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复古与潮州太守王涤

  王涤,字长源,号太原叟,山东莱州人。元祐元年(1086)为河北转运司管勾文字官。元祐五年(1090)以朝散郎来任潮州太守,此时年已六旬有余。(按宋代官制年七十退休)旧志说他到任后“增学田以赡学生,建韩庙以尊先贤,浚芹菜沟以疏水患,筑梅溪堤以障民田。”而且“养士治民,一以韩愈为师”。 (《永乐大典》卷五三四五潮字《潮州府三。文章。拙亭记》)后因不合上官意,几被夺职。新任上司察其无私,免予处分。在燕居堂旁建拙亭以志其拙。元祐七年去任。他在任间最值得说的事是新修韩庙,并请苏东坡撰写碑文。

  王涤与吴复古第一次见面应在他来任潮州太守之后,按理揆度,王涤来知太守,不久当会听到潮州名流吴复古的名字,时吴复古居于潮州岁寒堂(岁寒堂事在《吴复古与郑侠》文再谈。)。第二年即元祐六年他倡建韩文公庙竣工后,请苏东坡撰写碑记,苏在复函中对王涤说:“子野诚有过人,公能礼之,甚善。”(《东坡全集》卷八十一《与潮守王朝请涤二首》第一简)可知王、吴两人已相识。七年(1092),苏轼写好韩文公庙碑记寄给王涤,还付信不厌其烦地说明碑的式样,最后说:如果王涤他调(王于当年调任),碑记的式样即由吴复古负责。同时也写信给吴复古谈碑记建造的式样以及对于潮人的一些看法,可知当年吴复古参与为韩庙立碑事。

  也差不多在同时,王涤在燕居堂旁建拙亭,撰写《拙亭记》,说他与吴相往来并询问吴复古对于“拙”字的见解。吴复古对王涤说:“夫性,天之命也;富贵贫贱,亦天之所命。性乐天知命,直以事道,不作伪以劳心,不饬诈以钓名,古君子之守分也。奚谓之拙?”

  之后,王涤建叠翠楼,又有《怀潮士吴子野》,诗曰(见《永乐大典》卷五三四五潮字《潮州府三。题咏》):

  旅悰牢落怆离群,叠翠楼前日渐曛。金饼光茫升海月,玉龙鳞甲护霜云。星星淡火随堤见,历历樵歌隔水闻。马足车音在何处,嶂南歧路锁烟氛。

  王涤于元祐年七年离任。明年秋,吴复古南归时至河南大名府与王相遇,王涤有诗赠吴,曰《赠子野归潮时会大名府》(见《永乐大典》卷五三四五潮字《潮州府三。题咏》):河朔频河地早寒,城烟牢落水回环。几番夜雨涨新岸,一片秋云归旧山。君驷渐腾梅岭外,我车犹在菊篱间。潮人若问何如守,病骨支撑两鬓斑。

  可惜,王涤的二次赠诗,我都无法了解吴复古是否有和诗。而从以上两人的交往,可证王涤对吴复古很敬重,感情也不错。

  附王涤《拙亭记》:

  东莱太原叟,年六十余,承命假守于潮。起小亭于燕居堂后池之北,岸有水竹,皆因其旧。虽景最幽寂,而规模甚朴。叟公馀退食,横书隐几,默坐其上,妻孥嬉啸于旁,且不知其异乡之牢落也。叟太息而自讼曰:“信劳二纪,当途名公卿固有知者。不能求温希凉,致位显要,携幼稚,穷山水之险,南走七千余里,叨窃存禄,以期饱暖。既至,增学田以赡诸重生,建韩庙以尊先贤,浚芹菜沟以疏水患,筑梅溪堤以障民田。可矣!而又将辟金汤之固,为朝廷设险,以容保斯民。而辄取上官之怒,几不免窜逐。赖仁者继至,察其无私,恕为完人。呜呼!何其拙之甚也!”遂以名其亭。

  麻田居士子野吴君,惠然访叟,问其所以。叟语其故,居士曰:“嘻,叟何惑也。夫性,天之命也;富贵贫贱,亦天之所命。性乐天知命,直以事道,不作伪以劳心,不饬诈以钓名,古君子之守分也。奚谓之拙?”叟矍然而起,擎跽以谢居士曰:“拙之义至矣哉!不独终身请事斯语,愿诲子孙,使守之无斁(斁,音yì,即厌倦)。”(录自《永乐大典》卷五三四五潮字《潮州府三。文章》)

  附苏轼与潮州王朝请涤第一简:

  承寄示士民所投牒及韩公庙图,此古之贤守留意于教化者所为,非簿书俗吏之所及也;顾不肖何足以记此。公意既尔,众复过听,亦不敢固辞。但迫行冗甚,未暇成之,愿稍宽假,递中附往也。子野诚有过人,公能礼之,甚善。向蒙宠惠高文,钦味不已,但老懒废学,无以塞盛意,悚怍而已。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揭阳日报(2015.05.31)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