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军阀强权的巫赞殷

  巫赞殷,号又笙,海阳(民国三年改为潮安)人。

  宣统三年(1911年)九月二十日,在革命党人策动和组织下,部分驻汕清兵和革命党人起义,宣布汕头光复。九月二十一日,革命党人成立革命军粤军第四军。是日,张■村、孙丹崖、梁金鳌等人率领的起义部队陆续进入庵埠和潮州城。驻守潮州城的清朝兵备道道台吴煦、海阳县令谢质等一批官员闻讯逃遁。潮州镇总兵赵国贤因跑不脱而上吊身亡。二十二日,潮州为革命军占领,宣布光复。其时,清廷在潮州的最后一任知府陈兆棠搞两面手法,口头上拥护“共和”,实际上却从镇总兵赵国贤手中接过兵权,将600名清军分别派驻城内、城关,拒不接受革命军改编,还暗中拉拢客籍民军梁金鳌,分裂革命军,企图伺机反扑。二十九日凌晨1时,革命军发动对清政权残余势力的进攻,围缴镇台衙门附近清军1个营的兵械,进攻知府衙和海阳县衙。在攻打潮州府署过程中,陈兆棠负隅顽抗,革命军火烧鼓楼(镇海楼),越墙夹击。陈兆棠当即逃脱,后被革命军萧公溥捉拿。十月初二,陈兆棠在潮州城被革命军枪决。潮州至此正式光复。陈兆棠被处死后,大家认为海阳是一州的首邑,不可无主政之人。于是,张立村、孙丹崖等邀请县中士绅商量,结果推选巫赞殷为民政长(相当海阳县县长),负责掌管海阳县的政务和维持社会治安。

  巫赞殷在任上“勇于事而廉于财,益器重于当道,董理育婴、保安、民团、北堤、义仓、自治,不辞劳瘁。”他处理政务有胆识而且果断,虽然他掌管很多财物,但他从不贪心。当时的惠潮嘉道台丁宝铨为此更加器重他并放权给他,让他监督管理潮州的育婴(一种慈善性收养孤儿的会社组织),保安(保护地方的安宁的组织,维护社会治安)、民团(旧社会豪绅组织的地方武装)、北堤(北堤以及洪水的防务工作)、义仓(储存粮食以备荒年周济公众的粮仓)等行政上相对独立,有权自主处理事务的单位。巫赞殷对此没有推辞,但也因辛劳过度而致身体衰弱。

  那时进入潮城的十三司令(时称司令的有梁金鳌、何子因、张玉堂、辛子基、陈芸生、陈涌波、许雪秋、刘任臣、离子因、孙丹崖、方云藻、萧公溥、萧敏吾。也有一说无张玉堂、萧公溥而有方次石、余既成等说法)。他们进入潮城后,夺取民警员枪械,气势逼人,很多士绅十分害怕,潮城形势纷扰动乱。巫赞殷听知后立即单身前往驻军营地要求他们归回枪支,到了那里,被手持枪械的士兵层层阻止。巫赞殷愤怒地睁大眼睛,眼眶似乎要裂开一样地对着阻拦的士兵说:“你们如果以为我有罪,可以就地把我杀了。要不然,你们的司令应当接见我,把枪械归还我们,使之可以用来保卫地方的太平。”阻拦他的人被他的气势震慑住,当即退避数步。那个司令看到巫赞殷一付辞严义正的样子,吩咐部下把枪械全部归还给他。

  时隔不久,民国政府成立,巫赞殷立即辞去职务,后来又被选为绅士的董事。

  在巫赞殷担任绅董期间,闽军将领臧致平一度率兵进驻潮州,立即遭到了广东军阀的围攻。十多天里民宅上空通宵炮弹飞啸,百姓不敢外出,把家里可以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巫赞殷和当地的绅士、商人以及外国主教在深夜冒着性命危险,到闽军营地陈说战乱之害与百姓之苦,恳求臧致平撤军。因为巫赞殷词语恳切,说得眼泪直下,臧致平深受感动,深夜撤军而去。时任福建督军的李厚基听知巫赞殷为百姓而不顾自己生命危险的事迹后,特地给他题赠了“瀛州保障”的牌匾,总统黎元洪也给他颁发二等奖章。又有一次,浙江军阀陈绍英率军袭击潮州,部队入城后环城构筑工事,广东军阀会集闽军,要以炮火攻城。巫赞殷闻知后又与同事一同渡江(韩江)到粤闽军驻地,要求在劝说陈绍英撤军后,双方罢兵。结果陈绍英在他们的劝说下果然撤走了部队,使潮城的百姓免遭战祸。

  在清末民初时期,军阀各自为政,世态极为混乱的年代里,巫赞殷为了百姓安全而不顾个人安危的事迹,赢得后人的赞叹与怀念。

作者: 
林泽茂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4.07)
浏览次数: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