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为霖剔弊厘奸、兴道设教

  龙为霖,字雨苍,号鹤坪,四川巴县人,康熙四十五年丙戍(1706)进士。雍正八年,摄肇庆司马事,十年(1732)迁潮州知府。“剔弊厘奸,兴道设教,十一城官吏豪强屏息敛手。”(参见嘉庆张邦伸《锦里新编·龙为霖》,下同)

  龙为霖下车伊始,即有修堤之举。先是他沿梅江、韩江水道来潮州途中,已发现“韩江自大埔三河而下,势若建瓴,北门当其冲,常受水患,古作障水堤以御之,岁久多圮,田庐淹没”,故到任后即兴工修筑,使水循故道,州人得以安居乐业。

  郡城有大憝(极奸恶之人。《明史·刑法志》:“巨恶大憝,案如山积。”)余猊、陈阿兰等,煽诱无赖,党羽盘根错节,已形成一股不容小觑的黑社会势力,历年横行乡里、殃及邻县,官府竟莫奈其何。两广总督鄂尔达知龙为霖廉能,因密札委其清理。为霖以重金买通线人,使其潜迹跟踪。不久,线人密报:清明节潮人皆有“挂纸”(扫墓)习俗,届时余猊等必到祖茔祭奠。猊好酒,饮必醉,可趁机擒获。为霖乃密令营员各选精壮兵役绕道出城,事先不要告知出巡目的。等接近余家祖墓,兵役发现余猊,皆大惊失色。龙为霖以“忠义顺逆”相激励,并告以必大获全胜之理由,于是众皆奋勇直前。余猊等毫无准备,又正酣醉,虽逞凶迎斗,没几个回合,即束手就擒。党羽亦作鸟兽散。龙为霖遂将余猊等星夜押解至省城正法,其胁从者则分别情状,从宽发落。数十年之社会毒瘤,不动声息间,一朝溃破,官民遂获安枕。不久,龙为霖又捕获另一元凶林振先,使之伏法。此二役,比邻县邑亦阴受其福庇,黎民无不拍手称快。

  在根治黑社会势力之同时,龙为霖亦倾心于文教。在拜谒韩文公祠时,他见祠左陆秀夫祠南侧有破旧墙垣,存有一门,门匾书“昌黎书院”,为之“■(忧伤)然心动”。按,康熙三十年(1691),巡道史起贤谒韩祠,深以贤祠之无书院为憾,乃于“祠东数十步文昌阁下荒基”创建书院。由于其时郡治城西南已有“韩山书院”之设,因命名新书院为“昌黎”。没想到41年后,由于管理不力,书院竟破败如是,仅存门匾、残垣!龙为霖乃下决心“沿而扩之”,他亲自设计格局,又细核施工经费,委托海阳县令龚松林“鸠工选材,卜日营建”。历时仅半载,至雍正十一年三月,书院面貌焕然一新:“前为重门,题曰‘韩山书院’,升阶为讲堂,后有楼,楼左右为山长居。迤左一带为诸生习业所,用物咸备。其沙蜿蜒隆起,回抱院落,于上建魁星之阁。再进,立‘乞佩亭’。大门前有巨池,以亭凭之。”可谓水色山光,各极其趣。

  在扩建过程中,龙为霖还注重书院“软件”建设,其要有三:一是调整院名,使名实相副。按,南宋淳■三年(1243),知州郑良臣在城南韩文公庙故址建斋舍课诸生,扁曰“城南书庄”。咸淳五年(1269),知州林式之“取城东之韩山以号城南之书院”,即改称为“韩山书院”,元代院址迁城西南,而院名至雍正年间仍沿其旧。亦即是说,在城之书院名“韩山”,在韩山麓之书院名“昌黎”。至雍正十一年,龙为霖乃改称“昌黎书院”为“韩山”,在城西南之书院恢复旧名“城南”,使书院名称、地址再无“错位”之嫌。二是扩大招生范围与名额,改善生员待遇。“进十一属(即潮州所辖十一县)之秀者而受业”,“学士百数十人月给膏火(助学金)”,使书院成为府一级的教育基地。三是加强师资队伍建设。龙为霖延聘康熙四十八年进士,曾任四川渠县令、韶州教授的海阳名士翁廷资(字尔偕,号海庄)主持书院讲席,又聘彭泽教谕杜肯亭为讲师,文风翕然一变。每逢月试,为霖必率郡同僚及海阳县令亲往,有时则于公馀独往,为诸生授课。每当讲评试卷时,全院师生会聚一堂,“酒食前列,有旌有赏”,场面气氛十分活跃和谐。由于学风淳正、办学水平上乘,故“闻风来学者遍邻封(毗邻州郡)之士,学舍至不能容,于陆(秀夫)祠增修。一时声播全粤。”而良好的教学环境,亦造就了一批批人才:“词林如饶平詹君肯构、部郎如程乡蓝君钦奎、进士如海阳梁君作则、蔡君跃、谢君■庸,莫不联翩迭上也。”

  龙为霖又是一位大孝子,奉其母多年流徙于宦途。母思乡心切,为霖送至省城并恳求上司列宪准其辞官归养。总督、巡抚等皆委婉挽留,答应他先送其母回乡后再留潮任职。雍正十二年,大埔县令杨麒生以贪污被揭革职,为霖亦中蜚语去官,适逢乾隆皇帝登基,恭蒙召见起用,但为霖坚请回乡奉母终养,获准后星驰回渝,备极孝思。家居二十年,与知己数人极诗酒唱酬之乐。有《荫松堂诗集》、《读史管见》、《本韵》等书行世。

  龙为霖工书法,时或游弋于二王、颜鲁公、虞、欧、颠、素之间,尤善指书。他常在羊城民家得睹韩文公手书《白鹦鹉赋》,认为是“希世至宝也。购归摹诸石,勒于(韩)祠东壁。”潮州沦陷期间,日寇将该碑卸下移至西湖,企图与其它文物一并偷运回国,后因故未果。抗战胜利后,该碑镶入西湖公园景韩亭正壁。自清代中期以后,署名“退之”的《白鹦鹉赋》是否为韩愈手迹,鉴赏家各执一词,迄今仍无定评。道光《广东通志·金石略》认定阳山县“鸢飞鱼跃”碑系明人万承风伪作,其署款“退之”二字与《白鹦鹉赋》碑正同。当代学者启功先生在《韩退之遗墨记》中说:“按世行公书狂草大字,率出辗转翻摹,点划纠结,无复笔意可寻,真伪乃更难定。”但不管该碑是真是伪,龙为霖当年从羊城购归“退之”手迹并将其勒石的做法,说明他对韩文公治潮业绩钦仰有加,确实是出自“欲为潮郡增故实”之初衷。而历时近三百年之《白鹦鹉赋》碑,至今仍是潮州西湖公园之一大观赏亮点。以此而论,龙为霖在潮州文物之传扬方面,功非浅■。

作者: 
曾楚楠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9.01)
浏览次数: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