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宏才黄际遇

  上世纪八十年代,身处台湾的著名作家梁实秋写了一篇回忆潮汕人黄际遇的文章——《记黄际遇先生》。文章谈到了他四十多年前与黄际遇在青岛大学共事时的一些旧事,黄际遇的博学宏才和毕生劳瘁令他感慨万分。

  黄际遇(1885—1945),字任初,号畴庵,澄海人,我国著名的数学家、教育家,系我国数学界最早的留学生之一。1902年东渡扶桑,就读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攻读数学,为日本著名数学家林鹤一高弟。曾翻译《几何学》、《续初等代数学》、《高等微积分》、《群底下之微积分方程式》以及《近代代数》等。他将当时国际上先进、科学的计算方法介绍给国人,使之在国内传播。民国十年,黄际遇受教育部特派,赴欧美考察教育,并留学美国芝加哥大学,他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三、四年的学业,并获得硕士学位。归国后曾在国内多家大学任职,如武昌高等师范学校、河南大学、青岛大学、北京师范学校、山东大学、中山大学等高校。他发明的“一定积分定理”蜚声中外,为我国近代数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黄际遇虽然学的是数学,是理学界的泰斗,但他博学通才,对文学、历史、诗文、书法、象棋等尤为精通,有极高的天赋。留学日本期间他拜章太炎为师学习古汉语,又与陈衡恪、黄侃甚为默契,故也致力于说文音韵研究,且卓有成就。晚年则专心治经史子集,圈点十三经、资治通鉴、文选等,并于文学院开设《历代骈文》课程。黄际遇的书法在当时就很出名,行、草、楷、隶、篆五体皆精,楷书有颜鲁公、钱南园笔意,篆书则多受清人影响,行草书意境开阔,书卷气浓郁,当时慕名求其书法者甚多。他为文学系学生上课时,强调学习古文的重要性,告诫学生要多识篆书,并言传身教,上课时板书一律用小篆书写。

  每天写日记是黄际遇的习惯,他的日记都是用毛笔写在十行笺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几十年从不间断,内容包罗万有,除主要用汉字书写外,还夹杂有英、日、德等多国文字。蔡元培曾说:“任初教授的日记,如付梨枣,须请多种专门者为任校对”。其日记中还有最常见的内容是棋谱,黄际遇对此道浸淫已久,象棋对于他来还说,已成为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可以说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曾遍访海内名家,甚至自己出彩金请高手对弈,自己在一旁观摩,也时常披甲上阵交锋。当时的象棋名宿冯敬如、黄松勋、卢辉、杨官麟都是他家中的常客。黄际遇棋艺之高强,非高水平者不是他的对手。对于棋艺,他并非只是视为消遣对象,而是作为一门学问进行钻研。象棋大师黄松勋去世时,黄际遇甚为惋惜,亲撰挽联:“知我深于孔北海,得公何止范西屏”。范西屏为清代围棋国手,黄际遇将黄松勋与范西屏相持并论,由此可见其对黄氏评价之高。

  黄际遇学富五车,但不一味清高,乃性情中人。生活中的他充满乐观、富情趣,性格爽朗,而且诙谐。作为潮汕人,他于工夫茶、潮菜烹调尤为喜欢和讲究。梁实秋说他第一次喝到“大红袍”、“水仙”之类的工夫茶是从黄际遇家中喝到的,有一次他和闻一多在黄际遇家中便餐,一道又一道鲜美异常的海味让他终身难忘。记得有一道用明虾做的菜脆嫩无比,梁实秋便照搬硬套,让食者赞不绝口,并从此成为了他自己的私房菜。不过对于像清水牛鞭之类的食谱,尽管主人再三强调其壮阳的好处,梁实秋则从不敢下箸,更不要说模仿了。

  黄际遇一生颠簸,经历辛亥革命、民国动荡、抗日战争。抗战时期尤为艰苦,曾避居香港、滇南、粤北等地。1945年8月抗战胜利,黄际遇欣喜若狂,在与疏散教职员工准备返广州中山大学前夕专门在粤北连县为女儿女婿举办婚礼。是年10月,雇用一大木船往清远,途中于船舷解手,失手坠水,一代宗师未殁于敌骑肆虐之时,竟厄于结伴还乡之际,令人哀恸。清远人因闻一位著名学者不幸逝世而深感痛惜,当时一位70高龄的老人让出其为自己预制的最好寿板,为黄际遇正寝。中山大学为其举行隆重追悼会。于右任、老舍等生前好友纷纷送来挽联,老舍的挽联为:“博学奇才真奇士,高风亮节一完人。”可以说是对黄际遇一生的高度概括。

作者: 
谢佳华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1.08)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