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元的《过蒙庄》

  中国古典诗歌,写景、抒情、赋物、状形的作品甚多,可谓汗牛充栋。而涉及理趣的诗,为数较少。宋人的诗,号称以“理”见长,其实,除朱熹等几位喜作说理之诗,其余诗作者,也并不见得有多少人直接以评介理学为内容。

  潮人唐伯元(1535——1592),字仁卿,又字曙台,澄海苏湾(今澄海区溪南镇仙门村)人的诗作中,有不少涉及理趣的篇什。他是万历二年(1574)进士,曾任吏部郎中,还是当时有名的哲学家,故而写起诗来,深入浅出,将高深的哲理表达得极富于艺术味。请看他的一首诗《过蒙庄》:

  雄辨先生第一流,

  向来齐物几时休?

  错疑吾道非糟粕,

  尚忆人呼作马牛。

  濠上不知鱼是我,

  梦中谁信蝶是周?

  向人索得玄珠在,

  许其逍遥物外游。

  这是作者过庄子故乡,怀念庄子的诗。《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载:“庄子者,蒙人也。”古人行文简约,这处叫“蒙”的地方,有山东、河南、安徽三个说法。据前人考评,应属宋国圾,故当在今河南商丘东北。作者只是“过”蒙庄,即未深入到庄子的故居或生活过的具体地点,只知此地泛泛地属于庄子的故乡,他不把重点放在庄子故里的描述上,而是将笔墨倾注在赞扬庄子的雄辨才能,评介其学说的得失。

  本传说庄子“善属书离辞,指事类情,用剽剥儒、墨”,所以“雄辨”之誉极其恰切。至于“齐物”,指的是庄子主张的“齐物论”:“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他认为人世间的大小、贵贱、寿夭、生死、是非、善恶、得失、荣辱都是一样的。提倡世人在无是非、无得失、无荣辱的虚无飘渺的境界中逍遥漫游。看,一、二句即道明了庄子学说的主旨。

  第三、四句话锋一转,言庄子学说错疑“吾道”(儒家的学说或主张)并将之腹非(“非”)为糟粕,因为庄子”要使人适其本性,就应弃礼乐、绝仁义,‘绝圣弃知’,甚至也不要机械和工具。“(见《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中”庄子“条)。”尚忆人呼作马牛”,典出于《庄子·天道》:“昔者呼我牛也,而谓之牛:呼我马也,而谓之马。”意思是毁誉由人,悉听自然,尽其在我。

  第五句所引用的典实,是人们熟知的,即《庄子·秋水》中所言:“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庄子以高超的诡辨技巧,折服了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相诘问的惠子。 第六句“梦中谁信蝶是周?”,则是引用了“庄周梦蝶”的典故,无庸赘释。

  诗末结句,以“索得玄珠”比喻得到道家教义的真谛,在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语出《庄子·逍遥游》),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不受纷纷扰扰的外界事物的拘束,得大自由大自在。

  看,我们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功力,他评介庄子的哲学观点,是抓住要点来说的,但并非堆砌枯燥无味的理学术语,而是以形象思维来描绘,故而诗味隽永,不流于一般说教的“方巾”气。

  作者不愧是个著名的哲学家(潮州牌坊街上有一座“理学儒宗坊”专门表彰他的政绩和学术业绩),故而他深明庄子学说,指出只有把握庄子学说的真谛,才能真正集会其思想内涵。区区八句律诗,竟然有条不紊地展开了这么多深奥的内容,是潮州文化中较少涉及的领域,诚谓理趣诗的名篇。

作者: 
唐东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4.02)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