之后,又有谁可担当起潮汕地区这种商读传家、文化传承的使命呢?

  汕大作为李嘉诚的孩子,在熔铸其心的同时,亦能给其精神慰藉,我想这是他的幸运。此番与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合作,在成就中国犹太人与世界犹太人共襄盛举佳话的同时,登台演讲,正是他表明心迹,直抒胸臆的时刻。

  每年回汕之时,彷徨于小公园等老市区,断墙残垣,满目凄凉,当年开埠的盛景,如今风流早已被雨打风吹去。所谓情到深处,不能自已,形容的是李嘉诚,又何尝不是年届不惑的自己,以及作为潮汕人的我们。

  李嘉诚引用爱因斯坦的话“活出人生,只有两道,一是认为世上毫无奇迹,一是相信一切皆可以是奇迹”,愿当奇迹的成就者而不是等待者,那么,潮汕——我们亲爱的家乡——愿你不会辜负这份沉甸甸的情怀。

作者: 
陈新宇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12.19)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