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绣工艺大师康惠芳:千丝万缕,演绎针线上的艺术

  潮州刺绣流行于潮汕地区,其绣艺精美细致、构图均衡饱满,尤以富有浮雕效果的垫高绣法独异于其他绣种。潮绣曾盛极一时,中间虽一度沉寂,但总有一批潮绣艺人坚守付出,使它代代相传,国家级潮绣传承人康惠芳从事刺绣工艺50余年,擅长潮绣传统针法的创新运用,她成功研究的立体双面垫高绣法,让潮绣焕发出新的魅力,她不断培养潮绣的后继人才,从艺至今授艺、培徒300多名。

  想当年:换粮无人问津

  至如今:千金不卖

  走进康惠芳的家,一进门就可看到一幅约1米长宽的双面《金龙鱼》刺绣,细致的四圈鱼眼、上扬欲张的鱼嘴,加上强烈的立体感效果,看上去栩栩如生,鱼仿佛要跳出来一般。这是康惠芳最得意的作品之一,也是她的第一幅双面绣作品。康惠芳表示,大幅的双面绣作品耗时耗力,一针一线都要人工绣制,像一幅比较大的《松鹤延年》作品,她和几个绣工一起赶制,要花半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

  在康惠芳的绣坊里,还有一幅陈放了许久的刺绣作品《九龙壁》,虽然是30多年前的作品,但富有层次和立体感的九条龙看上去仍光鲜艳丽、活灵活现。这是她年轻时绣制的作品,在潮绣工艺低迷期间,康惠芳曾拿它去换粮食,但当时无人问津,而现在它成为了工作室里非常珍贵的一件不卖珍品,康惠芳将其视为自己刺绣生涯里困难时期的见证。

  康惠芳15岁时开始学习潮绣,没有学习过美术、画画等艺术课程,只念了七年的书,她对于潮绣的研究和创新都是靠多年的经验一点点累积起来的。

  刺绣已成为康惠芳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除了外出,她大多数时间都在绣坊中研究刺绣作品,有时看到非常满意的作品,她会开心地忍不住直拍手,像个容易心满意足的小孩。

  卖掉唯一的金项链

  维持工作室的经费

  康惠芳身上有着“绣娘”特有的气质,穿针引线时,她的手总是自然地弯成兰花形,针起针落间,绒线、丝线、金银线相互交织,一幅图案的轮廓很快就能勾勒出来。多年来,她一直放不下手中的针线, “年轻时为谋生计,不得不靠绣制‘枕头花’换番薯填饱肚子,现在放不下针线活是出于兴趣爱好。”康惠芳说。

  在潮绣市场低迷时,康惠芳并没有选择转行,而是思考着这门艺术的出路,“隔行如隔山,这辈子还是做自己熟悉的潮绣踏实。”康惠芳告诉记者,那时什么都得靠她自己,潮绣市场低迷,最艰苦的时候,康惠芳卖了自己身上唯一的一条金项链维持工作室的经费,她就这样一直坚守了下来,直到改革开放初期,潮绣产品开始走出国门,并深受东南亚国家华侨的喜欢,她的作品也渐渐有了名气。

  康惠芳在创作中留意到,苏绣能做双面绣,但潮绣要做双面感觉很难,有没有办法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和突破呢?经过长期的摸索,康惠芳在原来潮绣技法的基础上创新双面垫高刺绣技法,成功研究并绣制了前所未有的立体双面垫高绣法,这种针法开创了立体双面垫高绣法的先河。

  世博会上潮绣作品

  《金色骑楼》送各国贵宾

  在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上,康惠芳创作的一幅大刺绣作品《金色骑楼》吸引了许多游客的注意,该作品以上海世博会广东馆为题材,采用了双层绒线垫绣法,一针一线手工制成,富有层次感和立体感的广东骑楼、牌坊、醒狮等内容看上去栩栩如生。

  康惠芳介绍称,当时省政府希望将其指定为上海世博会广东馆的潮绣礼品,赠送给来自世界各国的重要嘉宾。这次任务既急又重,康惠芳之前没绣制过建筑物,对她来说是个新的尝试,她最后决定借鉴潮绣前辈绣制潮州八景的技法来绣制金色骑楼。在康惠芳的带领下,工作室的全体绣娘连续多日加班加点,终于完成了这个任务,这批作品完成后深受好评,礼品从原先订制的300件一直追加到500多件,潮绣这一传统工艺也因此备受关注, 这是康惠芳感到最自豪的事情之一。

  康惠芳50多年来都专注于穿针引线上,她不断地创新和研究潮绣作品,创作的多幅作品影响广泛:2005年垫绣《下山虎》被国家领导人选送给加拿大总理;2009年垫绣《梅兰菊竹》获中国文化遗产“锦绣中华”织绣精品大展金奖……几年前,康惠芳的一幅刺绣作品还曾被人以80万元的高价要求收购。不过康惠芳更关注的是潮绣工艺的创新和传承,她的许多作品都没有对外出售,而是寻找时机将作品集中展览,让更多的人了解潮绣的魅力。

  让潮绣走上婚纱

  康惠芳介绍称,潮绣技艺若要脱颖而出,与一个人的专业、精细、用心是密不可分的。要学习潮绣,光是学纫针捻线就要七八个月时间,还要进一步学习构图、针线技法、使用材料等,没有几年的时间很难熟练掌握。让康惠芳感到担忧的是,虽然她很乐意教授刺绣技艺,但现在越来越少有年轻人愿意静下心来学习潮绣了,她的工作室里的绣工年龄大多在三四十岁,年轻的徒弟寥寥无几。

  徒弟阿玲跟随康惠芳学习已经一年多时间,她对潮绣有着浓厚的兴趣,一年多前,她自告奋勇从几百里远的地方独自一人找到康惠芳想学习刺绣,康惠芳被这位90后小姑娘的热忱和毅力打动,便将其留在工作室里悉心教导。

  作为潮绣的国家级传承人,康惠芳在教学潮绣时毫无保留,虽然书读得不多,没有系统的教学理论,但对于哪个地方该用什么针法,这些她都记了在脑子里。康惠芳认为,潮绣最好是从小培养,这样才能将种种技法掌握并熟练运用。因为潮绣的每幅大作都要有一个总设计的人,这个人必须熟练运用各种不同的绣法。她指着近期创作的一幅作品《百子图》说:“图中的每件事物,细节到每个孩童身上的服装图案的绣法都各不相同,甚至使用的材料都有差异,普通绣工是很难把握。”

  康惠芳表示,如今潮州已是有名的婚纱生产基地, 潮绣完全有可能将里面一些针法运用到婚纱上去,让潮绣与服装结合走产业化道路,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和学习潮绣。

作者: 
张映武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9.21)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