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敬畏的名宦——方耀

  晚清时期,在粤东大地上传扬着一个令人敬畏的名字,那就是方耀将军。

  方耀,字照轩,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生于普宁洪阳镇德安里,少年时期在家乡受教育。17岁时,在潮阳东望仙桥的东山书院肄业后,于清咸丰初年跟随其父方源,从戎于粤东、粤西,在与太平军作战中屡建奇功,此后平步青云,同治七年,升任南韶连镇总兵。同年8月,调任潮州总兵,治潮州9年,又擢升为广东陆路提督,后又署理广东水师提督。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方耀因过度劳累,身体极度虚弱,在一次往江埔的急行军中,中暑昏倒,是年7月7日去世,终年58岁。

  方耀一生主要经历咸丰、同治、光绪三朝,正是满清充斥着内忧外患,多事并臻之秋,他为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满清力挽狂澜,政绩超群:

  办理清乡,处理积案。方耀任潮州总兵期间,同治九年(1870年),经两广总督瑞麟奏请,奉抄“办理清乡,处理九县积案”。受命于恢复潮汕周围地区的秩序,当时“潮俗好斗,土豪每筑堡聚众,占田产抗官租为常,吏不能禁”。时常发生宗族械斗,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和商贸往来。方耀办理清乡,面临着极大的抵抗力量,他采取高压、怀柔并举的手段。作为一员武将,他用铁腕捣毁了一个一个村落的堡垒,以严酷惩罚来恢复社会秩序。其中如,澄海“负险阻兵”、“焚劫豪绅”的谢奉璋、谢昆岗、郑锡彤、郑锡位,陆丰“拜会戕官”的陈独目等均受诛杀。此后,方耀创立选举清乡法,从正直的豪绅中选任保甲长,层层监督,互相察举,允许有不轨行为的人悔过自新,建立了严密的控制网络。接着,方耀追收历来农民拒交的赋税达白银百余万两;圈定大量的滨海泥沙田,从中提取大笔租金以充军饷。方耀于数年间办职案数千计,惩办抗官肇事分子3000多人,在重新确立地方政权威望的同时,又对人民进行一次财富搜刮。但他恢复了粤东地区稳定的社会秩序,使农民致力于耕作,很多抛荒的土地重新种上作物,各地商贾往来正常,客观上有利于潮汕地区经济的发展。

  复堤■河,保护水利航运。同治十年(1871年)夏季,由于暴雨连绵,韩江洪水泛滥,潮州城受到冲击,东门外月城剥落,洪水渗堤,城内漫水深达数尺,情况危急。方耀积极组织文武官员和广大民众抗洪抢险。事后,他采纳乡绅杨松、朱以锷的建议,改造城堤,用糯米拌石灰筑成“龙骨”,两侧加砌石墙,加固南北城堤780余丈。同治十三年(1874年),他又召集十八都乡绅富户,募捐筹款,利用外国机械疏浚韩江下游梅溪一带水道,增强该水道在汛期的排洪能力,保证旱季舟楫往来,并为以后河道的保养工作设立了基金。光绪六年(I880年),方耀拨款率绅耆重修南门涵,使自明成化年间创筑,后屡修屡淤的古涵能发挥水利灌溉作用。

  兴学育才,开设书局。在处理积案的过程中,方耀早已意识到为保证新创立的安定和繁荣局面持久下去,必须开启地方教育。于是“设乡学数百所,郡邑立书院,延礼通儒,开韩江书局,校刻书籍”。光绪二年(1876年)筹建金山书院,拨款搬走了位于金山顶的两个海防火药库。翌年,在濂溪祠旧址建金山书院,成为九县人员肄业之所。方耀还为金山书院购置图书,给贫穷子弟提供免费教育,并把一滨海沙田及房产划入金山书院作为校产,以保证办学经费。接着,方耀发起为全地区建立几百所免费学校的计划,以“清乡罚款”或“赎 (罪犯的赎罪钱)”建义学书院。由他主持新建或重修的学校遍布潮汕各地,如潮州城内东门外的长寿庵、西门外的紫霄宫、南门外的梵玉宫、北门外的龙神庙都设义学,镇署后设有德义塾,镇署右设有造义塾,海阳县大和都设凤塘义塾;澄海县外砂建蓬砂书院、方公书院;潮阳峡山建六都书院;普宁重修三都书院,增建普东义学、麒麟义学。此外,还有三山、西关、上南、奎光、兴道、宝峰、神山、上神等书院。同治七年(1868年),方耀又筹巨款嘱大埔士绅在县署附近创建启元书院。此外,方耀兴办出版书籍的韩江书局,建立医院,重修开元寺。

  修建炮台,巩固海防。光绪三年(1877年),方耀署理广东陆路提督,又负责南澳至碣石海防,便着手改进海防设施,用6年时间,在南澳深澳猎屿铳城西滩上建猎屿新炮台。据《潮州志》载,“炮台周约六十丈,深约八尺,内安轮盘旋转,四面可轰,”是比较先进的力防工事,可惜工程未竣而停工。光绪五年(1879年),方耀以“邻气不净,潮海严防”为由,奏请清政府建崎碌炮台(位于汕头市红领巾路尾),还在此台后面建成涂炮台作为辅台,并用隧道串起来。但炮台建成后未受重视,很长时间有台无炮,直到中法战争爆发后,清政府对这“海滨门户”才重视起来,招募兵丁防守。光绪九年,方耀调任广东水师提督驻守虎门。时正达中法战争,他大力巩固海防,“将威远上下横档各台,改造新式操演炮位,新巡港汊,绘成图说,分遣将校驻防廉部”。由于治军严谨,军威大振,这一时期他防守虎门至钦州、廉州一带,海防巩固,法军因此不敢入侵,转攻福建。

  方耀是清末潮州府众多官宦人物中具有突出政绩的一员。他治潮9年间办了许多造福本地的实事,因而获得皇帝赏穿“黄马褂”的殊荣。他作为封疆大臣时能居安思危,力固海防,在保疆卫国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清廷曾派太子少保彭玉麟到两粤视察,返京后向皇帝奏称:“粤有方耀在,可高枕也!”

作者: 
刘庆和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1.13)
浏览次数: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