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音嘉韵留芬芳——记纪念市政协成立65周年暨潮剧著名作曲家马飞作品欣赏会

  潮剧史上有一个不朽的名字,他就是潮剧著名作曲家马飞先生。他以杰出的才华,为潮剧的诸多经典谱写了动人的乐章。

  10月23日晚上,秋风习习,但人们却沉浸在马飞先生创作的这些优美动人,而且熟悉的旋律之中。纪念市政协成立65周年的活动,却是以对一位著名潮剧作曲家的深切思念,以及对他的经典性作品欣赏这一特殊的方式来进行。

  马飞作品欣赏会是由市政协主办,岭海丝竹社、翰墨社、诗社,和广东潮剧院联合承办的。这是一场传承潮汕文化,深具意义的活动。大家对这些优美的乐曲表演,时时发出从内心深处的赞赏,掌声如雷动,精彩的音符与激赏的掌声,使马飞潮曲作品欣赏会获得圆满的成功。

  潮曲是潮剧戏魂

  潮剧的表演,最完美的表现,其实就是唱、念、做、打,潮剧著名导演吴殿祥却对笔者说,其中首位的是唱功,唱功如果不能达到动情的效果,这台戏就可以说是失败了。唱牵动着观众的心,也左右着舞台的节奏、情节、情绪,人物的悲欢离合,都离不开音乐,优美的乐曲,抑扬顿挫,错落有致,可绕梁三月,可使人回肠荡气。所以,我们说,潮曲是潮剧的戏魂!

  一曲《金花女》选段,随着演员动人的演唱,“道旁堤岸柳依依……”那优美的旋律,耳熟能详的唱腔,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接着广东潮剧院一团著名小生林初发又演唱了剧中主角刘永唱段“心香烛泪悼亡妻”一段,这是马飞用活五调创作的名曲。《金花女》是一出喜剧,可是出人意料的,当年的马飞先生却巧妙地在喜剧中运用了悲腔,如此违反常理的创作,却达到了意外的艺术效果。

  当年第一代演金花的潮剧著名艺术家陈丽璇,虽然几十年过去,但她一谈起马飞先生还是充满了感情。她说,马飞老师的曲,贴住人物的性格,很准确地表现了人物即时的情绪。她说,自己所演的金花为什么让观众记住,就有马飞老师的一份功劳。

  同样,对马飞先生充满着敬意的,还有著名潮剧演员,当年的刘明珠扮演者范泽华。她说起马飞老师,依然感情真挚,她深情地回忆着当年马飞创作《刘明珠》曲腔并传授她演唱的动人情景。

  那已具经典意义的乐曲,不断地被一代又一代的潮剧演员演唱着,深深地刻印在一代代观众的心灵……

  人们赏着马飞先生创作的曲,听着亲炙其艺术芬芳者的动情回忆,益发地感念马飞先生对潮剧的贡献。笔者深为感动,对马飞先生的创作有了如此的评价:“音符掷地有声,潮剧永留芳名。”

  梅花香自苦寒来

  说起马飞先生,人们惊叹他的创作曲曲都是经典,如今岁月流逝,它却依然动人,闪耀着艺术光彩。人们对于许多经典潮剧如《金花女》、《刘明珠》、《告亲夫》等等,故事几乎可以倒背如流,可是依然痴迷,为什么?不少人就是冲着那些乐曲来的,真是百听不厌,沉醉其间,久久难以忘怀。我发现,当场的观众,有不少人竟是泪流满面,这就是艺术感人至深的力量啊!

