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复古与苏过

  苏过(1072~1123),字叔党,苏东坡幼子。年十九,以诗赋解两浙路,赴礼部试,下第。二十一岁恩授右承务郎。苏东坡谪知英州,贬惠州,迁儋耳,渐徙廉州、永州,独苏过侍之。年三十,即靖国元年(1101)父苏轼谢世于常州,苏过兄弟葬苏东坡于汝州郏城小峨眉山,遂家颍昌,营湖阴水竹数亩,名曰小斜川,自号斜川居士。政和二年至五年(1112~1115)监太原府税。明年即政和六年(1116)知颍昌府郾城县令,宣和二年(1120)以法令罢免。五年(1123)夏,以通直郎权通判中山府。本年冬十二月卒,年五十二。著有《斜川集》二十卷,今人笺注有《苏过诗文编年笺注》十卷。其《思子台赋》《飓风赋》早行于世,在诸兄弟中最能承传其父衣钵,时称为“小坡”,盖以苏东坡为大坡也。陆放翁有“焚香细读《斜川集》,候火亲烹顾渚茶”之句(陆游《七律。斋中弄笔偶书示子聿》),知苏过的诗在南宋即已刊印并受行家好评。其叔父苏辙每称苏过之孝,用以风其闾阎、训其宗族,并谓“吾兄远居海上,惟成就此儿能文”。传见《宋史》卷三三八《苏轼传》附。

  苏过因其父苏轼其叔苏辙的关系,很早即认识吴复古。绍圣三年(1096),吴复古“绝食不睡”,苏过有《戏赠吴子野》(《斜川集》卷三;《苏过诗文编年笺注》卷一)诗,云:从来非佛亦非仙,直以虚心谢世缘。

  饥火尽时无内热,睡蛇死后得安眠。

  饥肠自饱无非药,定性难摇始是禅。

  麦饭葱羹俱不设,馆君清坐不论年。

  诗后自注:“子野绝食不睡。”本诗多用道语道典,因吴子野绝食,犹道家辟谷即摒除火食,不进米谷之修炼方法。饥火,指腹中饥饿如火中烧。睡蛇,喻烦恼。定性则为佛语,谓精神专一不散乱。馆君,即为君备房。诗一开始即说吴子野非通常之求佛升仙,而是以他特有空无之心境来遣人世间俗缘。第二三联则说吴子野已能遣散睡蛇即烦恼,心意专一。最后一联则言不设食馔,请君长坐而已,即扣紧诗题之“戏赠”,所谓“馆君”特为戏语,甚有趣。此诗作后,芝上人、陆道士皆有和作,明年初春,其父苏东坡也有《吴子野绝粒不睡,过作诗戏之,芝上人、陆道士皆和,予亦次其韵》诗。也说吴复古:“聊为不死五通仙,终了无生一大缘。”

  《苏过诗文编年笺注》卷一另有《闻潮阳吴子野出家》诗,云:子昔少年日,气盖里闾侠。

  自言似剧孟,叩门知缓急。

  千金已散尽,白首空四壁。

  烈士叹暮年,老骥悲伏枥。

  妻孥真敝屣,脱弃何足惜。

  四大犹幻座,衣冠矧外物。

  一朝发无上,愿老灵山宅。

  世事如余何?禅心久空寂。

  世间出世间,此道无两得。

  故应入枯槁,习气要除拂。

  丈夫生岂易,趋舍志匪石。

  当为狮子吼,佛法无南北。

  《苏过诗文编年笺注》校注者称:“本诗亦载于《东坡续集》,作东坡诗,非是。考旧题王十朋《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施元之等《注东坡先生诗》诸南宋苏诗注本均不载此篇,是当时有识者已不目为东坡之作。《永乐大典》录为小坡诗,王文诰将其从《苏诗编注集成》中删除,是为得之。坡集本诗于‘妻孥真敝屣’句下有‘四大犹幻座,衣冠矧外物。一朝发无上,愿老灵山宅’数句,今据补。本诗作年不详,当是在《戏赠吴子野》后。”

  其实宋王十朋《东坡诗集注》卷十九《仙释》即录此诗,清冯景《施注苏诗补遗》卷上,以及清查慎行《苏诗补注》卷三十六都录此诗。

  《苏过诗文编年笺注》列《戏赠吴子野》为绍圣三年(1096)作,称《闻潮阳吴子野出家》在其后。据查氏,《出家》诗列于元祐八年(1093)苏轼作,同时另有《吴子野将出家赠以扇山枕屏》,是。这年吴复古九十高龄,苏过二十二岁,相差近七十岁,细味《闻潮阳吴子野出家》诗,从识见和年龄上,似不能为苏过所能咏,故此诗当为苏轼所作。

  自绍圣四年(1097)苏东坡移置儋州(海南)后,吴复古不顾九十多高龄,仍到儋州看望苏东坡。苏东坡于元符三年(1100)迁廉州,到明年春,吴复古都与苏东坡作伴内迁。而这段时间,苏东坡身边儿子即为苏过。可惜,没有留下吴复古与苏过唱和的诗作。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揭阳日报(2015.08.30)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