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的汉学泰斗

  潮州市广播电视台专题中心副总监林峰,曾担任纪录片《饶宗颐》的撰稿。在拍摄这部纪录片的过程中,他与饶宗颐先生有过较为深入的接触。随着对饶公各方面成就的了解由感性趋向理性,林峰对这位国际汉学泰斗的崇敬之情则由理性返归感性。与本报记者交谈时,提到饶公给他带来的震撼,他多次用“汗毛直竖”来形容。不过,在林峰真实的感受中,饶公即使到了期颐之年,依然保留着一颗纯真的童心,各种耀眼光环背后的饶公,更像是一个不忘初心的顽童。

  “不如相忘于江湖。”

  2001年5月间,汕头市有关方面组织粤东三市媒体到香港采访饶宗颐、陈伟南等潮籍名人,我作为潮州媒体记者,有幸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饶公本人。

  在香港跑马地,饶公居住的屋子显得有点狭窄,到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甚至连茶几都是由书籍“砌”成的。当时我问饶公,离开家乡那么多年,是否想念家乡?虽然我是明知故问,但饶公的反应还是令我吃惊,我话音未落,他已板起脸孔,严肃地说:“不想念家乡我为什么做这些事?!为什么要倡导潮州学?!”丝毫不掩饰对我这一“低劣”问题的不屑。

  第二天,我们到香港中文大学拍摄外景,过后在大学里一个鱼池旁边散步,我逮到机会与饶公交谈工作以外的话题。我对饶公说,“您这样四处做学问,自由自在,视野非常开阔,就像鱼儿一样,快乐地在水中畅游。”饶公立即引用《庄子》里面的一句话,纠正了我的说法:“鱼儿也不一定快乐,它们也要争食。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时隔10年后,饶公应邀到惠州西湖参加当地举办的一场文化活动,我们因为要拍摄《饶宗颐》纪录片,便赶往惠州与他见面。这10年间我再也没有遇到过饶公,而在惠州西湖,当我问他是否还记得我时,他笑着说:“当然记得——‘不如相忘于江湖’。”我感到极为不可思议,我这样一个小小后辈,只是10年前有过短暂接触,饶公竟然能够清楚地记得,不得不叹服他惊人的记忆力。

  “剪不乱,理还乱,越说越乱,哈哈哈哈……”

  2001年在香港采访饶公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经常像孩子一样,保留着一颗纯真的童心。在香港中文大学,我提出为他拍摄一组他坐在操场上眺望夕阳的镜头,他爽快地答应下来。但拍摄过程中,我发现饶公一直在憋住笑,仿佛这样在镜头前“演戏”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多年来,每次与饶公见面,握手时,他总喜欢用力捏住我的手掌,然后问我够不够劲。有一次我说:“痛是痛,但还能忍受,您能不能再用点劲?”果然,他就更加使劲地捏,听到我说受不了了,他会流露出得意的神情,就好像他的“小计谋”得逞一样。

  跟饶公多次接触中,我越来越感觉到,保留一颗童心,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他也十分怀念童年的生活。饶公早慧,六七岁的时候,其他孩子在院子里削竹剑玩耍,他却沉浸在封神榜的神怪故事之中。饶公年轻时还喜欢看武侠小说,喜欢各种各样的神奇武功。所以他心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江湖,光怪陆离、无奇不有,他有一种仗剑天下、快意恩仇的情结。

  在一次我对饶公的采访中,谈到他童年和年轻时的种种趣事,最后他说:“剪不乱,理还乱,越说越乱,哈哈哈哈……”

  日本女教授:“饶公在我们心目中是一位神。”

  我们做纪录片,不论是撰稿也好、编导也好,都要求自己处于冷眼旁观的位置,把人物客观呈现出来,我们不下结论,把结论交给观众。但做《饶宗颐》纪录片,最后我发觉已经很难“客观”,特别是对外围一些专家学者的采访,从他们口中得知饶公原来是如此厉害的人物,我一再受到感染,对饶公的崇敬之情不受控制、一次次井喷。

  采访清华大学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教授时,他说,“(饶公)这个人的成就,不是我可以作出评价的。但有朝一日,编写中国考古史的时候,谁都不可能绕开他。”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许嘉璐说:“饶公是一座山峰,像这样的人今后不可能再有了。再过一百年或者更久的时间,当人们谈起饶公,会像今天谈李白和杜甫一样。”

  日本著名学者池田大作说,饶公是“亚洲文化的伟大旗手”。

  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敦煌莫高窟为饶公举办祝寿活动,席间饶公上台演讲,随后主办方特地安排了合影的时间。当嘉宾们纷纷涌上去与饶公合影时,我留意到,日本早稻田大学一位女教授一直站在台下,两手交叉下垂、低头行礼,十分谦恭。等其他人都散去,她才走过去向饶公鞠躬,询问是否可以合影。事后我问那位女教授,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她坦言:“饶公在我们的心目中是一位神。对待这样的人物,我不敢轻易走近。我是一个后学,有必要站在旁边等待。”

  拍摄纪录片之初,我已知道饶公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但那时我还未意识到饶公真正的高度。当看到国内外那么多的专家学者,因为饶公而愿意腾出时间接受我们采访,听到他们亲口说出对饶公的评价,我的震撼真的是只能用“汗毛直竖”这个词来形容。一开始还心存疑虑,如此之高的评价能否让人信服。到后来,一位又一位学者的评价如出一辙,我不但完全消除了疑虑,而且内心越发激动,为家乡出了饶公这样的人物而激动。我也相信,人们对饶公的高度评价,既不过分也未拔高,因为饶公就是这样的人。

作者: 
江马铎 林峰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1.27)
浏览次数: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