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匠风范佃介眉

  在现当代潮汕艺坛中,佃介眉是一位有一定代表性和典型性的艺术家。佃介眉诗、书、画、印、国文经史兼能,且多有研究。在其艺事中,书法篆刻最为人称道,画名略被书名所掩,近年来国内艺术界、学界对其艺术成就及其美学特征多有研究,其于潮汕现代艺术史中,有着不可代替的地位。

  佃介眉生于光绪十五年(1887)一个书香世家,一生经历三个不同的社会变革时期:辛亥转制、民国动荡、新中国。佃介眉一生主要的艺术活动,是在“五四”前后到上世纪60年代约半个多世纪的一段时间内。在中国几千年的书画史上,这是一个相当特殊的时期,艺术的发展进入了一个特殊的阶段,既是与历代艺术相衔接,又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积累和发展,既有其延续性又有其开创性,是古典艺术逐步向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时期。书法艺术更是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由于清初“乾嘉学派”的影响,考证学渐起,并因此影响到书论和书法风气,其代表人物阮元推崇北派碑版,以期倡碑学而救帖学之弊。佃介眉出生之时正值号称集碑学之大成者的康有为《广艺舟双楫》问世,而光绪三十一年(1905)八月,清政府下诏停止科举,倡新学,其时“西学东渐”,新的教育制度相继出现,同时带来新书写工具的冲击。虽然民国时期的社会极为动荡、战火频仍,城头变幻大王旗,但由于书法艺术本身具备的民族性、国粹性、实用性和有深厚基础的民众性而不至于消亡。自宋元以来,书画重镇以江浙一带为盛,广东则以广州为中心。潮汕的书画艺术尽管传统底蕴深厚,却极少受到外界的关注。佃介眉虽然处于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但凭藉家学渊源,其家藏的秦汉瓦当、砖雕、牌版、画册、历代书画甚丰,虽足不出潮州城,却可以在布满前人足迹的艺术土壤上,默默地耕耘和探索,临池不辍,两耳不闻窗外事。他既尊重传统,又不抱残守缺;既学习传统,又不嗜古不化。虽僻居一偶,但没有狭隘的偏见。从他传世的一些书画篆刻作品中,我们不得不信服他高深的传统功底,以今天审美的角度观照,他的作品也毫不过时,甚至让人回味无穷。

  佃介眉的书法篆刻直追秦汉魏晋,而成自己面目。佃介眉的中国画,则苦学元季之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四大家及明人笔墨,而成自家丘壑。当代著名美术史评论家郎绍君对佃氏的画作有过较为全面的评价:“所见早年花卉蔬果册《五十年前手躁之作》,承常州派衣钵,恪守形似理法,亦得姿致风韵;所见《摹富春山居图》,腴润古秀,活现大痴风采,另有多幅仿古山水,细密清秀,深得王石谷神意……尤其晚年之作《指画潮州八景》,墨色兼施,指到意随,苍浑古艳而稚拙,一派大匠风范。”

  中国文人向来就有着斗士和隐士两种倾向,前者用生命作为代价,去反抗、抗争邪恶势力,维护社会正义,充分体现了文人作为斗士的姿态,发挥其社会影响力,而后者则采用高蹈隐世的态度,隐居山林,借诗文书画发泄内心的愤愤不平。这一特殊的文化阶层每个时代都有,这是文人人格的多元化体现。佃介眉属于后者,即使身处社会动荡的时期,仍能始终坚守自己古典的文化情怀和理想,虽局处陋巷,居逆境,在岭东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人文氛围中,却能寄情翰墨,淡泊明志。

  佃介眉首先是一介文人,然后才是艺术家。他一生坚守自己的古典文化情结和对艺术的真诚。可以这样说,近代潮汕很少有一位艺术家能够像佃介眉一样既有文人的高深素养,又具艺术的全面性。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佃介眉是一位让人感到陌生的人物,然而在岭东,在潮汕,佃介眉的艺术位置是不可替代的。作为一名传统型的文人,一位少见的多艺兼擅的艺术家,相信随着当代艺术史研究的深入,佃介眉将逐渐显露出他的光芒。

作者: 
谢佳华
来源: 
汕头日报(2011.02.13)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