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梓卿,坚决抗日的潮阳县长

  沈梓卿(约1910-1946),外砂镇富砂人,1926年与翁照垣(1892-1972)一起东渡日本,进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后在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当军官。

  1932年,日军制造“一·二八”事变,进犯上海,十九路奋起反击,展开著名的淞沪之战。青年军官沈梓卿沉着指挥,勇敢冲锋陷阵,光荣负伤。福建事变后,沈梓卿回到潮汕老家。

  1938年,沈梓卿协助翁照垣在揭阳梅岗书院创办自卫团干部训练班和普宁洪阳妇女干部训练所,吸引不少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和进步青年参加学习,为潮汕培训了一批抗日骨干。后招收爱国青年数百人,编为一个总队,沈梓卿任总队长兼第一大队长。1939年出任潮阳县长,在任上改组了潮阳救济院,并兼任院长,救济灾民。1940年5月15日晨,日军100余人、伪军约200人,分3路进犯凤岗、马滘、岗背,凤、马失陷。沈梓卿县长调团队驰援,克复凤岗,16日晨再克马滘,敌伪死伤100余人。1941年3月潮阳棉城沦陷后,率县政府人员撤至胪岗港头乡,整编人员,继续组织抗战。1946年,因旧伤复发,医治无效,不幸英年早逝,棺木运回富砂乡,葬在红坟片墓地里,后迁移在韩江堤脚,墓碑上刻写:“祖 潮阳县长沈梓卿 墓”。

  沈梓卿跟翁照垣将军既是学友,又是战友,翁在家乡兴办实业,开锡矿加工锡砂,沈也是他的合作伙伴。两人之间,过从甚密。1936年,翁将军在家乡惠来县葵潭镇为自己母亲陈氏修建墓地(生基),请了宋子文、李济深为墓前四根汉白玉纪念柱题词,他自己也撰写墓联一对,另请了陈铭枢、蒋光鼐、陈宛如、沈梓卿等4人各题赠一对墓联。五副对联至今尚存,但宋、李两人题字连同四根汉白玉纪念柱,惜在50年代已不知去向了。

  墓联由里及外分别是:

  (一)生儿能报国;有道此归原。

  ——世愚姪陈铭枢赠

  (二)未答涓埃惭子职;好营窀穸慰亲心。

  ——男照垣跪题

  (三)挟耳奇峰光吉壤;连珠贯穴壮灵区。

  ——世愚姪蒋光鼐敬赠

  (四)坤仪娴淑型女范;懿德清芬表陇阡。

  ——世愚姪陈宛如敬赠

  (五)水聚天心祥徵寿域;龙蟠地轴福萃佳城。

  ——世愚姪沈梓卿敬赠

  宋子文、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陈宛如都是民国时期大名鼎鼎的人物。宋子文,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一度代理行政院长。李济深于1933年11月20日与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发动福建事变,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被选为政府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陈铭枢1931年9月任京沪卫戍总司令官兼代淞沪警备司令,1932年一二八事变时,支持第19路军抗击日本军队。蒋光鼐任19路军总指挥。“一·二八事变”发生,蒋指挥官兵奋起抵抗,展开著名的淞沪抗战。翁照垣,1931年任中央警卫军旅长和第19路军旅长,1932年打响了淞沪抗战第一枪,是战事前线最高指挥官;1933年又北上抗日,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副军长;1935年任桂军纵队司令,是著名爱国将军。

  能够跟当时的军政要员一起为翁母墓地题赠对联,可见沈梓卿与翁将军的关系并不寻常,其社会地位和艺术造诣也非一般。尽管当时沈樟卿只有二十几岁,但从对联的遣词造句,可见很有文字功底,对风水学说也颇有研究。“寿域”、“佳城”均是墓葬的雅称。“水聚天心”、“龙蟠地轴”都是风水学说。据风水学称,墓穴前明堂正中处之水叫天心水,天心水一定要融聚,叫“水聚天心”,主巨富,显贵。若是此处的水穿堂直过,就是“水破天心”,主财不聚,而且人丁稀少,水直穿是气不聚的表现,不能在此点穴。古人云:“为人无子只因水破天心”。还有界水临墓头,也叫水破天心,所以天心水也一定要弯环屈曲融聚。“龙蟠”,是指山势盘曲伏服,而“地轴”则点明墓葬为母性。墓穴过峡左右称为天关地轴,“乾为天关,坤为地轴”。

  对于沈梓卿的书法作品,《简谈几位民国时期潮阳县长的书法》一文中这样评价:“其书法骨络分明,有汉碑遗意,苍藤盘结,肥瘦各别,气酣意足,点画相连,笔笔关情。”  

作者: 
金利明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14.08.30)
浏览次数: 
393