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赤子情 灿灿人生路

  丁翀,在潮州的教育界及侨务界中有着较高的知名度。他九十余年的人生路,在追求真理时执着顽强,展现拳拳赤子情;在经历失落迷惘时无怨无悔,展现铮铮爱国心。他高风亮节,完美地画出了闪光的人生轨迹。

  参加学生进步活动

  翀叔1916年11月出生于泰国呵叻府一个小商家庭,他的父亲原本生长在潮安社光洋村一个贫苦农家,年轻时迫于生活而远赴泰国。翀叔的父亲勤劳俭朴,一家生活安定。他“唐山根”意识极浓,对儿女的教导不忘“我们是唐山人,我们的根在唐山”这句话。翀叔10岁时就被父亲送回社光洋读书。1931年小学毕业,考上省立二师乡村师范科(现韩山师院)。“九 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东三省,韩师学生也热血满腔,学校的学生自治会成立学生义勇军和救护队并进行训练,随时准备奔赴抗日前线。翀叔全心投入,同时参加地下共产党领导的“春耕社”,以多种文艺形式宣传抗日真理,在潮州引起了轰动。1934年1月27日,地方军警突袭韩师,搜捕进步学生,翀叔及另外四位学生被捕,即被移送汕头市绥靖公署。经多方营救而出狱,四十多天狱中的非人生活,使他出狱时已经伤痛满身。更残酷的是校方将翀叔等十八名进步学生开除学籍。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翀叔上省城考取广州国民大学,后来学校发觉他没有高中毕业证书而被劝退,再后来到香港华侨中学读高中。卢沟桥事变后,翀叔离开香港,回家后又参加“潮安青年抗日救亡同学会”,在该会“乡村宣传队”工作。

  1938年春,闻知在泰国的父亲沉疴不起,他只能丢下恋人,即韩师同被开除的同学、战友黄婵英(参加革命后改名黄明娟)独自赶往泰国尽孝。这年冬,黄明娟只身到泰国追随恋人,在泰国亲人的见证下成婚,从此携手并肩,共同谱写充满激情的人生诗篇。

  参加“华侨抗日救国总会“

  翀叔的父亲丁敦彬,当时是泰国东北线挽空县“华侨抗日救国会”副主席,他家是当地爱国华侨及地下侨党聚会地点,翀叔到泰国立即投身其中,积极宣传抗日、组织募捐,他们把大批钱物转交香港廖承志办事处,用以支持国内抗日。

  1939年,翀叔到寮国永珍(今老挝万象)参与“暹罗东北线寮国永珍埠华侨抗日救国总会”工作,他同黄耀寰共同创办华侨学校——“寮都公学”,此前本埠没有华文学校,他们学校正规进行华文教学传播中华文化并宣传抗日真理。在当地华侨支持下,寮都公学办得很出色,不出几年,成为当地出名的华文学校。1945年春,日寇侵占万象,寮都公学被迫停办,翀叔带同后来也到公学教书的妻子及两幼女返回泰国老家,途中又产下一名女婴。回家后他一边当家庭教师赚钱养家,一边参加侨社工作,号召华侨捐献物资并寄回国内赈灾。

  日本投降后,泰国的华侨学校纷纷复办。翀叔夫妇两人先后应原韩师教师,时为曼谷培英学校校长谢和的邀请而到校任教,翀叔任训导主任。这时,他参加曼谷南洋中学由地下党组织的学习小组并任辅导员,积极培养指导一批进步侨生先后回国投身革命斗争。1949年5月,翀叔自己也经党组织批准回中国,当时中共潮安工委派许拱明与之联系。他把妻子和三个女儿安顿在家乡后,自己服从党组织安排上凤凰山,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四支队一员,后任政工队指导员。

  尽心尽力热爱文教公职

  解放后,翀叔历任潮安县、潮州市民政、文教、侨务等部门负责人,也曾任潮安第三中学、潮安师范学校校长、全国侨联委员、广东侨联委员、潮州市侨联主席,离休后任市侨联名誉主席。他干一行爱一行,无不尽心尽力,所到之处,都留下很好的口碑。任文教科长之后,他积极调研潮安的教育布局,促成潮安四中的搬迁,使城东片的文化教育面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潮安四中1947年创办于潮安官塘,借用官塘陈氏宗祠。当时东厢片读初中要上潮城或到官塘都必须翻山涉水,一般农家子女想读初中困难重重。还有,离官塘几里的隆都店市有隆都中学,那时读书没有地域限制,故移四中来仙田是明智之举。1952年开始在仙田山劈山建成九间平房教室及几间教师宿舍、学生宿舍。更多的是依托仙田大乡,借用旧祠堂、民房作学生宿舍。“三山国王宫”作师生厨房,宫前湖作游泳池,一切引陋就简。1953年秋季,潮安四中在磷溪仙田乡正式开学。学校办在家门口,城东片学生少花钱、少走路,一时蜂拥。学校学习气氛极浓,学生来自全县各地,凤凰、归湖、枫溪、江东,就连城区也有慕名而来的学生,学校规模不断扩大,文化革命前的十余年,潮安四中培养出大批优秀人才,更重要的是从整体提高城东片人文素质。

  改革开放开始,翀叔调侨务部门工作,在这个岗位上他更是如鱼得水,灵活执行党的侨务政策,为侨胞侨眷排忧解困,事无巨细必亲力亲为,故而深得信任,成为侨胞侨眷的贴心人。他在职时,前后四次赴泰国访问考察,叙旧攀新,促进了侨胞对祖国的了解,激发他们热爱家乡的感情,让更多旅外乡亲支持家乡的建设,特别是兴学育才。一时,潮州村镇新建的华侨中小学校犹如雨后春笋,这很好地改善了办学条件,促进潮州的文化教育的开展,翀叔确是作出了贡献。

  翀叔在侨务岗位上近二十年,从潮安侨办副主任到潮州侨联主席,再到1987年离休后继续担任侨联名誉主席,直至92岁因心肌梗塞突然离去,他可谓劳心劳力,鞠躬尽瘁,所有的一切,潮州海内外乡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斯人已去,然而,我们的翀叔永如林英仪先生的《挽丁翀学长联》所写:“侨光犹亮,教泽留芳”。

作者: 
丁有实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8.27)
浏览次数: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