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恋故园 白首存童心——饶宗颐学术馆馆长陈伟明谈饶公

  对于饶宗颐这个名字,相信许多人都不陌生。钱钟书说他是“旷世奇才”,季羡林说他是自己“心目中的大师”,金庸说“有了饶宗颐,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国外把他誉为“东洲鸿儒”……种种盛名,让人仰望,但这都是学术界对他的赞誉。作为潮州人,这名百岁老人在家乡人眼中的印象怎样?除了“学术巨匠”之外,他是否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呢?近日,记者采访了潮州饶宗颐学术馆馆长陈伟明,请他谈一谈对饶公的认识。

  

  据陈伟明回忆,他与饶教授接触的机会虽然不多,但有几次还是印象比较深刻的,其中有两次,就是在这座被称为“颐园”的饶宗颐学术馆中。据陈伟明介绍,饶宗颐学术馆自2006年扩建落成以来,饶公一共来过几次,每次在“颐园”逗留,饶公都似有“回家”的感觉,久久不愿离去。

  “第一次回来是在新馆落成的时候。那天,饶教授看起来精神不错,在馆内看了很久,后来他的女儿饶清芬女士因为怕他太累,就催促他回去休息,饶教授却说,‘不怕,让我多看一会啊’。”陈伟明说,看得出,饶教授对坐落在韩水之滨的这座学术馆是十分喜欢的,而且充满感情。学术馆取名“颐园”,是参照他的故居进行建造,里面的假山亭榭与他的故居一模一样,也许,这些建筑能勾起他太多的回忆,以致于他每次回来都看得入神,忘了时间。

  “印象最深的另一次还是2011年4月24日,饶教授来为《潮州志补编》审稿的第二天。”陈伟明告诉记者,2011年4月23日,担任《潮州志补编》总纂的饶公莅临潮州饶宗颐学术馆,完成《潮州志补编》审稿工作。当天晚上,忙了一整天累得不行的他关掉手机,这是他任馆长以来第一次关机。孰料这一次关机,差点让他与饶教授错失机缘。“幸好他们后来把电话打到家里来。”陈伟明笑着说。原来,当天上午,饶宗颐先生本已打算回香港,但车子开到潮州大道时,他却忽然提出,想到“颐园”再看看。“那一次,他(饶教授)在这座假山前面坐了很久,神情若有所思,心绪仿佛穿越时空,在岁月中漫游。”从饶教授这两次到“颐园”的经历中看出,他对故园十分眷恋,也许,一个人在外漂泊久了,对家乡的感情越发深厚,就像他自己写的一副对联那样,“天涯久浪迹,啸路忆儿时”。故乡,始终是每个游子心头挥之不去的牵挂。

  “除了对故乡有深厚的感情外,饶教授给人的另一种印象就是很率真,有人说,在他历经岁月的容颜下,藏着一颗最真的童心。”据陈伟明回忆,饶教授虽然百岁高龄,但他每次与人握手,总喜欢稍微加点力度,让对方感觉沉稳有力。有几次他到香港等地参加饶学研究的一些活动,饶教授每次出现,都被人群包围着,他也不好意思挤上前去,但饶教授远远见到他这家乡人,却一眼就认了出来,并点头问候或捧手致意,从来没有学术大师的架子。

  陈伟明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今年年初,设在广州增城的饶宗颐学术馆落成时,他应邀参加了落成典礼。当时,饶教授正坐在主席台上。“其他人正在致辞,我抬眼望去,却看到饶教授正在‘搞小动作’——双手抱拳,伸出左手中指指向台下,朝主席台右下侧微微颔首,眼神狡黠,又含着亲切的笑意。我顺着他目光一看,原来那里坐着曾宪通教授,饶教授正与他悄悄进行‘眉目传情’(交流致意)呢。你想大家都在那正襟危坐,他老人家却做了这样一个小动作。那一刻,我真觉得饶教授真的就像一个小孩一样,内心充满着童真。”

  ◆链接

  饶宗颐学术馆

  2006年12月17日,饶宗颐学术馆新馆举行落成庆典仪式。新馆占地面积约58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3156平方米,工程总投资约4000万元。主体建筑包括翰墨林、经纬堂、天啸楼、多媒体厅、贵宾休息室、办公室等。

  工程于2006年2月兴工,11月告竣。为崇贤尊哲,取名颐园,并敦请饶宗颐先生题额。颐园的建筑布局力求体现典雅秀丽的潮州传统民居的风格,将建筑与庭园有机结合,把平庭、山庭及山水庭穿插于各建筑之间,使之主次分明、错落有致、移步生景、美轮美奂,成为潮式庭园的经典之作。

作者: 
陈福洋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1.16)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