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能忘”的吴府公

  恩威并施 保境安民

  太平天国举义以后,广东境内的各种民间帮会群起响应,他们多策动农民和游民无产者结成武装势力,公开与官府对抗。这些被官方泛称为“髪匪”者之所以举事,固然有封建政体腐败、天灾人祸等原因,但因过激行为引发的动乱,毕竟会破坏安定的社会环境,给百姓带来种种苦难,因此得不到民众的广泛支持。而作为一方的主管官员,自然会吧消弭“匪患”、保境安民作为尽忠朝廷的第一职责。

  道光二十四年(1844)吴均改任海阳县令,“时剧盗黄悟空统双刀会,聚党数千,蔓延三县。”吴均摸清匪情之后,将其情况报知巡道衙门。道台李璋煜委任他全权剿办,吴均“卒擒悟空,捕党数百人,各县藉以安谧。”

  吴均外貌严整有威,神采奕奕。对于违背礼教法纪,夤缘干谒、请托者,皆严加训斥,即使是他的上司、长辈也不能改变其操守。他的职务、住所虽不断变动,但每到一处,无不以利民生为施政首务。他同情饱经灾患、度日维艰的民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去改善他们的处境,但底线就是不造反,一旦越过底线,他便坚决执行“治乱用重典”的方针。每当剿匪讨贼时,他会在队伍的最前面打出一面黑布白字的大旗,上书“但愿百姓回头,免得一番辣手”十二个大字,以申明“恩威并用”的态度与决心。

  吴均对剿获积匪,必严刑痛惩:“或制木架钉手足,或丛柴校场焚之(即在校场“砌柴笼”烧死)”,官场中有人对这种酷刑有所非议,他也不为所动。为了杀一儆百,他将所杀尸骸用盐醃渍,装入押解饷银的大桶,送入贼巢。贼首为之战栗,相戒曰:“吴胡子不可惹!”咸丰二年(1852),惠州土匪沿河截劫,商旅不通,当地官员无可奈何。大吏命吴均率师剿办,遂俘获杨阿、惹八等一千三百馀人,分别惩治,惠境肃清,吴均声名大振。咸丰三年(1853),福建土匪猖獗,该省大员奏调吴均跨省协剿,已获部议允准。广东督抚认为潮州是滨海要区,官民方倚重吴均为一方保障,特火速上疏,奏请留粤。咸丰四年(1854),湖南巡抚骆秉章,复奏请调吴均襄办荆楚军务,广东仍以吴均不可一日离潮为由,再奏留之。林则徐被重新起用为钦差大臣督师过潮州,亦欲调吴均帮办“髪 匪”,后因不幸逝世于普宁县,吴均才未成行。

  咸丰四年(1854),清政府撤回江南大营,太平军散勇乘虚策动广东各地帮会起事。三月,潮阳陈娘康拥众围攻县城,知县汪政、守备李从龙击退之,但馀党仍屯兵近郊,且分兵攻惠来、普宁。五月,惠来陷落,援军失利,潮阳形势越发紧急。吴均亲督军驰救,他身先士卒,亲自点火开炮,火星四溅,燃及帽缨,左右皆惊惶失色,吴均岿然不动,兵士无比振奋,併力驰突,对方阵势披靡,自相蹂躏,死伤无算,潮阳之围遂解。而海阳县彩塘之吴忠恕与陈阿拾、和尚亮等趁吴均督师往潮阳,无暇兼顾郡城事,乃纠众结会,旬日间至万馀人,自称大营元帅、军师等,大掠海阳东、西、南村舍,围逼郡城。而澄海王兴顺亦纠众呼应吴忠恕,窥视澄邑。海阳县令刘镇、都司金国樑应对失当,饷道被断绝,郡城危在旦夕。官绅暗中派人请吴均回援。均以海阳初定,士民攀舆哭留,乃密遣潮阳令汪政分兵驰援,自移军澄海,以成合击之势。

  汪政率兵勇至潮州,见广济桥浮桥已被拆去,惊曰:“如此,则桥东已为贼有,潮城不能守矣!”立命重札浮桥,拔兵驻桥东,战守之计乃定。郡城中士绅邱步琼、林恒亨等亦申报官方,会集团练,“分立五社,无事巡防,有事助官军击贼”。郡城周边各乡亦集练乡勇与贼军相抗衡。闰七月,吴均檄罢原海阳县令刘镇,以汪政代之,保境平乱工作进一步加强。十月,“汪政谕绅士郭廷集设法擒贼首,并自率兵至彩塘乡勒交各匪,吴忠恕、李如珠、和尚亮等次第就缚伏诛”。至此,历时半年馀的动乱遂告平息。

  吴均至澄海,进兵攻外砂乡,直捣贼巢,擒王兴顺。又分饬诸路搜捕逸匪,自留澄海以清理馀孽。不久,再回师收复惠来县城,斩贼首陈娘康等于阵前。潮州境内此起彼伏的匪乱终于相继消弭,社会又恢复相对安定的秩序。

  当日吴均攻外砂乡时,恰逢霪雨连旬,兵不能进。吴均多日跪雨中求晴,体中寒湿,又因为在军中积劳成疾,故至十一月凯旋至郡后一病不起,卒于治所。“士民皆痛哭失声,赴弔者充塞衢路”。灵柩归乡日,村民野老,无不攀号送引。自郡城东门至上水门,舟次计程仅二里许,“灵柩初出府署当寅卯交(早上五、六点),登舟则夜漏二鼓下矣(晚九时至十一时)。”(《粤游小识》)从昌黎路府衙经太平路出东门至上水门码头,不到五里的路程,出柩队伍竟走了十六个钟头,那种“挨街塞巷”的出殡情景,可谓感人至深。

  吴均“自奉俭约,由县令至郡守,一如寒素。性廉介,不妄取民间一钱。卒之日,一子一妾,赖僚友倾助,始能归籍。”(光绪《海阳县志》)一位自奉如此廉介之人,对于有利民生之事,如修桥、筑堤等,却一掷数千金,而为了治乱保境,更是奋不顾身、鞠躬尽瘁,这样的官员,又怎能不为民庶所衷心拥戴?正如《清史稿·列传》所言:均“治潮最久,以养以教,民畏其威而怀其恩,倚如父母”。

  咸丰五年(1855),两广总督叶名琛“奏均屡著战功,得旨追赠太仆寺卿,潮州府城建立专祠。”(清史列传))除了皇家恩典,郡城百姓还在北阁的韩江楼和东门楼为其塑像礼祀(以汪政神牌配祀)。笔者小时候常在奶奶牵引下登东门楼拜过带墨晶眼镜的“吴府公”,遗憾的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东门楼改建工程中,塑像已荡然无存!    (下)

作者: 
曾楚楠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8.04)
浏览次数: 
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