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聪与抗战歌曲

   著名音乐家马思聪以其小提琴演奏和音乐创作的杰出成就而驰名中外。在马先生的音乐作品中,首先是以器乐方面著称,其中又以大量精美的小提琴独奏曲为中外听众所赞赏,数十年历演不哀。这位从提琴到作曲的大师,其创作体载又是全面的,其中声乐作品为数也不少,计有大合唱六部、歌剧、艺术歌曲、少儿歌曲、群众歌曲、民歌新唱等多种体载的作品。其中《祖国大合唱》〔金帆词〕、《中国少年儿童队队歌》〔郭沫若词〕等曾广泛传唱,后者还获奖。在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马思聪歌曲选》中就选入他的歌曲作品其中四十多首,在群众歌曲中,抗战歌曲所占比例也不少,有二十多首。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我们再次高唱抗战歌曲,又看到中国音乐家们在抗日救亡运动中留下的足迹。

   马思聪第二次赴法国学习作曲后于一九三二年初学成归国,还未满二十岁,他满怀爱国激情,想通过小提琴演奏活动让国人熟悉这个西洋乐器,促进中国小提琴音乐的发展,于是他驾驱三套马车——演奏,作曲和教学,奔走在祖国的大地,虽然道路曲折,但发展中国小提琴音乐的梦想让他乐在其中。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平静而生气勃勃的音乐生活,不久就被日本侵略军的炮声推毁了。他目睹侵略者的暴行,民众流离失所,他满怀悲愤,以音乐为武器,成为抗日救亡运动的战士,他的前途与祖国人民的命运更紧密相连了。他以极大的热忱,一面为抗日救亡活动义务演奏募捐,一方面积极创作抗日歌曲,先后创作有《自由的号声》(金帆词)、《战士们!冲锋啊!》(金帆洞),《战歌》(梁宗岱词),《武装保卫华南》(欧阳山词)、《东江流动歌剧团团歌》(林悠如词),为前方抗敌殉难的将土而作的《永生》(蔡若虹词),以英雄故事为题材写了《石鼓口大合唱》等近二十多首抗战歌曲。  在香港、广州、桂林、昆明、重庆等地与当时文艺界的精英田汉、胡风、欧阳予倩、徐迟、李凌和黄新坡、叶浅予等,为抗日救亡活动奔忙。

   一九三七年初,马思聪在广州看到一本署名克锋的诗集,里面有适合他谱写抗战的诗词,不久克锋经朋友介绍来广州拜访马先生,了解到克锋原来是学医的青年,广东兴宁人(又名金帆)因爱好写诗歌,要以诗歌表达抗日的感情,这和马先生一拍即合,两人从此合作谱写了《自由的号声》等多首抗战歌曲和多部大合唱《祖国》等。在抗日救国的共同目标鼓励下,一九三八年十二月间香港一些青年,学生,职员和华侨子弟自愿组织了一个“东江流动歌剧团”,任务是要到广东东江一带(惠阳, 惠东, 海陆丰等地) 用文艺形式(标语, 漫画, 活报剧,街头剧和歌曲等)宣传抗日, 他们需要一首团歌, 时任团长的程耀群先生与马思聪是老乡, 于是他揣着林悠如教授所作的歌词, 找到香港九龙尖沙咀马思聪家里, 请求谱曲, 说两天后该团就要出发, 必须明晚就要完成, 马先生答应一定完成任务, 程团长如愿以偿, 马先生还先教他唱。他 对马先生说;“”太感谢了, 这首歌曲也许是你作品中写得最快的一首”。 马先生答道;‘宣传抗日刻不容缓’”.。 该团在东江一带演出时,开始第一个节目就唱《义勇军进行曲》,第二首《东江流动歌剧团团歌》,这在东江一带影响广泛。本人上世纪九十年代有幸聆听克锋和程耀群两位先生讲述当年马先生热血沸腾为他们创作抗战歌曲的情景,令我非常感动,深受教肓。一九三八年,作家欧阳山任广东文化界救亡协会宣传部长,马思聪任音乐组长、俩人就合作创作了广州方言抗日歌曲《武装保卫华南》,此曲的内容和语言具有地方特色,很快在广东军民中传唱,极大的鼓舞抗敌的士气,作者开广州方言抗战歌曲之先河。一九三九年马思聪又应香港《大地画报》主编马国亮先生之约,撰写了《我怎样作抗战歌》一文,意在鼓励更多的人写抗战歌曲,文中充满战斗激情的指出:“抗战歌曲是民族斗争中宏伟的推动力,所以民众需要它,抗战歌曲的存在就含有关系整个民族的命运的重大意义……抗战歌曲永远在鼓励、促进中华民族向着辉煌的前途迈进。”文章还探讨了抗战歌曲创作方面的民族化问题。当时为培养更多的音乐干部,马思聪在音乐家李凌主编的《新音乐》杂志上经常撰写创作方面的文章,其中有《创作经验》一文,文中他坚定而明确的说:“我该写这浩大的时代,中华民族的希望与奋斗,忍耐与光荣。”他还不计时间,不惜精力地为救亡活动义演,一位海丰县老乡曾于一九四四年在昆明聆听马先生的独奏音乐会,后来他追忆说:“马先生在昆明演出两晚,门票的收入约合当时黄金六十两,他都全部募捐给宋庆龄主办的“中国妇幼救济会”,为战时的医疗和儿童保育服务。音乐家李凌在回忆一九四四年桂林沦陷的情景时说:“马思聪在逃难途中十分艰难的情况下,还常为老百姓演奏,因为他感到老百姓是纯良、心地干净、可爱,他是出自内心地和他们“苦中作乐”,以此鼓励大家振作……;。在苦难的日子里,马思聪更接近群众了,更理解和同情人民的苦难,同时也看到当时国民党政府软弱无能、虚伪腐败的现实,他心里充满愤恨,这促使他以后与诗人端木蕻良合作写出《抛描大合唱》和《民主大合唱》,唱出当时人民的心声:“要一个民主、光明的国家,只有自己起来抵抗,才有出路……。”

   马思聪的爱国主义思想和热爱民族博大精深文化的深厚感情,流淌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读他的文章,聆听他的音乐,常为这种感情所感染,这正是他作品永存的价值。

作者: 
马之庸
来源: 
汕尾日报(2015.08.02)
浏览次数: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