  此时,我听身旁的广东省政协原副主席李统书感慨地说,潮剧的剧本可以移植,舞美、导演等等有时也可以借力,但作曲一定要自己培养,只有如此,潮剧才能保持地方特色,有浓郁的潮味。李统书是专程从深圳赶来参加这次活动的,他对马飞的曲腔尤其欣赏。

  是啊,马飞的曲谁不沉醉呢?它为何如此动人,如此优美,如此经典?当然同他的刻苦创作的精神分不开。戏剧家陈韩星一家与马飞是世交,知道许多他的创作故事,就对笔者说,马飞先生的创作是呕出心血的创作。熟知艺术创作甘苦滋味的陈韩星,因为深有体会,对此更有发言权。

  他回忆起当年马飞先生的创作,说谋篇之际,马飞先生简直是废寝忘餐,冷暖不知。他说,马先生总是反复研读着剧本,揣摩人物和情节,为人物设计出准确而生动的曲腔,在烟茶的“水火相攻”中构思。

  陈韩星给我讲马先生的一个创作习惯,说当马先生创作时他总喜欢搬动家具,一次创作就搬动一次,最有趣的一次,竟然是不知不觉间把桌椅锯短了……

  边赏着曲,边听着有关马飞先生的故事,其实很有趣,不但增加了赏曲的兴致,也更了解马飞先生呕心沥血的创作精神。记得当年我读《红楼梦》时,对其中的两句诗印象很深刻:“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艺术家都是痴迷人,不痴迷他就创作不出如此感人肺腑的好作品。

  观众口碑是奖牌

  好曲唱不完,《磨房会》刘智远所唱的“提起当年泪不干……”,潮剧现代戏《琼花》的“晴天霹雳……”,一曲曲都令人赞赏,在场观众都被马飞的作曲才华折服了。

  正当我为之入神时,潮剧著名作曲家李廷波说,你可否知道?马飞先生创作了如此多的优秀乐曲,在生前却从没获得过任何奖项。

  真是让人意外啊!但我很快就释然了。我看到今晚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观众,所有的人们都表现出了对这位已故潮曲大师的尊敬。或许没有哪个部门为他颁发过“大师”的称号,甚至他也未获过任何的获奖证书,但你却不能否定他作品的艺术价值。他的奖牌,就是观众不减的热情,就是观众由衷的欣赏,就是人们的口碑。有什么奖励比这些更有意义呢?

  他的经典乐曲,在潮剧舞台经久演唱,流传于海内外。有潮人的地方,就有潮剧;有潮剧的地方,就有马飞先生创作的潮曲。那么富于韵致,富于意境,同时那么牵动人情怀,袅袅不绝,妙乎其妙。

  熟知马飞先生潮曲的人说,马先生潮曲的好,不在如何奇特,它甚至很简单,其实,它就好在简单之上,平平无奇的朴素,可是有深蕴的诗意。听啊,比如广东潮剧院二团青年演员黄丹娜演唱的《刘明珠》唱段:“痛彻孺怀,泪洒尘埃,获白草黄枫染血,疏星冷月照坟台……”固然演员演绎得到位,但最好的还是曲创作得好,使人物的感情得以淋漓尽致表现出来。我被深深打动了,不觉间已泪流满面。好,好一个马飞!

  马飞创作的曲腔,既尊重传统,却也并不拘泥于传统,而是敢于博采众长,有所创新。这一点尤其重要,我想,这也是马飞之所以能成为大师的原因。比如在创作现代潮剧《迎风山》时,他尝试了多种板式,都不满意,后来,灵机一动,在“登山那怕山岭高”的“那怕”处获得创造灵感,把腔调的力量放在这两个字上,突破了传统的板式,获得了令人满意的艺术效果。他因此创造了一个新板式——混合板式。

  戏曲梅花奖获得者,广东潮剧院副院长张怡凰唱了马飞在现代潮剧《龙江颂》中的曲腔,对其神韵深有领会,她说,好曲能使演员发挥得更加完美。她因此格外强调作曲的重要性。

  为使潮曲艺术发扬光大,在纪念市政协成立65周年暨马飞作品欣赏会上,市政协岭海丝竹社决定成立“潮剧作曲研究室”,聘请李廷波为主任,黄克坚为副主任,沈湘渠、郑志伟、纪传英、陈鹏等老艺术家为顾问。

  一曲潮音妙绝伦,马飞所创作的乐曲活在一代代人心里,而“潮剧作曲研究室”的成立,也将为潮曲艺术的薪火相传作出贡献。

来源: 
汕头日报(2015.10.24)
浏览次数: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